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嗜虐成性(穿越)上——第六

嗜虐成性(穿越)上——第六

网络收集 2021-02-25 21:41:54

出“!”的一声响,其他的,却是什么也做不得。

“果真是青出于蓝啊,”陆鼎原轻笑,当初他的父亲胡天青要不是比武之中还妄动邪念,意图轻薄调

戏自己,本来以他的修为是不至于惨死在自己剑下的。而今胡承青又计使如斯,果然是卑鄙的青出于

蓝。“女人的东西也拿出来显摆的理所当然!”

要说这“冷凝香”虽让江湖人闻风丧胆,但却并没有很多人会去用这种东西,原因不是因为千金难买

或是什么奇货难求,而是实在是这是江湖一大女子帮派中——“冷香宫”里的女子用来绑丈夫的。冷

香宫中弟子虽不众多,但却是个个霸道,只要她们看上的男人,便一定要做她们的丈夫,顺从的倒还

好,如果不从,便用这“冷凝香”毒了绑回去。好在冷香宫众虽霸道却忠贞,每人只从一夫。而被绑

了的男子因再没出来过,也就没人知道这毒的解药,所以这毒才会让人闻风色变,却并不多见在江湖

上使用。

“全清泉等也是你指使的吧?”好周密的计划。一步步的,竟全是针对他而来。恐怕从胡承青名动江

湖那一刻开始,就全部是为他而设计的陷阱。

“哼,不过是一群稍一煽动就言听计从的蠢货,不过我就知道,你对那种小鬼是不忍心下狠手的。”

好一幅洋洋得意的嘴脸,似乎是吃定了陆鼎原一定会上当。

“果然了解我,从一开始就是你设计的吧?”总是要问清楚才甘心的。

“当然!我就知道你只要一听说哪里又出现个什么天下第一,就一定会不远千里的前去挑战。无论输

赢,你一定会要了对方的命,你根本容不得别人比你强!你就是个疯子,而我一定会除了你,为家父

报仇,也为武林除害!”

陆鼎原摇头,“你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就算布局缜密,也要能杀得了他才行。而胡承青一人前

来,显然是贪名又不理性的。如果纠结武林众人合攻,杀了他并不难,可如果就他一人,即使杀了自

己,在他十余名手下面前,他又如何全身而退?

“不试怎么知道!”愤怒于陆鼎原一再的看轻自己,胡承青低喝一声团身而上,不再废话罗嗦,只想

早早取了陆鼎原的性命好一偿血债。

长鞭对长鞭,谁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两人的招式几乎如出一辙!胡承青的鞭法不用说当然是家传的

,而陆鼎原俨然用的也是胡氏鞭法,这不禁让胡承青暗暗心惊!

胡氏鞭法算不上名经,所以并无典籍,而是由胡家人代代口传,手把手相授。而只是十年前与胡天青

的一战,陆鼎原竟就已经将胡氏鞭法学了个几乎十成十,并且使用的炉火纯青,可见这陆鼎原不但是

个武痴,而且是个聪明已极的武学狂人。

两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仍旧难分伯仲。胡天青并不着急,因为他在等着陆鼎原的毒发作,拖延的时间

越长,对于他来说越有利。他唯一怕的,是陆鼎原的手下一涌而上。真和陆鼎原交上手了,此时的他

才意识到自己考虑的果然还是不够周详。依着之前的习惯,陆鼎原出门从来只会带一个男不男女不女

的贴身近侍,谁知道这次打了照面才发现对方竟然带了这么多人。但多日的谋划,又岂肯临时作罢,

于是仍旧按计行事。只是直到此时,他才想到退路的问题。如若真的把陆鼎原杀了,他该如何从这些

人手下逃出去呢?

如是想着,胡承青便不由自主的向众人的方向偷眼看去。这一看之下,胡承青心下又是一惊。为什么

?自己不急也就算了,为什么连陆鼎原的一众手下也仿佛并不着急的样子?难道其实他们并不关心陆

鼎原的死活?还是他们真的那么有把握自己赢不了陆鼎原?

胡承青的怒焰又高一层,于是下手再不留情,也不再想着拖延些时间好等陆鼎原的毒发作的更厉害些

。只见他左手一伸一缩间,五只银光闪闪的铁爪从指尖处崩出,紧接着他五指连弹,五只铁爪便如五

枚暗器般向陆鼎原急驰而去。

在胡承青张手露出铁爪时,陆鼎原已有了防备。本来顶多是近身攻击时的武器,却突然有了暗器的功

用不禁让陆鼎原也有些吃惊,但因为原本就留了心,所以在这五枚暗器袭来的时候也尚能轻松的躲过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小小的东西居然还有后手。就在他以为暗器力竭,已躲过去的时候,没想

到在胡承青的一个缩手间,那五枚铁爪突然直直的往反方向飞驰,再次向自己袭来。

该死的!此时陆鼎原才看清,原来在每枚铁爪和胡承青的指套间,都有一根很细很细的透明丝线连接

着,如此一来,本来简单的武器便使得千变万化,近可如钩如刺,远可似鞭比枪,关键的是,这就变

成用之不尽且可收可放的暗器了。

4

因为不及提防,所以对于回向攻击的五枚铁爪陆鼎原便躲的有些狼狈了。

胡承青借势一阵抢攻,更是招招致命,绝不给陆鼎原一点喘息的机会。陆鼎原虽处劣势,但也毕竟江

湖成名十余载,又岂会是泛泛之辈?一招一式自是接的滴水不漏。

转眼小半个时辰过去,陆鼎原突觉内息一滞,动作便慢了半拍,就这一瞬,便被胡承青甩出的铁爪钩

住,虽勉强躲开了前四指,却终于被最后一指在右肩处狠狠开了个血口。

胡承青怎肯放过这大好的机会,鞭随爪上,铁爪用机关收回后又再次飞射而去,准备一举拿下陆鼎原

的性命。

陆鼎原又岂是吃素的?打蛇随棍上,手中长鞭在卷住对方的鞭子后泻了对方的力连鞭向反方向抛去,

所去之处正是铁爪的丝线所在,让抛出的暗器也在瞬间失去了准头。

胡承青无法,只得按动机关收回才发出一半的暗器,再抖手将缠在自己鞭子上的长鞭甩落。而就这转

瞬的功夫,陆鼎原已经抽出了腰间的软剑,团身而上来到近前。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胡承青并不善于近身攻击,他的武器也都是远距离攻击才占尽优

势的。对于陆鼎原的突然近身,他是有些紧张的。

他不知道的是,比他更紧张的,是陆鼎原的一众部属。在广寒宫稍有些年头的人都知道,陆鼎原最擅

长的兵器其实不是他整天拿在手里晃悠的长鞭,而是他终年缠在腰间的软剑。陆鼎原是倚剑成名的这

一点,虽然在十年后的现在,江湖上记得的人已不多,但广寒宫的属下却是个个知晓的。而软剑出手

,说明陆鼎原已经被逼到了不得不尽全力的份上了。

“该死的,那爪上居然也有毒!”而比众人更急的,当属小何子了。他嘟囔着在原地不停跺着脚。

“你说什么?”离他最近的冬离听到小何子的话也不禁花容色变。

“你没见主子被划了那么深长的一道口子却并未出血吗?”小何子在肩膀的位置比了比,低声说道,

“那根本就是因为那该死的铁爪上也萃了毒!”

“卑鄙!”冬离咬牙切齿,却也只能远远看着,干着急。

陆鼎原当然也知道自己又中毒了,而且显然这种毒是急性的,而不是像“冷凝香”那种慢慢发作要人

性命的毒。

眼前开始发晕,双手双脚也开始越来越沉重。

要快,不然如此下去自己即使不死在胡承青手中,也会因为来不及解毒而命丧九泉。既然两人终有一

人要踏入地府才能结束此战,那么他不介意让自己的双手再染一遍鲜血。反正胡家的血,他也不是第

一次尝了。

既已决定,陆鼎原的攻击一反初时的谨慎,而是大开大合的只求速战速决。最后陆鼎原拼着背后吃胡

承青一鞭,和胸前中对方两铁指,硬是生生将软剑插进了胡承青的喉咙。

“怎……么……可能……”到最后,胡承青还是死不瞑目的,他不明白自己苦练了十年,又精心策划

了数月,怎么还是败在了陆鼎原的手里。

陆鼎原抽出软剑,后退数步,当确定胡承青已经死透了后,终于不支单膝跪地。

“主子……”小何子和冬离一齐冲了上去。

“冬离……带人去附近查一下……”陆鼎原靠入小何子怀中,单手压住他撕扯自己衣服欲给自己检查

伤口的手,“到车里再看。”

“是!”

“是。”

两人异口同声,行动迅速。冬离留了两人帮忙照顾陆鼎原,其余人分配好任务便四散开去。小何子在

另一名属下的帮助下将几近脱力的陆鼎原架进了车厢。

“嘶~”撕开衣物后,倒吸口凉气的是小何子而不是陆鼎原。“主子……鞭上也涂了毒。”

“我知道。”也就是说,他是在明知鞭上有毒的情况下,仍是选择了以伤换命。“怎么?解不了吗?

”很淡然的口气,似乎真的解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似的。

“那倒不是,只是三种毒同时作用下,难免有些复杂,恐怕……”小何子皱眉,“会让您多受些日子

的苦。”

“呵……”陆鼎原哼笑,笑声是含在喉咙里的。

“小何子知道主子不在意,可小何子看着主子受苦,小何子难过……”小何子边说着边处理着陆鼎原

的伤,乌黑青紫的伤口让他不禁语带哽咽。

陆鼎原早已习惯了小何子的呱噪,闭目养神,也不搭理他,由着他翻弄自己的伤口,一声不吭。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四处探查的人回来了。“主子……”冬离在车外面复命。

“怎么样?”陆鼎原等着冬离的报告。

“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人,之前那些人已经退干净了,也没发现有其余接应的人,只除了这个。”冬离

尽责的报告着,只是最后一句话说的有些含糊怪异。

“嗯?”陆鼎原这才睁眼,便看到冬离打横抱着一团东西,似乎是个男人。一边腿脚向不正常的方向

弯曲着,胸腹处有凹陷,浑身脏乱不堪,短发,脸上由于被血和泥沙糊了一片根本看不清长相,而最

让人想不透的,是他的穿着。有人把亵衣穿着出门逛的吗?

“啧啧,断了一条腿,胸骨折了两根,损及内府,根本出气多入气少了。”小何子也随着向外望了望

,便又呱噪起来。

“你治得?”陆鼎原瞟向小何子。

“这点小伤,在我手下……”小何子哪容得给主子看不起,刚要吹嘘一番,便被陆鼎原一句“带上来

”给打断了。

“主子?”小何子惊叫,他还在给主子看伤,哪有闲功夫治旁人啊!

“主子,此人来历不明!”冬离也叫,对这个重伤之人的身份并不放心。

“带上来。”陆鼎原说完再次闭上眼,表明此事就此决定。

5

“……”冬离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终是咽了下去,什么也没说。对于主子,他们太了解了,受

了伤的主子是脾气最好也最不好的时候。说他脾气好,是因为这时候通常只要不太过分的要求,你要

什么他都会应你;说他脾气不好,是这时是平时本就不多话的主子越发沉默的时候,谁若在此时惹他

不耐,下场通常不会太好。

唉!小何子无声叹口气。对主子时不时捡人回来的习惯实在不知该庆幸还是无奈。毕竟,他们四护法

也都是在年幼或落难时被主子捡回来的,他们没有嫌弃或摒弃其他人的权利。可照主子这么捡下去,

也不是个办法啊!

小何子帮冬离把人弄进了车,便是一阵浓浓的血腥味传来。看来,此人出血比他家主子还多呢!两人

交换了个眼神,皆是无奈。

“冬离,去办你的事吧!”陆鼎原眼未睁,轻声道。

“主子,让冬离护送您回去吧,耽搁不了事的,顶多我们多赶两天的路。”“天下第一鞭”的事已解

决完,陆鼎原当然不用再南下。但他身受重伤,身边又只有个武功稀松的小何子,这让她怎么放心去

做任务呢?!

但显然陆鼎原是不会同意的。虽不说,但他们都知道陆鼎原其实是极心疼手下的,十几天的路程,来

回又岂是不眠不休两天赶得回来的。如果真要他们护送,怕是这去任务的十人回程都要豁出命去赶路

了。果然,“有影在。”三个字就给否了。

如果陆鼎原不说,冬离都几乎忘记了“影”的存在。秋之宫,影卫,陆鼎原专有的影子护卫和情报机

构。左右看了看,实在看不到“影”的踪迹,不知道是他太会躲,还是根本没在近前。

“那我留两人……”冬离还是不放心,想说至少留两个人让主子使唤。

“冬离。”陆鼎原睁眼,望向冬离,让她看清自己眼里深刻的不耐。

“是!”冬离明白主子已经动怒,再不敢纠缠,“冬离恭送主子。”领着自己的一干手下单膝跪地,

直到陆鼎原的车走的看不见了冬离才起身。叹了口气,继续领着十名手下向南方赶去。希望她完成任

务回去的时候,主子的伤能无碍了吧!

对于主子的任性,冬离只有叹气的份,可小何子就不仅仅是叹气这么简单的事了。两个命悬一线的人

,说不上谁比谁更紧急一些,主子在睡过去前说了句“都交给你了”,就为了这句信任,小何子几乎

没把自己忙死。更可气的是,出门在外,连个打下手的都没有。

两个重伤的人,不敢也不方便住店,就这么朝行夜宿的赶,好在一路上有看不见踪影的秋影时不常照

应着,终于在第十天的头上赶回了广寒宫地界上。见到了接应的人,小何子才总算松了口气。

十天的时间,主子醒半个时辰晕两个时辰的,而那个不明来历的家伙压根就没睁过眼。小何子这十天

几乎没怎么阖眼,就生怕哪个有个什么闪失。这回到宫里了,主子的毒清的也差不多了,那个人的病

情也稳定了,安排妥了二人后,小何子便结结实实的睡死过去了。

韩量睁开眼,眼前一片白亮,头很晕,浑身酸痛,不太适应,复又把眼睛闭上。远处有鸟叫声传来,

空气清新,微微透着青草的味道。

完了!韩量心想。自己果然是掉到山底下了,虽然没死,但估计离死也不远了。车从那么高的盘山道

上掉下来,手机是肯定摔坏了的,他们一车5个人,不知道现在还剩几个能喘气的。

再睁眼,一个身穿奇装异服——哦不,是身穿古装——的小姑娘,端着个木盆走近,“呀,公子,您

醒了。”在看到韩量睁开眼后,惊喜的叫了声,“我这就去告诉何总管。”说着,没等韩量反应过来

,就匆匆的离开了。

什么情况?韩量这才来得及环顾四周。自己是躺在一个木制的屋子中的床上的,房中的一切摆设均古

朴的令他觉得简陋而寒酸。

难道山脚下有个电影城,而自己就掉到里面了吗?不对,电影城他去过,那里的摆设可不仅仅是简陋

可以形容的,根本都像是纸糊的,风一吹就倒的样子。可这里虽然寒酸,但所有的家具却是一应俱全

 2/26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