首页 > “中国赌石第一案”开庭:8000万原石切垮,到底是行规还是欺诈?

“中国赌石第一案”开庭:8000万原石切垮,到底是行规还是欺诈?

网络收集 2021-05-08 18:24:01

去年年底,一场金额高达8000万的赌石案引发了行业震动。

今年4月20日,这场被称为“中国赌石第一案”的案子在河北霸州人民法院开庭,历时三日,于4月23日审理结束。

庭审中,被告人的交易行为属“欺诈”还是“行规”成双方争议焦点。

其中,围绕“涉案原石”产地的鉴定争议最大。

在开庭之前,被告人张有省的女儿张雪妮告诉记者,“赌石不是诈骗,赌石在我们老家是一种传统,希望父亲遇到的这种事情不要再出现”。

而被告人张有省的辩护律师刘洪明也表示,当国家的法律、政策对某一市场行为没有明确规范时,处理争端应遵循传统的风俗和交易规则。

“愿赌服输是这个行业的基本规则”,刘洪明表示,诈骗罪系故意犯罪,前提是张有省等人明知在交易玉石的时候,买家必然会切“垮”,“被告人对这块石头没有做过任何手脚,没有添色没有改色也没有填充或拼接”。

刘洪明称,玉石交易本身要求一定的专业水准,马某波自身也是一名“赌石”爱好者,其选择自己切开就应承受由此带来的任何不确定性,“本案原可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不应上升到刑事层面”。

涉案的“一号原石”

而对于原石的产地问题,刘洪明介绍,张有省自述涉事原石系其从自己在缅甸投资的一个矿场中收购的。

然而在庭上,公诉方出具了由广东谷值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深圳国艺珠宝艺术品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作出的三份《报告》,认定一号交易原石系危地马拉翡翠。

但刘洪明表示,上述《报告》的作出主体存在无鉴定资质、未经认证等问题,不具有合法性,现有的技术并不能准确鉴定原石产地。

他认为,即使本案中卖家对自己的商品作出了夸大的宣传,那也是市场能够容忍的,“‘赌石’是双方都在赌,谁都愿意把自己的商品往好了说,实际上对赌石成交几乎不产生影响”。

危地马拉翡翠原石

马某波的诉讼代理人易胜华向记者表示,以诈骗罪起诉三名被告人是公诉机关和公安机关经过严密侦查的决定。

本次被害人购买玉石是为了替孩子和儿媳妇打几副手镯,属于自身的玉石消费行为,不能称之为“赌石”。

“马某波在得到三名被告人对质量作出承诺、对场口作出保证的前提下,才花了8000万元的高价拍下了一号原石”,易胜华介绍,在本案中,马某波存在不懂玉石的前提,而其又有强烈的购买意愿和较强的支付能力。

就产地的鉴定,易胜华表示,本案中有很多玉石行业的从业人员明确表示,可以通过肉眼鉴别一号原石。

虽然翡翠鉴定中不包括原始产地,但“不鉴定不代表不能鉴定”。

易胜华表示,即便是“赌石”的行规,也需要通过相关的行业协会作出成文的规则,即使是存在于交易习惯的行规,也需要符合或遵守国家的法律,“要诚信,公平,信息对等”。

中国裁判文书网资料显示,将个人之间的“赌石”交易行为与诈骗挂钩,本案属首例,而相关的民事判例也并不多。

其中,云南省高院在2016年作出的一则民事判决书中曾说到:“赌石”这种情况较为广泛的存在于翡翠玉石行业里,按照“赌石”的行业惯例,在各方没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只要出卖方提供的是天然的翡翠原石,那么该原石内是否含有翡翠以及翡翠成色好坏的风险,应由买受人承担,除非买受人有证据证明,出卖人销售的翡翠原石存在造假的情况或者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

正如辩护律师所说,本案或可通过民事途径、行政途径解决,不宜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但“若买方应卖方说法陷入错误的认识,以欺诈为由主张合同无效也是可行的”。

同时,在商事法律中,交易习惯也是其法律渊源之一。

若侦察机关没有权威的办法鉴定玉石的产地,则应遵循“存疑时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专家阮齐林指出了本案的三个关注重点:双方的交易行为符不符合“赌石”的交易规则;卖方存不存在弄虚作假的行为;买方有没有保持应有的谨慎性,是否因为对方的作假承受了“赌石”之外的风险。

“赌石”,是原石交易中最诱人、最有风险的一个环节,由于金额过大,所以此案的判决也被认为或会成为赌石行业发展的风向标。

为此,云南省石产业促进委员会多次召开“中国赌石第一案对云南石产业影响专题研讨暨媒体见面会”。

据专家委员杨德立介绍,在国家2017年制定的《珠宝玉石鉴定》标准中,并无关于翡翠产地的鉴定。

场口本身无法鉴定,也不是原石交易的核心内容。

杨德立

在翡翠原石交易中,一块原石可能数次易手,在此过程中,并不会被标注原场口的信息。

而卖家出于商业习惯也会标榜自己商品的场口,就看买方有没有鉴别能力。

“这个行业只有赢家输家,没有专家”,杨德立介绍,当赌石交易发生纠纷时,一般都是通过当地的珠宝协会,由业内公认的行家出面协调,像这样走向刑事层面,难免引发了一些担忧。

肖永福

被誉为“东方珠宝翡翠教父”的肖永福,作为被告人一方的专家辅助人出席了本次庭审。

他表示,木那场口的玉石千差万别,出好料的概率也只有千分之五,只是因为大家比较熟悉和认可,所以大多会冠以其称。

“赌石”这种交易方式渊源已久,已经形成了相应的传统。

以“赌”开局,“石本天生成,好坏不由人,赌赢归自己,赌输自当承。”

最后,本案将择期宣判,到底孰是孰非,届时便见分晓。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