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娘子好威(下)/第4页/言情小说

娘子好威(下)/第4页/言情小说

网络收集 2021-02-27 06:28:48
娘子好威(下) 第4页 作者:简薰

这是真的,以前不想来尽孝,但真坐了一个月的月子,想想,尽孝还是比较好,听黎老太太唠唠叨叨可比呆着看床帐好得多。

坐月子得严防寒风,门窗得少开,除了医娘跟奶娘,连黎子蔚天都只能进来一次,刚开始还很期待他来,但随着自己不能洗澡,异味越来越重之后就不想他来了,到后来她甚至闹起别扭,不想见他。

太臭了啊,怎么有脸见他,有一天,她更被自己臭哭了,哭了一整个下午。

还是苏嬷嬷怕她哭坏身子,没办法,才在第二十三天让她下水冼澡,也洗了头,用炭盆烫过的温布巾慢慢把头发绞干,全身终于干干净净,让她那天特别期待黎子蔚回来。

经过坐月子这段时间,邵怡然今天是抱持着兴奋的心情过来的,觉得每个人都好可爱啊,怎么看怎么亲切。

黎老太太还没来,众人各自说笑。

倪氏一脸神采飞扬,也是,佩兰生了一对龙凤胎宝哥儿、珍姊儿,紫苑也生了一个儿子,全哥儿,身为一个祖母,还有什么比看孙子越来越多更重要。

虽然在坐月子,但邵怡然还是掌握了黎家的八卦,佩兰现在是平妻,下人称为兰奶奶,紫苑因为生了儿子,也被提拔了,现在是苑奶奶,后者是姜宁儿提拔的,她跟姜宁花虽然是堂姊妹,但感情不好,知道祖母想把姜宁花放在平妻之位,于脆先下手为强,宁愿提了紫苑,也不让姜宁花有空子钻。

听说黎老太太气得要死,姜宁花也去哭诉了一场,不过事实已定,黎子衿三妻已满,姜宁花从此就是姨娘命,再没前程可言。

这时,苗嬷嬷突然过来,声音虽然低,却没隐瞒的意思,于是邵怡然也听得一清二楚。

苗嬷嬷说:“二爷一家子跪在大门,说请老爷子消气。”

倪氏脸色一沉,“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刚,门房第一时间就过来说了,老爷子那边恐怕还要晚点才会知道。”

倪氏哼了一声,“我就知道,老爷跟子衿这一年生意越做越好,二房那边怎么可能忍得住,只是没想到二叔这次肯拉下脸来跪。”

邵怡然想,二爷,不就是黎宗二一家吗?已经想归宗好几年了,但都是派老婆吴氏回来示好,后来儿子娶了老婆,儿媳妇便一起过来求情。

总之,二房是很奇妙的一家人,男人想要享福,又想要面子,于是把要跟人低头的事情都交给女人。

邵怡然这几年陆续看过吴氏好多次,逢年过节都会回来哭诉,求归宗,黎老老子都不肯,后来多了媳妇潘氏,之后连壮哥儿都一起带来,偏偏惹祸始祖黎宗二一直没出现。

这回终于出现了,还来大招,下跪。

黎老爷子每次都拒绝,但这次可就难说了。

不过往好的方面想,她跟黎子蔚这一房,在黎家是超然单位,就算黎宗二一家回来,应该不会轻易招惹他们才是。

第九章  疑心相公有外遇(1)

黎宗二一家在黎家大门外跪了一天,黎老太太出去看了两次,都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让人送吃的,让人送喝的,送手炉,送貂袭,直到半夜,黎老爷子终于点头,二房可以住进来,但不开祠堂,不归宗,就当多一房亲戚。

倪氏气得要死,又没人可以抱怨,找到邵怡然这边来。

自从黎子蔚进入钦天监,黎宗壹跟黎子矜的生意都不知道好了多少,黎子蔚的官衔可以拉抬黎家生意,他人又不归宗抢黎家财产,多好的亲戚,所以倪氏越来越把邵怡然当自己人。

至于邵怡然,她并不想理会倪氏,但她很感激黎翠雨,住进黎家后,是黎翠雨主动跟她伸岀友谊的手,这在她嫁给黎子蔚之前,给了她很大的感情慰藉,因为这样,她不介意听倪氏诉苦。

她对倪氏的耐心,是她对黎翠雨友谊的延伸。

“子蔚媳妇你说说,这象话吗?当初可是二叔一家自己要出去的,拿了一大笔分家银,败光了就厚着脸皮要回来,哪有这种道理。”倪氏一脸嫌弃,“虽然说他们一家子住在客院,可是老太太心软啊,保不定哪日就把他们当家里人看了。”

邵怡然懂倪氏的不爽,大房这几年辛苦操持外务,为的是生活安稳,现在眼见人口简单,日子和乐,突然冒出二叔一家想认祖归宗,谁愿意?

但她也懂黎老太太,毕竟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怎么舍得看他们一家挨饿受冻,家里又不是没钱,多养一户怎么了。

现在客院里除了黎宗二跟吴氏夫妻,嫡子黎子松跟潘氏,膝下一个壮哥儿,庶子黎子明,庶女黎翠琳,然后汪姨娘跟陈姨娘,主人家每人一个嬷嬷两个丫头,姨娘就只有一个丫头跟着,月银待遇跟大房一样。

但倪氏生气,茶水也喝得快,“这二叔一家要是安分也还好,就当多养几口人,可二叔哪是个安分性子,当初好好的二爷不当,非要出去自己闯天下,还当自己什么神武奇才,奇才是够奇才,不过是相反的那种,一万两银子,一般人家可以吃上好几年,他六年就败光了,这样还有脸回来,我要是他,就带一家老小躲进深山里,一辈子不回来了。”

邵怡然点头,是啊,黎宗壹这十几年来很是辛苦,万一老爷子心软,让黎宗二归宗,那财产就得对半分了,两个都是嫡子,想来不会差太多,自己要是倪氏,肯定也不愿意。

邵怡然安慰道:“祖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大伯娘不用太过操心。”

“你是没见过你二伯父,那张嘴巴甜得抹了蜜似的,老太太可喜欢他了,我常跟你大伯父说,也得跟老太太说说好话,他偏不,说什么男子汉行动比嘴巴重要,真被他气死。”

“老太太心软,老爷子又禁不起老太太求,虽然二房一家子在客院住着,可我听说潘氏已经在打芳苓阁的主意了,说客院人太多,想跟丈夫儿子过去那边住,我呸,芳苓阁是什么地方,她也敢想,那是我以后要给珍姊儿住的,轮不到他们。”

芳苓阁是黎翠雨的院子,她岀嫁后便落了锁。

嫡女的院子就算比不上儿子们的大,也是个好地方,花园凉亭一样也不会少,潘氏在黎翠雨成亲时进去过一次,没想到这样就惦记上了,这一家子果然是不满足的,才刚有地方落脚,马上就想要搬院子。

“跟你讲这些我也知道不象话,可大伯娘我闷哪,都快闷出病了。”倪氏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脸苦涩,“丈夫辛辛苦苦赚钱,偏偏输在不懂得哄老太太开心,身为媳妇又不能去争这个,自从二房回来,我真没睡过一天好觉,你看看,我眼睛下面都黑了,粉也盖不住,那吴氏还有脸问我怎么睡不好,还不都是他们一家子害的。”

邵怡然想起黎翠雨对自己的多番照顾,帮助自己融入黎家,融入京城小姐的圈子,她刚来时因为行李简单,黎翠雨以为她没带什么衣服,匀了好几件她没穿过的春装过来,小泵娘对她这个陌生人满满的善意。

黎翠雨成亲前跟她说,请她多多照顾大房。

自己说好,眼下是该帮忙提点一下大太太了,于是邵怡然道:“大伯娘,我知道您心头烦,可家事也不能落下了。”

倪氏不解,“怎么啦?”

“二少爷今年十八,三少爷十六,该娶媳妇了,还有翠陶十七岁了,真的也太大,一个当家太太,不是管着自己儿子女儿就好,而是要管整个家,既然已经在黎家住下了,就该给壮哥儿请个奶娘跟嬷嬷,大伯娘对庶子女这样疏忽,我要是老爷子,即便大伯父表现得再出色,但大伯娘没把家里持好,我也不敢把这个家交下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加入书签|返回书页|返回首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