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干货收藏|日本音乐,如何影响了中国?

干货收藏|日本音乐,如何影响了中国?

网络收集 2020-09-28 12:35:39

山川异域 风月同天

1300年前的某一天,来自东瀛日本的一个皇子长屋王来到中国,赠送给中国高僧一批袈裟,且在袈裟之上绣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的美好诗句。用这句话来做日本现代流行音乐对中国的影响的题目,实在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历史性的深刻影响

1、演歌对日据时代台湾的影响

日本演歌指1890年之后融合日本民族情调传统的歌谣,旋律接近人声的自然韵律,由民俗艺人的唱腔抒发而出,是日本古典民谣音乐向现代流行音乐过渡时期的歌曲,演唱内容为男女情怨、婚丧嫁娶、离情别绪等等为主。而台湾在日据时期,尤其是1930-1940年代的台湾唱片公司多是由日本人经营,因此当时台湾的本土音乐人如优秀的作曲家邓雨贤等也以日本流行音乐为学习的对象,所以早期的台湾流行歌曲受到日本当时流行演歌的影响极大。

闽南语歌中早期的原创歌曲如邓雨贤作曲的《四季红》(作词:李临秋 作曲:邓雨贤)、《月夜愁》(作词:周添旺 作曲:邓雨贤)、《望春风》(作词:李临秋 作曲:邓雨贤)、《雨夜花》(作词:周添旺 作曲:邓雨贤)(以上四首歌曲被简称为“四月望雨”),以及《港都夜雨》(作词:吕传梓 作曲:杨三郎)和后期的《舞女》《爱拼才会赢》,都是受日本演歌创作影响的例子。

▲台湾著名作曲家邓雨贤。

非常有意思的是:作为才华横溢的作曲家邓雨贤,他因为被哥伦比亚唱片公司赏识,不仅仅闽南语歌曲大受欢迎,他的歌曲还被填上日语歌词,在日本发行;而到了1990年代,由林夕为《雨夜花》谱上了粤语词,成为了一首意境相当优美的《四季歌》;邓雨贤的其他歌曲也有国语版,如《十八姑娘一朵花》等等,可谓是一名国际性的作曲家。

他的歌曲生命力极为顽强,流行至今将近百年,并被改编成交响音乐在世界演奏,依然深受欢迎,成为台湾民歌血脉的重要组成部分。

▲演歌时代的歌手与现代偶像组合歌手都在大阪和东京街头争相辉映。2014年7月摄于大阪和东京。

2、日本当代流行音乐深刻推动了香港歌坛的发展:

香港早期流行音乐,一方面以美国民谣和流行歌曲为借鉴,一方面深受日本流行音乐的影响。如许冠杰的创作,以及顾家辉黎小田的作曲风格,延续1930年代以来的上海流行音乐创作风格,可以看出都是中国民族音乐与欧美流行音乐的结合。

但是进入商业流行歌曲时代,由于香港唱片公司的国际化,还因为香港粤语歌曲独特的创作模式:先有旋律然后填词的方法,所以在版权授予的方便之门下,大量优秀的日本歌曲被采用拿来主义的方式被投入香港歌坛,造成日本歌手和作曲家的畅销金曲几乎都有粤语版的格局。

早在1978年,日本歌手五轮真弓推出的单曲《灰烬》被徐小凤改编成为《夜风中》,1980年的《恋人啊》及1981年的《Revival 重演》被改编为谭咏麟的《忘不了你》及《雨丝情愁》,从此带来了香港改编歌的高峰。而谷村新司,以一首《星》震撼歌坛;张学友的《遥远的她》、梅艳芳的《孤身走我路》、张国荣的《共同度过》《有谁共鸣》等等诸多歌手的代表作都均翻唱自谷村新司的歌。

▲五轮真弓

谷村新司,中岛美雪,玉置浩二这三人,是被翻唱最多的日本歌手,曾有一句玩笑话,就是说他们三个人养活了大半个香港乐坛。其他还有德永英明、桑田佳祐、近藤真彦等等。

谷村新司的音乐生涯中创作了超700多首的作品,其中有近50首被改编成中文歌曲;中岛美雪是日本著名才女创作歌手,约有70首作品被改编为一百多首华语歌曲;玉置浩二有超过30多首被改编翻唱。这其中就包括邓丽君、谭咏麟、张国荣、李克勤、张学友、梅艳芳、陈慧娴、郑秀文、刘德华、黎明、郭富城等等歌手都翻唱过大量日本歌曲。

中岛美雪著名的歌曲有邓丽君《漫步人生路》(中岛美雪 ひとり上手)、王菲《容易受伤的女人》(中岛美雪 ルージュ)、范玮琪《最初的梦想》(中岛美雪《乘坐在银龙背上》)陈慧娴《恋恋风尘》(中岛美雪 舍てるほどの爱でいいから)等等。

▲中岛美雪

▲日本著名歌手玉置浩二。

▲日本歌手谷村新司与他的代表作《星》。

其他歌曲如张学友《李香兰》(国语《秋意浓》)来自《行かないで》(玉置浩二)、李克勤《红日》来自《ハーフムーン·セレナーデ》(河合奈保子)、刘若英《后来》来自《未来へ》(Kiroro)、张国荣《风继续吹》来自《さよならの向う側》(山口百惠)等等。

还有一首特别经典的歌曲《夕阳之歌》是日本艺人近藤真彦演唱的一首歌(《夕焼けの歌》),由大津明作词、马饲野康二作曲,后来此歌陈慧娴翻唱为《千千阙歌》、梅艳芳翻唱为《夕阳之歌》、李翊君翻唱为《风中的承诺》。

已经去世的歌手西城秀树许多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如《恋する季節》、《YoungMan》、《傷だらけのローラ》等,他也有很多歌曲被翻唱,如张国荣《烈火边缘》《爱慕》、刘德华《知己良朋》、邓丽君《如果我有勇气》、罗文《唱出了希望》《让我奔放》等等。

其实当时还有一种情况是日本音乐人直接介入香港歌坛,据当时宝丽金唱片公司的音乐监制、填词人向雪怀先生回忆歌曲《雨夜的浪漫》(向雪怀词谷村新司曲谭咏麟演唱)说:“當年谷村新司寫這首歌給我時還沒有日本版。還記得他是一個電子琴,加上他唱的小樣demo.所以我的版本是原創。不要因為看到日本作曲家的名字就一定是翻唱。當年香港的音樂産業,對全世界都很有吸引力。”

▲各种唱片海报争奇斗妍

3、日本流行音乐对台湾歌坛和大陆歌坛的影响

同样原因,因为台湾唱片业与世界的接轨,所以很多歌曲版权共享,日语歌也被大量引进台湾市场:姜育恒《与往事干杯》来自日本民谣歌手长渕刚(Nagabuchi Tsuyoshi)、小虎队演唱的《红蜻蜓》来自长渕刚的《蜻蜓》;周华健《花心》来自日本冲绳的民谣歌手喜纳昌吉的《花》、周华健《让我欢喜让我忧》翻唱自日本组合“恰克与飞鸟”的歌曲《男と女》、莫文蔚《盛夏的果实》来自《水色》(UA)、张信哲《白夜光》来自《月の庭》(松本俊明)、任贤齐《伤心太平洋》来自《幸せ.》(中岛美雪)等等,几乎都成为中文流行歌曲的大热之作,经典歌曲。

▲这就是日本民谣歌手长渕刚

2014年7月摄于东京某唱片店。

▲日本的唱片市场依然存在,据说70%的日本人依旧购买唱片和实体书籍。

至于中国大陆的原创歌曲,虽然没有港台那样的大量使用日语歌曲,但也有深受影响的一段时期:如传唱久远的《北国之春》( 北國の春(きたくにのはる)原唱千昌夫 填词:井出博正 谱曲: 远藤实)被蒋大为演唱后流传全中国,电影《人证》歌曲《草帽歌》(刘欢和崔健都翻唱过、作词:西条八十 作曲:大野雄二 原唱:乔山中)、电视剧《血凝》主题歌《感谢你》(作词:千家和也 作曲:都仓俊一 原唱:山口百惠)、以及周峰演唱的《梨花又开放》(因幡晃原唱《夏にありがとう》)等等;多年后还有筷子兄弟演唱的《老男孩》就来自《ありがとう》(大桥卓弥)。

▲东京某书店一瞥。

4、日本影视音乐对中国的影响

进入最近几十年,日本的电影音乐作曲家几乎全面参与了中国电影的制作。总体而言,对中国电影音乐与世界的接轨和融入,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而且在电影音乐的商业化和制作的职业化方面,起了表率的作用。

1970和1980年代,日本作曲家喜多郎的《丝绸之路》配乐让中国观众震惊,其后他多次参与中国影视剧的配乐工作,如《上海1920》《宋家皇朝》等;紧随其后的日本作曲家在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莫过于久石让了,久石让参与配乐的6部华语电影有《情癫大圣》《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太阳照常升起》《海洋天堂》《让子弹飞》等等。

还有日本作曲家梅林茂参与配乐的华语电影居然高达19部之多,如《花样年华》《周渔的火车》》《十面埋伏》《2046》《霍元甲》《满城尽带黄金甲》等等;半野喜弘参与配乐的电影有《海上花》《站台》《山河故人》等;其他作曲家如川井憲次、大友良英、岩代太郎、石田勝範、S.E.N.S. 、松本晃彦、小林武史等等作曲家都是中国电影配乐的积极参与者。

日本音乐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回响

1、旋律的共鸣:

我个人觉得,旋律的东方化,也就是作为歌曲存在最重要的因素,日本流行歌曲非常符合中国听众的听觉习惯;也就是说:中国听众的第一个感觉是听旋律的,而不是节奏的;旋律线条是否美是否感人是否好听?而不是和声的发展复调的进行配器的精美;其次,日语歌曲的歌词也是写的极其精美绝伦而且题材多样化的,在文学性上与日本诗歌的发展密切相关,翻译过来虽然有所损耗和隔膜,但依然可以看出原作的精彩和精髓;这些都是非常适合中国市场的作品。

日语歌曲好听,是否和日语更具有歌唱性有关呢?有一种观点认为:日语的音节结构很有特点,除了促音,拨音等特殊音节之外,其他的所有音节都是由辅音+元音或一个元音构成的。绝大部分音节都以元音结束,构成了日语的开音节性。因此,日语整体上比较响亮,富于歌唱性。——因为我不懂日语,这个观点希望有语言学家和音乐学家共同解答 。

▲街头弹唱乐队。我还看见有少女组合在街头卖唱的。形式自由,完全不拘谨。

2、制作的职业化

首先,日语歌曲的被引进到中国,在流行乐的创作上最大限度地改变中文流行歌曲的创作手法:歌曲先有旋律然后填词的创作方式的风行一时,形成模式化;香港流行歌曲创作因为粤语音韵的问题,一直是采用填词的创作方法,所以拿来日语歌曲填词就属于水到渠成的事情;这种创作模式也深刻影响了台湾、广东等地音乐人的创作方法,也改变了歌曲创作先词后曲的创作观念。这不仅仅是创作思维的改变,也是歌曲审美的一种变革。

其次,日本歌曲的编曲制作模式和经验也被大量引进到香港台湾和大陆,编曲、录音、合成的技术,也在多层面被大量吸收。这样就完成了从精神到物质、从理念到实践层面的深刻改变。到今天为止,日语歌曲在制作上和现场演奏上的高水平高技巧也依然值得我们学习。

(▲日本著名创作歌手滨崎步,因为想要听懂她唱什么,我女儿李思琳居然在高中的时候学会了日语。看来学习的动力就是热爱啊。)

3、演唱的内容:

虽然我不懂日语,但是从翻译过来的歌词看,日语歌词之精美文学性之高哲理性之强,都非常符合中国人的审美心理,举例说明:中岛美雪的《骑在银龙的背上》:“在那青灰色的大海彼岸/有人正在忍受苦难/如同尚不能飞的幼雏/我哀叹自己的力薄无能/悲伤啊 快快变为翅膀/伤痕啊 快快成为罗盘/直到梦想向我敞开/骑上银龙的背脊/去吧,前往生命的荒漠/去吧,穿过云雨的漩涡/即使一再失去,一无所有。”

这是一首歌唱一个离岛小医生的故事的歌曲:银龙是他的自行车,在不信任医生的小岛上,一生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救死扶伤,用爱拥抱这个社会,这是一种非常高层次的人生书写。

被重新填词以后:“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又怎会懂得多努力/才走得到远方/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千钧一发/又怎会晓得执着的人/拥有隐形翅牓/把眼泪装在心上/会开出勇敢的花/可以在疲惫的时光/闭上眼睛闻到一种芬芳。”虽然中文版也很不错,但终归觉得在人生境界上,爱的格局上,和原作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从歌曲的创作题材上看,日语歌曲之丰富、视野之广阔、题材之多样化,都是值得研究的课题。从民谣到摇滚、从乐队流行到组合偶像、从电子到舞曲,日语歌曲的形态多样化,演唱的面极广,可谓包罗万象,极为丰富多彩。在“世界音乐”或者“纯音乐”方面,日本也是走在世界前列的;我在日本考察期间,发现他们的音乐种类繁多,特别注重“心灵减压音乐”,连“更年期音乐”都给您准备好了,哈哈哈。

▲日本演唱组合SMAP

如何继续吸收日本流行音乐的精华

如何继续吸收日本流行音乐的精华

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2019年报告显示,分地域来看,按营收计算,2018年排名前列的音乐市场依次为:美国、日本、英国、德国、法国、韩国、中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巴西。可见,日本的音乐市场位列全球第二。

1、唱片公司的运营:

我个人觉得唱片公司的运营方面,日本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一个国家;他们在歌曲创作、偶像制造、歌曲营销、音乐制作方面依然处于亚洲最高水平;而中国流行音乐在编曲制作录音方面的依然薄弱。演唱会的制作方面,日本在音响、舞台灯光、场景、宣传发布、周边产品的制作方面皆有我们可学之处。我曾经在东京、京都的唱片店、以及演唱会现场看过,他们已经把演唱会办成大型嘉年华会、博览会等等,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日本演唱组合AKB48

▲日本演唱组合“岚”。

2、音乐教育的职业化:

日本不仅在乐器营造方面处于全球领先地位,而在音乐教育方面,更是品类繁多,处处用心。比如为了更好地学习爵士乐,日本会派人扎实学习,然后回到日本在中学阶段就建立管弦乐队,平均演奏水平都达到了准专业级别;古典音乐的训练更是如此。

日本在音乐方面资讯发达,紧跟潮流,可以说在化解欧美流行音乐的精华为我所用或称为东方化的过程中,以精细的工匠精神做音乐,这方面的技术需要我们学习领悟。

▲日本演唱组合AKB48

3、版权机制的完善:

我们以日本曾经最炙手可热的音乐制作人小室哲哉为例:小室哲哉是首个把电子舞曲制作成当代日本流行音乐主流的制作人,在1997年前后,成为亚洲歌坛最有市场号召力的音乐制作人:日本乐坛天后歌手安室奈美惠、TRF、华原朋美、铃木亚美等人,都由他的工作室制作,她们的唱片总销量突破到惊人的170000000张,为日本史上第一。音乐上的成就不仅给他带来荣誉,更给他带来了空前的财富,生活极度奢华。他后来投资数十亿日元在香港,失败后加上婚姻官司,负债累累。

(▲日本著名歌手安室奈美惠)

2008年11月小室因为销售不属于自己的作品著作权,诈骗兵库县一企业家5亿日元(约合3500万人民币),几乎被判入狱。此后通过借债还钱,开始走下神坛。这个事例说明:唱片版税的丰厚收入,可以给音乐人带来巨额财富,年收入过亿都不是梦。

日本有一部动画片《新世纪福音战士》播出20多年,深受大家喜爱,其主题曲《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是1995年电视版的主题曲,长期占据人气动漫歌曲榜首。该主题曲作词者及川眠子在综艺节目上透露,这首歌曲为她赚的版税数以亿计,而她创作这首歌词只花了两个小时。在卡拉OK里,这首歌每被点唱一次,她就能收到1至2日元的版税,折合人民币约0.05至0.1元。比起KTV的版税,柏青哥(日本一种赌博游戏机器)这种在日本流行的弹珠游戏给出的版税更高。及川眠子透露,柏青哥带来的版税高达上亿,在过去20多年里,她靠这首歌年收入从不曾低于3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8万元。

反观中国的音乐创作人的收入,可谓是极度可怜,以创作《涛声依旧》《高原红》《烟花三月》闻名中国的音乐人陈小奇曾经透露,他的年度版税收入大约在10万元左右,我自己的版税收入在6万元左右,几乎是日本和港台音乐人版税收入的1%。

那么,日本的音乐著作权是怎么管理的呢?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简称JASRAC),负责全面管理词曲作者的复制权、表演权、广播权与公众传播权等。同样是向渠道收钱,分给作者。

但是JASRAC把日本人对待工作的细致性和严谨性做到了极致:他们通过大面积诉讼,向日本全国的数以千计的家店铺、酒吧、咖啡店提起诉讼;就算在一本漫画里出现了登记过著作权的音乐作品的歌词,也要“交钱”;对所有音乐教室,要收取商业音乐教室学费的2.5%。对乐器厂家、知名乐器店运营的音乐教育机构全部收费。电台、电视台播放,营业性场所(如咖啡馆、餐厅等)的环境音乐使用、网络下载,CD、DVD等音像产品出售、卡拉OK点播,都会生成版税。

▲日本演唱组合AKB48

2001年6月18日,著名音乐经纪人王晓京在中国北京创办了“女子十二乐坊”音乐组合,这是一个以十二位专业美少女组成,站立式演奏中国民族乐器和中国原创音乐的乐团;但是她们在日本出道成名,轰动日本市场,给王晓京带来过亿的唱片版税和演出收入,这也是只有在日本这种成熟的音乐版权体制下才能产生的奇迹;后来甚至日本出品的电玩游戏也采用了女子十二乐坊演奏的作品,创作这些乐曲的中国音乐家也持续收到版税,成为中国产品输出最为成功的案例之一。

▲中国音乐演奏组合“女子十二乐坊”。

我们常常感叹,我们中国是处于音乐著作权版税的初级阶段,一切都处于学习完善时期;所以,日本的音乐著作权管理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而幸福的日本音乐人只要有好歌,您就属于躺赚:每月都会有版权费入账,歌曲只要还有生命力,就一直会有版税生成。这就是音乐人尊严的最佳体现,这就是对文化创造者最大的尊重和最好的物质保障与价值反馈。

2020年3月11日星期三,在北京。

作者后记

我遗漏了中日音乐交流史上重要的一页:1907年的日本,一位留学生娶了房东的女儿叫福基,那时日本正好流行一首叫名《旅愁》的童谣,这首歌他的妻子常常唱起。这首歌是日本熊本县诗人犬童球溪,依据美国一位作曲家J. P.Ordway的曲调改填的。《旅愁》和他的另一支填词名曲《故乡的废家》,都是犬童为孩子们编的《中等教育歌唱集》中的一部分。歌中唱道:

西风起,秋渐深,秋容动客心独自惆怅叹飘零,寒光照孤影

回国后,这位诗书画音皆通的大才子依着隐约的记忆,重新为这首歌填上了中文歌词。并由他的弟子丰子恺发表在《中国民歌50首》中。歌中唱道: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从此,中国版的《送别》犹如一曲天籁,一直回荡在无数中国人的心中。这位才子叫李叔同,中国“学堂乐歌”的奠基人,大作家,就是后来出家的高僧弘一法师。

END

本文转自:李广平

*微信编辑:星熊

*图片:网络

*转载、投稿、合作:欢迎留言

查看网友的精彩评论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