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风虐心微小说:王爷,你可是真心实意爱我?呵

古风虐心微小说:王爷,你可是真心实意爱我?呵

网络收集 2021-02-25 21:11:47
0 分享至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那年冬天,父王亲手葬了母亲。母亲临走的时候死死握着父王的手,用了全身的力气问到“王爷,你可是真心实意爱我?”父王闭上眼睛不说话,母亲笑了笑,终是松了手。我看着父王的手轻轻伸向母亲的脸,却因为身边的下人太多而放弃。我轻轻靠在母亲的枕边,听着父王低低的呼唤“云儿,你走了,我要如何?如何!”

  那年我十三,母亲离开后的春天,被父王送到了太后身边,说是学规矩,其实我知道,父王走了,他说想给母亲寻一处四季有花的地方,陪着她,一辈子!

  

  宫里的日子平淡无趣。因为身份的关系,太后对我很好,甚至好过皇帝叔叔,好过宫里其他的公主。只有我知道,父王走的时候并没有交出手里的兵符,宫里所有人对我的好,都是因为父王那在城外的五十万兵马。就这样,我在宫里迎来了十六岁的生辰,因为太后说,今年父王要回来了,所以我的生辰要大办。而对于我而言,所谓的生辰办不办都一样,我只是心里期待父王能带我离开,因为对于母亲,我的思念多过要见到父王的激动!

  后楼。天启皇朝每次举办宴会都会在后楼,这次也不例外。我早早就到了,拒绝了侍女栾佩给我准备的盛装,我只穿了那件进宫时穿的白色纱衣,头上是母亲当年送我的碧玉簪子,再无其他。

  

  我微微低着头,听着身侧一些夫人们的奉承不语。太后也不止一次的夸奖我的长相出众,可我心里很平静,直到听到太监高亢的声音响起“镇南王到!”我抬起头,看着父王大步走到殿中,单膝跪地,朗声说到“臣镇南王元丘见过皇上,太后!”太后笑着说到“快上座吧,一路上辛苦了!应儿等你多时了,你们父女终是相见了!”父王侧头看了我一眼,平静的说到“不是生辰么?怎么穿的这么素?”

  我站起身,同样平静的回到“习惯了!”父王走到我身侧坐下,我也轻轻坐下。父王低声说到“这几年过得好么?”我微微点了点头,“好!只是思念家里,想念父王!”父王点了点头,在不说话。我低声问到“父王,这次带我走么?”许久父王才说到“再说吧!为父也没想过要走!”我们不再交流,只是我的心里微微疼着,也微微凉着!

  

  太后恩准我回家陪伴父王。再回到王府,再进母亲的院子,当我看到母亲院里梨树下安静喝茶的父王时,失声痛哭。那日我就一直哭,父王安静的喝着茶,听着我哭,然后叹到“你母亲葬在秋山。以后我会去陪他,你记得,把我们葬在一起!”我颤抖的问“那女儿呢?”父王紧紧握着我的手,深深的叹到“应儿,喜欢什么样的?父王舍了这张老脸也要为我家应儿找个好的!”我靠在父王肩头,像儿时那样,只是那时幸福的三人,如今只剩两人相伴了。“父王,把我嫁的远点吧,如果有一天你走了!应儿自己在这世上,只想远离京城,远离是非!”父王久久才哽咽的叹到“好!”

  

  那年我二十,父王把我嫁给了左将军,我随着夫君离开了京城。那日走的时候,父亲交了兵符,随我们一起出了城。分叉口,父亲笑着拍了拍夫君的肩头,说到“应儿以后就麻烦你了!”夫君猛的点头。父亲看着我,哭着笑到“走吧,记得,以后经常来看看我和你母亲!”

  看着父亲上马离开,看着父亲越来越远的身影,我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声喊到“父王,保重!”当眼泪轻轻划过脸颊的时候,我依偎在夫君怀里,低声叹到“以后应儿只有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