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求雨(小小说)

求雨(小小说)

网络收集 2021-03-02 12:28:34

文/初明

图片发自简书App

      龟裂的大地刻满了皱纹,清晰而又深刻,无奈并且哀伤。太阳干枯的手,把土地撕开了一个个疼痛的口子。大地张着嘴,艰难地喘息着。

      机井在平垄上呻吟着,抽不上水来。河里的水浅像薄薄的睡片。由于长期干旱,田野里的土全都枯萎了。从春天到现在没有下过一场透雨。

      最熬的,还是在土地上热切盼望雨水的人们。一群一群的人在大地上心焦如焚,身体仿佛瘦弱和疲惫不堪。无风,无雨,炎炎烈日,奇热炙人。

        空气和太阳一起燃烧。树木和庄稼软弱无力地垂下长短的手臂,等待着迟早要到来的死亡。

        干旱持续了三十八天。由于没有水的帮扶,大部分的植物即将发生生命危机。

        一场真实的求雨仪式,发生在村东头的广场上。久旱盼雨的人们、闲着没事儿的人们,纷纷前来观看。

        求雨的主人公是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中年女人,都男人五十左右,女人四十开外。男人一身戏服,身上绑着一只腰鼓,手里拿一个木雕的神像,女人上下蒙民服饰,取了两个小瓶子挂在神像的两侧。神像的身体上用红漆写着“龙王”两字。

        一阵萨满风格的音乐声、锣鼓声和伴唱声过后,女人将神像放在一个水桶旁,水桶的侧面用红漆写着“东海”两字。

        男人跪下对着“龙王”开始咒念,词语在唾液中飘飞。女人跳起了舞蹈,姿态如仙如妖。大约半个小时,音乐声两次升起,男人和女人各执一个小瓶,灌满了“东海”之水,随着音乐泼到了东方的大地上。

        说也奇怪,男人和女人泼水半个多小时,本来晴得烈日炎炎的天空起云了,再过半个小时,云彩逐渐地多起来了,又过半个小时,就已经是阴云密布了。

        咒念和舞蹈仍在进行着,一阵一阵的风从远处吹来。

      西北部的天空黑云滚滚,有雷声像炮声似地隆隆响了一通,雨就淅淅沥沥地下开了。雨越下越大,整整下了两个小时,干涸的大地,足足地喝饱了。

        中年男人家聚了不少人,中年女人也来了。人们纷纷称赞男人和女人的功绩,说了一些不可思议的赞赏的话。

  中年男人得意地对大伙讲解着不下雨的道理,说是人们得罪了龙王,对龙王有不敬才惹得无雨。为求龙王开恩,赐雨人间,就还得发诚心举行仪式。

      中年女人无比庄重地告诫大家, 三天之内看到求雨的人不得杀生,不可吸烟,不可穿红。前来聆听的人频频点头。

      人们迟迟没有散去。中年男人在县农业局工作的侄子来了,向大家说这场雨下得真好,多亏了气象部门的天气预报和人工隆雨。中年男人、中年女人的脸上写满了不悦和尴尬,没有散去的人们也面面相觑。

      侄子喋喋不休,不知深浅地发表着自己的议论,不厌其烦地叹息着说:这光靠人工降雨也不是长远之计啊,还应该加大投入兴修水利,来彻底解决靠天吃饭的问题。他强调说,这是当前最大的民生。

        他的这个愿望,像是即将求来的又一场透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