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帝王的爱情,从来就是一个伪命题,有格局的女人,从来不争宠

帝王的爱情,从来就是一个伪命题,有格局的女人,从来不争宠

网络收集 2020-10-22 11:23:57

看过《甄嬛传》的粉丝们,你们是否知道这部剧里头的很多情节都是源自于真实的历史故事呢?

比如:甄嬛出家为尼,后来,又入宫为妃,不免会让人联系到武则天这个人物。还有一个沈眉庄,在遭到打击后,就请求去太后身边照顾其生活起居,这就像是古代的汉武帝的嫔妃——班婕妤。她为了躲避赵飞燕姐妹的迫害,于是,主动去依附太后。但不同的结局是,沈眉庄后来移情温实初,而班婕妤始终对皇帝留有一份痴心,不曾变心过。

变了心的,至少曾获得短暂的快乐。而忠情的,却终被冷落抱恨终身。

班婕妤,西汉的名门之女,而且,从小就天资聪慧,相貌十分出众,更为难得的是,她不但有才学,而且善于诗赋,是个一等一的绝色美人。如果,放到现代来看,她绝对是比女神还要女神的一个存在。

班婕妤进宫的时间算是比较早的,大约十七岁,也就是在汉成帝即位后的期间。只是,初入后宫的身份基本上是很低的,所以,也仅仅只是“少使”的身份。但是,汉成帝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有了一种让他耳目一新的感觉,很快被班婕妤的美貌与才情所吸引,马上就将这美人封为“婕妤”了。

“婕妤”在妃嫔的排名上是第一位的,仅仅次于皇后,而且,汉代的皇后大多数都是从婕妤当中晋封的,可见,汉成帝对班婕妤是无限的宠爱。班婕妤刚刚受宠的时候,和汉成帝也过得很是和谐,由于,班婕妤的知识渊博,文学造诣极高,特别是历史方面的知识,常常能以此开导汉成帝,所以,汉成帝喜欢天天跟她待在一起。

后来,她与汉成帝也有过孩子,但不幸的是那个孩子刚出生几个月便夭折了,班婕妤此后再也没有生育过,对此,汉成帝还是没有介意。所以,贵为宠妃的班婕妤,是有恃宠而骄的资本的,但是,她没有这么做,而是用古代的贤妃标准来要求自己,从不与其它后宫的女人做争风吃醋的无聊事,也经常提醒皇帝要勤于政务,算是贤妃的典范了。

班婕妤读过很多的书,所以,精神世界特别充实,因此,内心一直都很坚信:“爱情应该是两情相悦,水到渠成的,而不是靠尔虞我诈,明争暗斗才能获得的。”

后来,有一天汉成帝带上后宫的一些美人们外出游玩,同时,也带了他最爱的宠妃班婕妤。为了能够时刻与美人腻在一起,汉成帝便命人制了作一辆双人乘坐的辇车,装饰可谓是华丽飘逸、富丽雅致。据传是花费了不少金子,不得不说,皇帝对班婕妤真的是太宠爱了。

面对汉成帝的邀请,如果是其他妃嫔能够得到这样的恩宠高兴还来不及呢,但是,班婕妤却皱了皱眉头,只是回应了皇帝这样一句话:

“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

大意是:“古代的贤君,陪伴在身边的都是名臣,只有像夏桀、商纣等末代帝王身边才有宠幸的妃子随行,可是,最后落得的则是国亡毁身的下场。”

汉成帝沉思片刻,明白了班婕妤是真心为他着想,内心很受感动,也更加对这位贤妃宠爱起来。汉成帝的母亲王太后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后,对此表示:“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也就是说,她对这个儿媳妇也很满意。

了解一点历史的就知道樊姬是楚庄王的夫人,楚庄王在她的讽谏下,远离了花花世界,从而励精图治,勤于朝政,做到了罢庸臣,近贤良,最终,成功让楚国称雄中原,成为历史上的春秋五霸之一。楚史上也有这样的一句:“楚之霸,樊姬之力也。”

班婕妤非常明白,再多的欢愉也远远比不上大局重要,因为,一段好的婚姻,是建立在琴瑟和鸣,互相促进的基础上的,可惜,汉成帝从来不懂她的心。因为,对于班婕妤的端庄汉成帝实在有些厌倦了,比起万事克制还是随心所欲的激情要来得痛快一些。

所以,身为一个皇帝,该克制的地方实在太多,而能随性的地方却少得可怜。没错,汉成帝是个风流成性的浪子,并不满足于宫中已经有的这般绝色美人,还是喜欢到处浪,做着寻花问柳的事。浪着浪着,他就浪到了阳阿公主府里,并且,还看中了一名舞女。

有个成语叫“环肥燕瘦”,而这名舞女正是此语的主角之一:赵飞燕。

赵飞燕身为舞女,不但能歌善舞,而且,体轻如燕,尤其是那一双仿佛能勾人魂魄的眼睛,着实抓住了汉成帝的心。

汉成帝已经被赵飞燕迷得失去了心智,他不仅把赵飞燕带入后宫,还按照她的意思将她妹妹赵合德也纳入到了宫中,开始了快活逍遥的日子。赵氏姐妹二人轮流给皇帝侍寝,很快有了称霸后宫的资本。从那之后,后宫的其他女子都被汉成帝冷落到了一边,不光如此,被冷落的也包括许皇后和班婕妤。

赵氏姐妹得到的宠幸实在够多了,但是,他们依然还是不满足。尤其是心比天高的赵飞燕,一直渴望能得到更高的地位,对许皇后的位置更是虎视眈眈。

这一次,赵飞燕打算冲击后位,来个以妾夺嫡,试图成为正宫皇后。

身在其位的许皇后,并没有打算拱手相让。谁能想到,赵氏姐妹下了阴招,诬蔑许皇后私下行巫术,恶意诅咒赵氏姐妹和皇帝。一怒之下的汉成帝,就这样把许皇后给废了。并且,赵氏姐妹还想利用这一次难得的机会,对她们的一大对手班婕妤进行打击。

此时的汉成帝早已被美色迷昏了头,居然相信了她们的一番胡言乱语,开始质问起班婕妤来。此时,身穿一身素装的班婕妤,沉静地站在汉成帝跟前,面对皇帝的质问,从容不迫地回答:“妾闻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修正尚未得福,为邪欲以何望?若使鬼神有知,岂有听信谗思之理;倘若鬼神无知,则谗温又有何益?妾不但不敢为,也不屑为。”

大意是:我知道人的寿命长短是上天注定了的,人的贫富也是已有定数的,靠人力是不可能改变的,修正尚且未必能得福报,何况是诅咒呢?如果,鬼神当真知道,怎么会听信一些没有信念的祈祷,再换个说法,若是鬼神无知,那么,诅咒有什么用呢?这种事,我是不敢做的,也不屑去做。汉成帝还是很相信班婕妤的人品德行,看在与她的昔日恩情,不但没有治罪她,反而赐黄金百斤给她。

其实,按班婕妤的才智,要想再次获得皇帝的宠爱根本不算什么难事,只是她压根不屑争宠。就这样,许后被废一事,班婕妤总算逃过一劫,同时,也让她清楚了,此时的皇帝还是很迷恋赵氏姐妹的,这类事件估计还会再次发生,所有,必须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的后宫,去太后身边大概是明哲保身的最好选择了。因此,班婕妤写了一篇奏章,自请前往长信宫侍奉王太后。

皇帝对班婕妤已经没有多少感觉了,而且,还能帮自己多多孝敬太后,也就尊重了班婕妤的选择。就这样,班婕妤开始了与王太后为伴的日子,虽然寂寥,但是,至少还算安全。

果不其然,没多久汉成帝就册封赵飞燕为皇后,赵合德也升为了昭仪。为了表达对赵氏姐妹的宠爱,汉成帝赐给赵飞燕一把古琴,美人月夜抚琴,歌喉婉转,汉成帝也在一旁和唱,看上去很是恩爱异常。后来,汉成帝又为赵飞燕任性了一把,在太液池中建起瀛洲台,就只想博得美人一笑。可以说,汉成帝这样的做法,和夏、商、周时期的末主并无二致。

赵飞燕过得有多灿烂夺目,班婕妤就过得就有多清冷孤苦。班婕妤回想起汉成帝曾希望与她同辇,但却被她以不贤为由拒绝了。可是,如今的皇帝是怎么了,为了这样一个新皇后,不但大兴土木、挥霍国库、还通宵达旦、不思朝政,还惹得民怨沸腾、哀声一片,哪里还有一个好皇帝的样子。

自此,伤情难抑的班婕妤创作了一首《团扇歌》,后来,这首诗成为中国最著名的宫怨诗。

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作合欢扇,团圆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飚夺炎热。

弃捐荚笏中,恩情中道绝。

作者以一种极为悲情的口吻,讲述了自己不幸的命运,当我们读到这整首诗的时候,能感觉到通篇都充斥着深深的忧愁。在盛夏时节的时候,皇帝扇不离手,像极了他曾经对班婕妤的爱慕,是那样的专情深邃。可是,当秋天一到,手上的合欢扇就落得弃捐的下场。

汉成帝依然还是沉溺于享乐之中,甚至,荒淫无道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赵氏姐妹无法生育,不能给皇帝生孩子,但是,皇帝也并不在意这些。后来,有个妃子刚生下一个儿子,丧心病狂的赵氏姐妹并没有打算放过这个孩子,居然将其杀之而后快。再后来,后宫之中又有一个妃嫔生下了儿子,赵飞燕的妹妹赵合德就跟皇帝大吵大闹,对此不依不饶。汉成帝为了宽慰美人,居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

班婕妤听说了这件事,感到伤心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庆幸。

现在的汉成帝连最基本的人性都丧事了,对自己的旧情还能持续多久呢?连基本的人性都已经丧失的汉成帝,也不知道赵飞燕姐妹俩会如何折辱自己,如果,不是投奔到太后身边,不知道自己的下场该会有多惨?物极必反,耽于享乐的汉成帝最终还是死在了宠妃赵合德的床上。

对此,朝野一片哗然,群臣声讨赵氏祸水,赵合德自知难逃罪责,无奈之下,只好以一死给了他们一个交代。但是,在临死前,她忧愤地说:“我只是把他当成婴儿罢了,玩弄于股掌之中。”

深情从来都是用来辜负的,只有薄情才会叫人反复想念。

班婕妤一直希望皇帝能回心转意,可惜,这个愿望还是没能实现,也没想到漫长的等待,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于是,她又写了一篇《自悼赋》,全赋词藻典雅而不纤巧,情调温厚而不迫促,哀怨绵绵,凄怆感人:

承祖考之遗德兮,何性命之淑灵。登薄躯于宫阙兮,充下陈为后庭。

蒙圣皇之渥惠兮,当日月之圣明。扬光烈之翕赫兮,奉隆宠于增成。

既过幸于非位兮,窃庶几乎嘉时。每寤寐而累息兮,申佩离以自思。

陈女图以镜监兮,顾女史而问诗。悲晨妇之作戒兮,哀褒、阎之为邮。

美皇、英之女虞兮,荣任、姒之母周。虽愚陋其靡及兮,敢舍心而忘兹。

历年岁而悼惧兮,闵蕃华之不滋。痛阳禄与柘馆兮,仍襁褓而离灾。

岂妾人之殃咎兮,将天命之不可求。白日忽已移光兮,遂晻莫而昧幽。

犹被覆载之厚德兮,不废捐于罪邮。奉共养于东宫兮,托长信之末流。

共洒扫于帷幄兮,永终死以为期。愿归骨于山足兮,依松柏之余休。

重曰:

潜玄宫兮幽以清,应门闭兮禁闼扃。华殿尘兮玉阶菭,中庭萋兮绿草生。

广室阴兮帏幄暗,房栊虚兮风泠泠。感帷裳兮发红罗,纷綷縩兮纨素声。

神眇眇兮密靓处,君不御兮谁为荣?俯视兮丹墀,思君兮履綦。

仰视兮云屋,双涕兮横流。顾左右兮和颜,酌羽觞兮销忧。

惟人生兮一世,忽一过兮若浮。已独享兮高明,处生民兮极休。

勉虞精兮极乐,与福禄兮无期。绿衣兮白华,自古兮有之。

最终,觉得人生了无生趣的班婕妤,向王太后提出了一个要求,也是她人生最后的一个要求:前去给汉成帝守陵。

太后大惊,守陵可不是一件好差事,每天对着陵园里冰冷的石人石马,彻底远离繁华,实在太孤单寂寞了。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惩罚失宠妃子的去处。班婕妤作为先帝的妃子,品阶可不低,而且,深得太后的信赖,完全可以在太后身边平常度日,直到老死的那一天。

但是,班婕妤还是很执拗,王太后无奈之下只好应允,就这样,班婕妤从此对着陵墓的石人石马,孤单冷清地度过这每一天。

这世间,最爱汉成帝的女人必然是班婕妤,虽然,他没有给予她很多陪伴,只陪伴了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但是,班婕妤在汉成帝死后,总算如愿日日陪着汉成帝了。而汉成帝最宠爱的赵飞燕,提心吊胆勉强做了几年皇太后,还是被王莽废为了庶人,并被遣去延陵为先帝守陵。

可是,赵飞燕始终忍受不了守陵的清苦,无奈自杀了。

没错,班婕妤在意汉成帝,用的就是这种最无奈的方式。大约一年后,班婕妤在郁郁寡欢的绝望中,孤寂地死去了,离开了这个她并不眷恋的尘世,时年四十岁。她的陵墓就在汉成帝所在的延陵不远处,距离只有六百米。

只是,在地下的汉成帝见到她到底会不会有一点愧疚,还是也有一点失而复得的喜悦,是否会再次好好的珍惜她。

然而,逝者如斯。

一千多年后,清初第一词人纳兰性德为劝诫失意的好友,写了一首《木兰词 拟古决绝词柬友》,并将班婕妤《团扇歌》中的无奈写进其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如果,一切都是刚遇见时的模样,她浅笑的脸,如她性子般的温暖和煦,他还是那个万民敬仰的君王,当对着她时,威严收敛,爱慕肆意漫流。时光就这样悄悄停滞,不增不减,那该有多好。如果,后面的故事都不曾发生,两人都保留着对爱情最初的幻想,那该有多好啊。

其实,不善经营的爱情,怎么可能一直如初见般美好温暖呢?爱在手中时,我们总不愿意相信它可能会日渐消散,就如那握不住的,似水流年。

可以说,班婕妤的一生可以看作是古代后宫嫔妃生命历程的一个标本。她的人生从繁华到萧瑟,是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历代帝王后宫嫔妃们的普遍人生境遇。她们或许凭借才华美貌,能赢得帝王的一时喜爱或宠信,但终会因人老色衰或其它种种原因而被无情地抛在一边,渐渐被忘却。更言之,班婕妤的生命历程,也是男权社会中女性悲剧命运的缩影。

钟嵘《诗品》将班婕妤列入上品诗人十八位之列。西晋博玄诗赞她:“斌斌婕妤,履正修文。进辞同辇,以礼臣君。纳侍显得,谠对解份。退身避害,云邈浮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