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在搞砸“两机”重大专项示范项目?-股票频道

谁在搞砸“两机”重大专项示范项目?-股票频道

网络收集 2021-01-21 05:47:38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李超天津、北京报道

一个曾被视作装备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领域的国家级示范项目,如今命运前途未卜。这个“皇冠上的明珠”,便是燃气轮机。当下,这个市场被通用电气、西门子、三菱三家企业垄断。

现在,中国正试图打破这种垄断。作为研究成果市场化运营的成果之一,某型自主知识产权燃气轮机在天津落地。这个项目的运营方是航空动力(北京)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航动”),这是一家民营资本占大股的公司,而华能等中央企业以有限合伙投资的形式,参与到该公司中,这一切的起点,均在于燃气轮机。

落地天津的项目,是在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钢管公司”)。根据协议,北京航动投资建设国产燃气轮机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为天津钢管公司提供热能源,用以替代原有的燃煤锅炉,同时,北京航动同步解决天津钢管公司管理居民区的“三供一业”的供暖问题。2019年,北京航动将这一项目申请成为国家首批燃气轮机示范项目,并获得国家发改委的示范批准。

当时媒体报道截图

2016年,党中央、国务院在“十三五”期间全面启动实施航空发动机和燃气轮机重大专项,旨在突破“两机”,为此,有关部门亦设立了“两机重大专项”。而北京航动与天津钢管公司的燃气轮机合作项目,经国家发改委批准后,即成为了两机重大专项的示范项目之一。

然而,这一项目天津钢管公司在北京航动承接供暖后,在履行能源接收时出现分歧,目前导致项目停滞。而除了北京航动之外,还有另外三家央企,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华能集团旗下的产业基金投资平台以及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投资平台,也被牵涉其中。

这个“两机”重大专项的示范性项目之一,前途命运几何?

落户天津

燃气轮机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落地天津钢管公司的起点,大致可以追溯到2016年,那一年,天津推行“美丽天津一号工程”。这一“工程”附带了多项环保指标,按照这些指标的要求,相应环保政策也进行配套,具体到工业企业层面,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一些传统能源设备需要替换。天津钢铁公司的燃煤锅炉,就位列其中。

《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了解到,天津钢管公司按照环保政策需要替代的燃煤锅炉为3台,按照环保政策要求,这3台燃煤锅炉在2017年必须予以关停。而这3台燃煤锅炉,一方面保障着天津钢管公司日常开展生产的能源供应,同时也承担着天津钢管公司原生活区的采暖季供暖需求。

了解情况的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通过东丽区政府的引荐,北京航动开始与天津钢管公司就能源供应商谈投资合作事宜,其具体方式,就是由北京航动投资建设国产燃气轮机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为天津钢管公司提供热能源,用以替代原有的燃煤锅炉,同时,北京航动同步解决天津钢管公司管理居民区的“三供一业”的供暖问题。

北京航动现在是一家民营企业占大股的企业。北京赫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赫远”)、北京润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润渊”)分别持有北京航动74.69%、22.31%的股权,穿透之后,北京赫远、北京润渊的股东是六位自然人股东。同时,华能资本、云南能投(002053,股吧)、华能国际(600011,股吧)电力、长城嘉信资管、华能投资管理、天津华景节能等,通过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华景华仁清洁能源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北京航动3%的股权。北京航动在天津投资控股的平台公司天津航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中国国投高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国投京津冀科技成果转化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持有天津航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14.29%的股权。

“北京航动最初的团队是在中航工业集团推动燃气轮机海外项目的落地工作,回国之后成立了北京航动,通过和中国航空发动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发”)合作,专门从事能源领域自主知识产权燃气轮机的市场化应用,提供的是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综合解决方案。”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与天津钢管公司敲定合作之后,经过调查,天津钢管公司指定公司能源部与北京航动对接,提供用能缺口数据为夏季15t/h,冬季40~55t/h。北京航动基于此,委托设计院进行了项目可行性研究设计,确定了建设方案。

“项目投产首先解决了天津钢管公司的环保压力,协助天津钢管公司完成了1575万元环保补贴的申请工作;保障了天津钢管公司产区的生产用热问题,使得天津钢管公司能够在冬季正常生产、正常检修,避免了停产停工造成的损失;更重要的还是实现了向其生活区正常供暖,解决了其生活区的民生问题。”北京航动董事长马楠表示。

纠纷开始

然而,一切却并未能够平静顺利地发展下去。在附带的居民供暖问题方面,北京航动和天津钢管公司产生了纠纷。这似乎是后来纠纷的起源所在。

马楠告诉记者:“居民供暖是天津钢管公司和我们合作的附加条件,我们负责出钱建设,而且供暖责任单位并不是我们,当时建设居民供热配套成本是6000多万元,天津钢管公司不给我们钱,而是在合同里约定采购蒸汽量,以保障我们的权益。供暖本身是不挣钱的,况且是我们除燃机机组外额外投入资金,这对于我们来讲是负担。我们主要靠燃机给天津钢管公司供蒸汽收回成本以及盈利,如果天津钢管公司不给我们保证用蒸汽的量,这个项目就无法使用燃机,我们就肯定不会做这个项目。”

记者了解到,近日,天津钢管公司当时负责与北京航动对接的管理层对于上述承诺用气量不低于多少的说法,表示了认可。2019年随着燃机项目投建运行,北京航动将该项目申请成为国家首批燃气轮机示范项目,并获得国家发改委的示范批准。

然而,事情并不能继续一帆风顺地发展下去。北京航动相关人士表示,由于自身经营问题的原因,天津钢管公司虽然作出了最低蒸汽收购量承诺,但2017年采暖季天津钢管公司蒸汽用量并没有达到协议要求的最低用量,除工业用蒸汽没达到协议要求外,2017年天津钢管公司还拖欠北京航动供暖费,最高时达1000多万元。出于对天津钢管公司当时经营状况的理解,北京航动自筹资金解决采暖燃气采购,完成了当年民生供暖任务。

2018年,项目实施不久,天津钢管公司受渤海钢铁影响面临困境,生产经营处于半停产状态。北京航动、华能集团开发公司与中国航发燃气轮机有限公司基于该项目签订关于发展航改型燃气轮机的战略合作协议。

华能景顺罗斯基金在向上海电气致《关于恳请协助解决天津钢管制造有限公司能源合同履行问题的函》中提到,华能景顺罗斯基金出面先后介绍瑞士银行、四源合基金以及上海电气探讨重组天津钢管公司,直至2019年11月,最终由上海电气完成对天津钢管公司的重组。

随着上海电气完成对天津钢管公司的重组,2019年5月双方签订了包括合作协议和补充协议在内的主体变更协议,由天津钢管制造有限公司继续执行供能协议。但是,事情并未如愿。

2020年7月15日,华能旗下景顺罗斯基金公司向重组天津钢管公司的上海电气发出函件。函件称:“在上海电气顺利完成对天津钢管公司重组后,天津钢管公司不仅未按约定的保底量收购蒸汽,还自行新建余热回收设施,进一步削减向北京航动采购蒸汽的量。”

“根据和天津钢管公司的能源协议,2017年应采购4.4万吨,实际一吨未采购;2018年应采购24万吨,实际采购2万吨;2019年应采购28万吨,实际采购6万吨;2020年至今应采购19万吨,实际采购3万吨。合计为:应采购76万吨,实际采购12万吨,差付费用达1.7亿元。由于巨大的违约金额,将我们彻底陷入现金流动性枯竭,不得不折价出售供暖资产,保全燃机示范项目。”北京航动的一名员工称。

“由于天津钢管公司拖欠天津市电网公司电费8亿元。导致分布式能源项目并网申请被拒绝,无法完成并网批复工作,致使燃机示范项目进展严重滞后。”他说。

记者获得天津钢管公司能源环保部生产科出具的一份《公司蒸汽平衡分析》显示,2018年~2019年,天津钢管公司非采暖季的用汽总量为55~70t/h,采暖季用汽总量为80~90t/h。

“他们使用蒸汽的量远高于我们的保底量,现在他们不采购保底蒸汽,想让我们把蒸汽转化成电,再购买我们的电,这根本就不符合国家天然气分布式能源政策,也不是项目建设的初衷。”北京航动有关人员称,“燃气轮机联合循环发电能源综合利用率根本达不到80%,而且经济上运行一小时就赔一小时钱。”北京航动股东华能景顺罗斯基金也致函上海电气协商解决方案,但是至今没有回信。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上海电气重组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过程中,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主要生产企业天津钢管制造有限公司剥离,上海电气成为天津钢管制造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原本看中上海电气管理能力,但据多次和重组后天津钢管制造有限公司有过业务往来的知情人士介绍,该公司的实际管理团队是浙江的一家民营企业青山实业。

北京航动方面反映,天津钢管公司还拖欠北京航动“三供一业”改造资金800多万元(近期因为农民工上访给了200多万元)。“这是国家给拨付的改造费用,他们说是用作别处了,没钱给。”北京航动相关人员称。

履约争议

对于北京航动保底量使用项目蒸汽的说法,现任天津钢管制造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直言:“我们不承认收购蒸汽保底量这个说法,反而这个项目是提供两方面的供应:首先是北京航动二次发电后的蒸汽给我们,现在他们没有二次发电,蒸汽用不了;其次是北京航动同意将发电供给我们公司,但是到现在北京航动也没有安装发电机组,发的电也没有并网。对于蒸汽使用量问题在补充协议中有过约定,如果不能使用约定的蒸汽,将等量的蒸汽转化为电能进行收购。”

2018年经双方协商签订了《蒸汽价格补充协议书》约定:保底量为夏季蒸汽使用量不低于15t/h(月均量),冬季蒸汽使用量不低于55t/h。若天津钢管公司无法按上述保底量使用蒸汽,则应全部收购北京航动等量蒸汽转发的电能,电价按《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合作协议书》约定执行。

上述负责人也直言,即便是按北京航动方面提出的保底量收购蒸汽,北京航动在这个项目上也是略微亏损的,而亏损的原因是他们的可研报告有问题。

不过也有天津钢管公司相关权威人士表示,当时的确有蒸汽最低使用量这个说法。

而对于上述负责人的说法,北京航动方面给出了不同的意见:“当时真实的情况是:基于2017~2018年天津钢管公司经营十分困难,大幅度减产,可能因为不定期停产而不需要蒸汽,当时我们基于友好合作的态度也考虑到他们的这个困难,所以就同意了他们的蒸汽用量间歇性达不到保底量的时候,我们可以把蒸汽转化成电供应给他们。当时双方约定得很清楚,这个前提是他们全部的蒸汽用量小于保底量时才适用,这是针对天津钢管公司可能出现的特殊情况的约定,不是常态。我们投资的时候就要求他们在蒸汽用量上做保底,这个从一开始就是双方洽谈的基础,一直是没有异议的。但现在实际是天津钢管公司一直正常生产,蒸汽用量也远高于我们协议里约定的保底量,这让我们十分心寒。”

科研影响

了解情况的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在天津钢管厂项目上落地的机组,实际上是一台“科研机”。所谓“科研机”,换句话说,在天津钢管厂项目上落地的机组,除去商用,还有收集运行数据、实验应用技术、优化操作程序等方面的作用,这些数据和应用结果,对这一国家级专项示范项目以及机组的后续研究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天津钢管公司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所使用的某型号自主知识产权燃气轮机是我国十几年研究的成果。”参与该项目科研的一位专家向记者表示,“它承担着通过运行,使该型号燃气轮机的可靠性、维修性和保障性得到检验和完善,积累使用、维护和修理经验,改进完善综合保障体系,提升自主保障能力,技术成熟度更上一级。”他说。

记者了解到,之所以国家将燃气轮机列入“重大专项”,是因为燃气轮机技术在舰船动力等领域,有着重要的应用前景。对于中国高端、大型装备制造业产品的性能提升,有很重要的现实意义。因此,燃气轮机技术研发的应用、完善和积累,对整体装备制造业的水平提升,都有重要的作用。也正因如此,包括中航发在内的三家央企及其下属投资基金才相继介入这个项目。

参与研究的专业人士对于天津钢管厂项目的现状十分焦虑。该人士表示,燃气轮机如果无法正常运行,会带来无法完成预定试验目标的影响,使得整体科研进度脱节,还会带来一定的能源浪费。为了项目科研各方投入的资金、材料等,也面临无法收回的境地。

这个示范项目的命运,最终将会如何,到现在恐怕还没有答案。

(编辑:郝成 校对:颜京宁)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