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易价值的定位

周易价值的定位

网络收集 2021-04-11 21:18:04

《周易》价值的定位 张一鸣

  《周易》自产生以来,延续五千年,人们不断地对它进行研究、探索。各家仁智互见,不尽相同,所以,对《周易》的价值判断也存有较大差异。正确地肯定《周易》的价值才能正确地对待《周易》,制定正确的研究方法以及运用原则,开发其现代的合理价值,服务于当今的实践活动。要解决这个问题,对先要搞清楚《周易》中到底有哪些有价值,值得借鉴、开发利用的东西。如果这个问题搞不清楚,或不能落到实处,贝我们的许多工作都将是徒劳无益的。  要给一部几千年前的争议颇多的古典著作一个准确的价值定位,存在着相当大的困难,但也不是完全不可克服的,关键是要找到一个正确的研究思路或方法。在探索这个问题的过程中,传统的训诂考据显得苍白无力,这个判断己被前人的研究证明。现代的比附穿凿显得荒诞迷离。一个问题是不是很复杂,与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方法有关。一个看起来很复杂的问题,如果换一个角度去思考,或许立刻就变得柳暗花明,局面开朗了。给《周易》价值定位的问题也是这样,当我们的目光紧盯在具体的事件的局部时,我们将不可避免地陷入复杂的历史现象的迷宫,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为此,我们不妨从大处着眼,换一个角度思考这个问题。即从各种争议的表面现象入手,“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一番.  假设一,看来很表面的现象,也必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问题的本质;  假设二:复杂的《周易》现象,都无一例外地包含了古今人士对《周易》的评价;  假设三,《周易》从产生到现在历经五千年,朝野人等之所以对它有不尽的兴趣,表明《周易》中一定存在着一种具有相对永恒的,有价值的东西。不管这些认识与评价有多不同,都可以理解为是人们从不同角度或不同层面研究《周易》所得出的结论。  在这三个假设的基础上,我们试着从人们对《周易》的各种评价入手,来透视《周易中可能存在的价值特征。人们对《周易》的诸种评价中较为一致的约有以下若干种:  l、卜筮书。  2、群经之首,设教之书。  3、原道之书,大道之源,文化之祖。  4、研究变化的书。  5、朴素的古代的哲学书。  6、神奇的书,神秘的书,看不懂的天书。  如果我们能够合乎情理地解释出,为什么《周易》会有如此多的评价特征,并且将各种评价用一条共同的线索贯穿起来,即找到它们之间的共性,那么,我们的结论就有可能接近《周易》的本质,进而,我们还可能得出超越以往认识水平的,对《周易》价值的准确定位。——当然,至此,这一切仍然只是假设。  一、 卜筮书  这个评价可以说认识到了《周易》的根本属性。《周易》本经确为卜筮而设,任何人都不能否认《周易》是卜筮书的事实。时至春秋,出现了以《系辞》为上的《易传》等文字主要意在说明《周易》的体用,好比现代某产品的使用说明书,说明了《周易》的体例、创作原理、功用和具体运用中的注意事项等。汉以后的研究者们更愿意将《易传》认作哲学的总结,——如果没有《周易》本经在前,《易传》的许多说法的确象哲学,———这又明《易传》这个说明书的境界达到了极高的水平。值得思考的问题是,关于卜筮书的“说明书”何以能和哲学搭上界?难道是牵强附会吗?至少这是一个令现代人不可思议的事实——现代人认为卜筮是迷信活动,从迷信活动中产生的哲学究竞有多少合理的成份?所以现代人大多对此持怀疑态度,因而也就缺乏起码的研究兴趣。  卜筮,是通过一定手段实现预测未来的活动,是认识手段的一种。对未来的事情进行预测估计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对未来的估计预测,那么,人类的生活将永远沉浸于无边的黑暗之中。不管现代人对卜筮活动进行多么苛刻的批判,也仅仅是对于预测手段——卜筮的否定,而非对预测活动的否定。  因为预测未来对于人的生活非常重要,中国的古人对预测手段的探索研究也就不遗余力,并且“硕果”累累,在世界范围内可称奇迹。据本人的见闻,中国古代预测古代预测技术中,  有法可依,有理可循的预测手段不下十余种。表面上看来,这些形形色色的预测术已与《周易》无关,被人指为《周易》之旁流、远脉,或干脆斥为“早认官亲”,必欲清除之以捍卫《周易》的“清白”。岂不知,正是这些所谓的旁流通脉,使得《周易》誉满天下,妇孺皆知;也正是这些所谓的旁流通脉,使得《周易》逃过历史的“劫灰”,而又免于湮没于迂腐的故纸堆;也正是这些所谓的旁流通脉,使人们深切地感受到《周易》的大道不离日用常行。各种预测技术都从不同的侧面或不同的层次反映了《周易》的基本原理,是《周易》原理的具体生动的实际运用,熟悉预测技术的应用,对于理解《周易》的思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将这些与《周易》渊缘深厚的预测术归于《周易》文化的范畴,丝毫不玷辱《周易》之清名。  现在讨论卜筮与哲学的关系。从某种角度考虑,卜筮能用一套系统,解释人们所能遇到的各种问题,这本身就颇具有哲学的意味。具体言之,卜筮并不象许多人误解的那样,纯粹靠胡说八道蒙人,而是有着严格的操作程序,其中有相当多的指标是非常客观的,不许随意歪曲的。卜筮具有相当的准确性,而这种准确率绝不是凭主观猜测所能达到的。一一也就是说,卜筮系统必须具有极其广泛的适用性才能满足复杂的预测需要;进而可以推断,卜筮系统实际上抓住了足够众多的事物之间的共性:共性反映了本质的联系。如果这种推断能够成立,则《易传》(关于《周易》的使用“说明书”)被认为是《周易》哲学思想的概括和总结,也不纯是误会。我们不妨如此对待:站在《周易》本经的角度,本经为卜筮而设,《易传》是使用说明书;站在《易传》的角度,《周易》本经是《易传》哲学思想的载体,卜筮是《周易》哲学思想的具体应用。既然如此,学习卜筮离不开《易传》的指导,而学习《易传》的哲学思想却可以抛开卜筮吗?  二、群经之首,设教之书  《庄子.外篇.天运十四》记载:“孔子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孰知其故矣……’”大概是关于经的概念的最早记载经的官方概念大约始于汉代,史载汉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令诸儒于石渠阁讲论《五经》异同,宣帝亲自临决。《五经》中包括《周易》。又汉熹平四年(公元175年)诏诸儒正《五经》文字,命议郎蔡邕用古文、篆、隶三体文字书写,刻石立于太学门外。至此,《经》的官方标准文本方才确立。  《周易》是《五经》之一,后被奉为“群经之首”。我们理解,“首”乃首要、首领之义,好比现代教育中所说的“五育并重,德育为首”。作为“首”的意义,绝不同于一般。《周易》为什么能为“首”?主要不是由于它的卜筮功能,而更在于其哲学思想,即《传》了。《周易》作为《五经》之首的地位一直延续到清末,二千余年,并非因为中国古人因循守旧,或者不挑剔,而是由于《周易》的道理具有较为永恒的、可以利用的价值。并且,《周易》的道理直指本质,圆通周备,坦言大道,无所偏执。想当年,明太祖朱元璋挑剔《盂子》,搞出个《孟子节文》,宋明理学常有“杀人”之怨,……而不曾听说什么人废了《周易》,包括“焚书坑儒”那一场文化浩劫。  在古代,《五经》之设本来就是教化百姓的。在这一点上,《周易》也不例外。但在通过什么方式教化百姓的问题上,《周易》异于其它“四经”。《周易》教化百姓,是通过卜筮的手段,联系具体的生活实际,教育人们认识天道,并自觉地顺应天道,求得各种实践的最大成功。(关于这一点,《系辞》中有明确的说法。)自汉以来至清代的统治者们,以“四书五经”为教化百姓的工具。他们设教的目的,更侧重于教化百姓成为服从统治的顺民,服务于一家一姓的政治统治。在这个目的或者说在自身利益的驱动下,统治者常常按照自己的意愿阉割经典,曲解圣人之义。这样一来,他们所谓的设教也就常常背离大道,而成为愚弄百姓的圈套。所以,这种偏狭的设教最终也没能阻止朝代更替、江山易主。一个朝代灭亡了,新兴的王朝可以继续借用前朝的经典实现教化百姓的目的。也就是说,经典具有相对的稳定性。从这个角度来分析,经典也只是,或者必须具备一个宽泛的,可以任人自由发挥的框架。在诸多古代经典中,《周易》似乎最具备这个特征,以至于在古代经典式微多年的现代社会,独有《周易》等少数几部著作,仍一如既往地吸引着众多的人们。  《周易》为群经之首,是有深刻的道理的,值得深思。  三、原道之书,大道上源,文化之祖  对《周易》给予这样高的评价,并不是现代的事情,而是古来有之。《系辞》中已经努力地试图将《周易》的内涵放在“道”的水平上来考察研究。我们还应注意到,这样评价《周易》的人们,他们思考问题的层次远远超出了“设教”之类的说法。换言之,这种评价是站在更高的位置上审视《周易》的价值而得出的结论。这个结论超越了狭隘的个体、群体利益。能这样评价《周易》的人,只能是一群冷静睿智的学者。  什么是道?按《道德经》的说法,“道可道,非常道”,“道之为物,惟恍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道,的确是不易言说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言说的。为了表述的方便,必须“强为之名”,称之为道。道是一种依附于有形事物,而又不拘于有形事物的、具有决定性质的形而上的东西。用通俗的文字来表述“道”的含义,可以说,道是制约大地万物存在、发展、变化状态的,恒久稳定的,不可轻易改变的规定性。如果我们透过《周易》身上层层笼罩的“迷雾”,就可以发现,《周易》的确可以称为探索大道的著作。我们理解,凡是能称为“道”的东西,应具备如下特征:1、不可改变的规定性。2、恒久性。广泛的适用性。在这三个特征中,“不可改变的规定性”与“恒久性”己被《周易》研究的历史所证明。至于“广泛的适用性”,《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易类》中说:  “易之为书,推天道明人事者也……又易道广大,无所不包,旁及天文、地理、乐律、兵法、韵学、算数,以逮方外之炉火,皆可援易以为说,而好异者又援以入易,故易说愈繁。”  这段话曾被许多现代《周易》研究者援引,用以批判“好异者”的牵强附会。其实,这些话真实地说明了一种现实存在,即《周易》可以和许多的、表面看来儿乎不相干的领域发生密切的联系(以中医为甚)。如果进行稍微深入一些的研究就会发现,《周易》与许多领域的联系并不是机械的、牵强的,而是圆通的、有机的。不仅如此,《周易》还被奉为许多领域的指导思想,不但从哲学的高度,而且从实践的方法的基础层面,有力地指导人们的各种实践。——《周易》思想“广泛的适用性”是无法辩驳的。  为什么《周易》又被誉为“大道之源,文化之祖”呢?所谓“源”与“祖”,应该具各以一下特征:l、时间之先。甲骨文是最早的成体系的中国字,但《周易》的卦象符号的出远早于甲骨文,那么,将《周易》视为有据可考的“源”与“祖”有何不可?而在探索大道的层次上看来,甲骨文是无法与《周易》相提并论的。2、境界之高。在中国文化的范围里,若不能体会“境界”一词的深切含义,就无法体会中国文化的精深内涵。近二十年国内外掀起一股关注中国古文化的热潮,出版了相当一批著作和探讨文化的文章,可惜境界不高。在历史教科书上,从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开始讲中国的哲学思想。那时的思想流派五花八门,争奇斗异,其实不过是诸于从各自的角度来阐发自己对大道的见解,虽不乏真知,却多失于偏狭和肤浅。《周易》的境界远高于诸子百家。3、源之对于流的规定性。“源与“祖”对以后的发展具有极强的规定性。源头的清纯,固然无法保证河流不被污染。但是,毕竟曾有过清纯的源头,时常唤起后人对清纯的向往,鼓励人们不断地努力,清除污染,回归清纯。中国文化是具有高度觉悟的文化,正是觉悟的存在,使人们不断地反思自己的行为,努力地从错误的极端回归中正的大道。4、连绵不断,久长之义。中国文化历经风雨,连绵数千年,一

[1] [2] 下一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