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rm中国陷控制权之争 芯片巨头本土化走到岔路口|徐可|股权|安谋

Arm中国陷控制权之争 芯片巨头本土化走到岔路口|徐可|股权|安谋

网络收集 2021-04-11 20:19:11

华夏时报记者卢晓 北京报道

意图本土化的芯片架构(IP)供应商安谋中国正在上演愈演愈烈的换帅风波。而这场战争的一边是安谋中国的大股东Arm和厚朴资本,另一边则是安谋中国目前的掌舵人吴雄昂。

6月11日,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后简称安谋中国)宣布,Arm和厚朴投资对安谋中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CEO吴雄昂(Allen Wu)的指控完全莫须有。在此之前Arm和厚朴投资联合宣布罢免吴雄昂的上述一系列职务。

在公司控制权之争背后,吴雄昂能否继续执掌安谋中国不仅关系到这家芯片架构公司还能否实现本土化的愿景,也关系着Arm这个总部位于英国的全球最大IP供应商在中国市场是否将做出改变。而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谁说了算

这并不是双方的第一次交锋。

6月4日,一份盖有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公章的声明显示,安谋中国是独立法人实体,依法独立存续,自主独立经营。并称当天公司并未通过合法召集程序召开董事会。

但Arm当天则宣布,安谋中国董事会的多数董事投票决定罢免原董事长兼CEO吴雄昂。除了任命两位安谋中国的临时联席首席执行官,Arm方面还表示仍致力于将安谋中国作为独立公司运营。

Arm和厚朴方面表示,罢免吴雄昂源于其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但安谋中国则强调公司没有发生人事变动,并表示违反程序进行的董事会会议不具有合法性。

在半导体分析师徐可看来,双方的交锋关系到安谋中国的掌控权。

安谋中国是Arm在中国的合资公司。但目前Arm与厚朴资本在安谋中国的董事会中占据上风。天眼查显示,Arm Limited目前持有安谋中国47.33%的股权。此外,Arm Ecosystem持有安谋中国1.7%的股权。但合计约49%的股权并不足以让Arm公司在安谋中国的董事会掌握绝对话语权。

厚朴资本则增厚了Arm一方的砝码。天眼查显示,安谋中国的二股东Amber leading目前持股36%。这家与安谋中国同在2018年成立的香港公司,被认为由Arm、厚朴资本等投资方参与的厚安创新基金控制,而厚朴资本则是这只基金的管理人。

需要提及的是,在2018年成立合资公司时,包括厚朴在内的中方资本以约7.75亿美元的价格拿到了安谋中国51%的股权。一位熟悉Arm中国的资深芯片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安谋中国虽然可以自主开发IP,但其销售的许多IP授权还是来自于英国总部。他认为或许这是厚朴资本在安谋中国控制权上不得不让步的原因之一。

影响了谁?

吴雄昂曾经深受Arm信任。

公开资料显示,他2004年加入Arm,2013年1月被任命为Arm大中华区总裁,并在一年后加入Arm全球执行委员会。2018年安谋中国成立时,他被任命为这家合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CEO。

随后,安谋中国在吴雄昂掌舵下开展了一系列本土化动作。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Arm中国先后发布了AI芯片“周易”、IoT芯片“星辰”等自研方案。此外,安谋中国在2018年至2019年还先后与多地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冠名Arm的集成电器设计服务平台、中国西部研发中心、开源人工智能研发及应用中心等项目相继落户成都、南京等地。还有消息称,吴雄昂有意推动安谋中国在国内上市。

还有消息称,安谋中国的这些项目并未向股东充分报告。但也有芯片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外企在中国涉及的因素比较多,行业内对于在国内市场的芯片外企的理解还很有限。

但可以确定的是,在这场对中国合资公司控制权的争夺战背后,中国市场是Arm的关键市场。徐可告诉《华夏时报》记者,Arm的芯片技术应用很广,特别是手机芯片几乎全都采用Arm架构。而另一方面,“中国是Arm最大最有成长力的市场”。

安谋中国官网显示,国产SoC中有95%是基于Arm处理器技术,Arm中国授权客户超过150家。而截至记者发稿,安谋中国官网显示,基于Arm架构的国产芯片出货量已经超过184亿。

徐可认为,安谋中国的换帅风波,在产业端会对自主知识产权的IP设计有一定影响,“安谋中国的未来有很多不确定性。” 徐可表示。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