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本“法医之神”成为死者代言人"

"日本“法医之神”成为死者代言人"

网络收集 2020-09-29 22:02:27
  人物简介:上野正彦,1929年生,日本首席法医,曾任东京都检察医务院院长,退休后一直通过写作、讲座讲述生死。

  “灯光打在尸体上,穿着白色解剖服的工作人员和警官围在解剖台旁,注视着法医手中的手术刀。法医用手术刀划开尸体的胸腹,将内脏一一取出,再仔细剖开内脏,认真检查。整间屋子都充斥了尸臭和血腥味。我解剖的是一位肥胖老人的尸体。据说他是和一个年轻女人进入情人旅馆后,在性交中突然死去的。这位老人看起来像是病死的,但一想到那个逃跑的年轻女人,我又觉得有些蹊跷……。”  这不是哪部网络悬疑小说中的桥段,而是一位法医职业生涯中的真实场景再现。“死尸其实会说话”——八百多年前,中国南宋时代的提刑官宋慈率先提出这一理论,并以一部《洗冤集录》开创“法医鉴定学”,成为世界法医学鼻祖。1989年,一位日本人用所见所闻撰写出的著作《不知死,焉知生:法医的故事》被翻译成多种文字,销量超过65万册,再次震惊法医界,被誉为“现代宋慈”。他就是日本的“法医之神”——上野正彦。 

  从业近60年、解剖尸体超过5000具、检验尸体超过20000具,上野正彦平均每天都要和一具“鲜肉”打交道。他用手中的解剖刀有条不紊地一下下剖开尸体,也解开了一幕幕与死亡相关的悲喜剧:被残忍杀害的小孩眼中最后的景象、被子下被冻死的老人临终前的孤独、用身体做盾牌保护爱子的伟大母爱……。   这样一个成天“泡在尸堆”里的顶级法医,有着怎样的人生,又如何看待生死?

  死人不会说谎  1929年的第一天,上野正彦出生在离东京仅40多公里的茨城县。但是,他的小学六年都是在北海道积丹半岛度过的。医术精湛的父亲怀着悬壶济世的理想,放弃都市优越生活来到寒冷的渔村美国町,为贫困民众免费看病,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了这个贫穷的小渔村。父亲逝世后被授予“名誉町民”称号,全体町民都来送葬,至今还埋葬在美国町,时刻守护着那里。    这样一位具有奉献精神的父亲,没有留给上野正彦多少钱财,却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人格魅力。由于积丹半岛没有中学,上野正彦小学毕业后回到东京,并于1954年从东邦医科大学毕业后通过了国家医师资格考试。    当时,年轻的上野正彦为选择做哪科医师苦恼不已。偶然间,父亲那句“当医生不是为了赚钱”的口头禅,开始在脑中一遍遍响起。 

  对于人来说,死亡意味着什么。如果人要死亡,那么要怎样生存才有意义,难道仅仅是为了名利。活着的人会撒谎,但死人不会。从检验尸体那一刻起,死人就开始告诉你“我为什么会死”、“临死前发生了什么”,这是一个没有名利、没有谎言的真实世界。  带着这些对生与死的思考,上野正彦决定进入日本大学医学部法医学教室深造,并于1959年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同一年,上野正彦进入东京都检察医务院工作从事法医工作,1984年出任院长。

  九成以上自杀者是“他杀”  日本是全球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截至2013年,日本的自杀人数已经连续16年超过3万人,每天平均85人自杀。上野正彦检验的尸体中,三分之一看上去都是“自杀”。但是,上野正彦却语出惊人:“九成以上的自杀者都是他杀”。  他说,东京是人类的“原始森林”。在这里,除了因病去世的人,其它尸体全部需要法医来鉴定死因。无论是交通事故、路上滑倒或是在被褥里死去,背后可能都有着不寻常的死因,而“自杀”往往是最普遍的表现状态。  上野正彦对上世纪70年代的一起老人死亡事件印象深刻。这位失去了老伴的老人与儿子、儿媳居住在一起。某一天早上,家人发现他在房间里悬梁自尽。当问起自杀的原因时,老人的儿子与儿媳说,老人每天头痛不已,难以忍受病苦,因此决定自我了断。上野正彦听了这些话,第一感觉就是他们在撒谎!   80多岁的这一代日本老人,经历过战争、大轰炸及物质极度贫乏时代,对于生存有着强烈渴求,心理强大得无法想象,怎么会因为头痛就选择结束生命。   其实,这个可怜的老人退休后收入减少,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差。很快,儿子与儿媳就把老人当成了负担,开始嫌弃老人。长期不和他说话交流,对他没有半点温情。亲人变成了讨厌自己的陌生人,坚强的老人被难以忍受的冷漠击倒了。警方调查后发现,他整整花了1年多时间考虑自己到底是应该活着还是死去。  可是,他临死前写的遗书中没有半点抱怨,只有一句话:“谢谢你们对我长时间的照顾。”儿子、儿媳看到这封遗书低下了头。上野正彦说,如果家里还有半点温情,这个熬过了大半个世纪艰难困苦的老人,会提早结束自己的生命吗?这不是“自杀”,是最亲的人通过有意的“精神胁迫”,最后“杀”死了老人。

  法医是“死者代言人”  对于很多青少年所谓的“自杀”,上野正彦也认为另有隐情。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中小学生的自杀人数开始飙升。对于自杀的原因,不少专家得出结论“青春期的孩子无法确立自我”。上野正彦极不赞同。  他经手的一起案件中,一个小学6年级学生与母亲一起自杀身亡。虽然警方判定两者都是自杀。但上野正彦到场后,却首先推测母亲系自杀,但孩子却不是。当时,孩子留下了一封遗书,上面写着“我要和母亲一起走”。这就是警方的依据。不过,上野正彦却提出了一个疑问:“小学生即使不如意,对世界的好奇心远也远超出成年人,而且从人生阅历来看,远远达不到看透人世间的地步,不会这么轻易结束生命。”最后,详细调查与尸体检验证实,小孩是被胁迫写下遗书后遭母亲杀害的。    上野正彦说:“法医面对的都是一具具尸体,容易陷入仅靠尸体状态来判断情况的误区。其实,做出正确的判断必须分析背景。法医不应是冷冰冰的,而是应该有血有肉,从人类的情感出发来结合法医工作。”  近年来困扰日本社会的校园欺凌,也是导致青少年自杀的重要原因。警方在处理此类问题时,只要没有他杀与事故的明显证据,就作为自杀处理。

  即使自杀的青少年在遗书中写明遭受了哪些人的严重欺凌,警方也会认为这是自杀者自己做出的决定,很快结案。  “可是一个生命逝去,就无法再回来。我们不思考这些青少年自杀的原因,不对事件背景做彻底调查,不让欺凌者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样的事情就会一次次重现。”上野正彦担忧地说。  不少人认为,作为一名法医,上野正彦管得太宽了。可是,他有着自己的理解:“法医是什么?法医是死者的代言人。我们要把他们想说的话说出来!”  他挑选60年法医生涯中的43个典型故事,写成《不知死,焉知生》,就是为了帮死者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陪妻子走完最后时光  虽然见多了他人的生死,但是对于自己亲人的离去,上野正彦也和普通人一样,没那么淡定。2006年4月,上野正彦的妻子章子去世。从医生告知发现末期胃癌到离世,只有短短40天。当时,上野正彦被无情的现实惊呆了,不愿浪费与妻子在一起的每时每刻,每天都睡在医院陪护,嘴里一直喃喃说“你是我的精神支柱”。  2006年1月,从外面买菜回来的妻子突然在门铃里对上野正彦说,感觉上楼很吃力,需要帮忙。上野正彦一看情况不对,马上送妻子到附近的诊所看病,没有发现异常。  可是,妻子不见好转,一天天消瘦下去。上野正彦不敢马虎,将妻子送到较大的医院检查,医生说“可能是癌症”。在专门医院检查后,两人拿到了诊断结果:末期胃癌,已全身转移。  与死者打了大半辈子的上野正彦说:“我们有心理准备,您把情况照实告诉我们。”当医生说最多还能活半年时,妻子没有慌张,上野正彦却心乱了:“真是个没用的医生”。虽然检验过2万多具尸体,直面过各种死亡,但医生的话还是让上野正彦完全无法接受。    自从1959年与章子结婚以来,两人已经相濡以沫47年,并育有两个孩子。章子以离家较近的东京都杉並区中学为基地,热心体育和艺术等社区活动,并从1987年开始担任了16年的区议员,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女性。    3月,章子住院后,医院没有采取任何针对晚期癌症的治疗措施,只是缓解她的疼痛,让她能安稳入睡。章子照吃照睡,表现得与正常人一样,让上野正彦半点看不出她是个癌症病人。而且,章子还经常问起自己参与的社区活动,并对上野正彦说“我很快就回家”。    上野正彦从妻子入院的第一天起,就在病房里支起了简易床,每晚陪着妻子。他在病房里工作,妻子也和平时一样镇定。她望着窗外的大海对上野正彦说“好美”,两口子还一起讨论哪种茶最好喝。    结婚40多年,两个人都很忙。像这样相处还是第一次。上野正彦手里的工作依然很多,有时候别人会专门来医院拜访。在待客室里聊的时间一长,上野正彦的手机就会响起:“我想你回来”。回到病房后,妻子深情地望着他:“能不能多陪着我”。  “没办法,我有我的工作。”上野正彦脱口而出。无比落寞的表情出现在妻子脸上。针对妻子这种反常表现,上野正彦痛苦地说:“现在回想起来,她是要走了啊。我为什么就不能说‘推掉所有工作一心一意陪你’,哄哄她呢。”  入院一个月后,妻子的食欲开始减退,临死前的两三天开始完全吃不进东西,身体也开始浮肿。上野正彦感觉妻子离死亡越来越近。  “我要先走了,再也没法照顾你,这是我最大的遗憾!”章子已经没有了气力。“不要担心。”上野正彦拉着妻子的手说。这就是两人最后的对话。    2006年4月21日,章子永远闭上了眼睛,非常安详。作为一个法医,上野正彦发现了无数人的死因,却没有发现妻子身体的变化,这是他最大的遗憾。而且,医学在很多时候并不能挽救人类的生命,这让上野正彦感觉很无力。  作为法医,上野正彦一直认为死亡就意味着一切归零,身体与精神消失。但是,妻子的离去却改变了他的看法。上野正彦觉得妻子一直活在自己的身边,不曾离去。他开始相信,人的精神会留在人世间。因此,说出死者想说的话,才能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彻底释放。    妻子去世后,上野正彦至今还在各地举行关于死亡的演讲。每次被问到妻子的死,他都表示:“不想说。其实是说不出来。”不过,上野正彦夫妻最后那一段美好时光,章子离去时那安详的表情,让很多人明白:面对亲人那无法改变的死亡结局时,最好的方法就是陪在他们身边。    人类的死亡,绝对不只是简单意义上的肉体消失。死者走入了一个未知世界,活着的人还需要去探究他们为什么死去,还有哪些没说的话。上野正彦认为,法医就是这样的“死者代言人”。  再从死亡者的角度看,不少人在充斥着谎言、欺骗、纷争的境况下,或正常或不正常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他们去思考、去博弈,然而很多人到自己死的那一刻,也没有止息纷扰,也没有弄清人生。所以究竟人为何活着?尊严、名利、亲情?若不以死亡来背书,人们始终不得而知。    上野正彦作为“法医之神”,见过如此多的生死悲欢,然而他也没有给出一个答案。也许,他也没有答案。所以,他只是以一种冷静又不失悲悯的语调,以一种敬畏生命的情怀,告诉人们死去者发生了哪些事情。至于如何解读,如何选择度过自己的一生,那就只有留给活着的人独自品评。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