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经白话读卦

易经白话读卦

网络收集 2021-04-18 01:45:37

《易经》白话读卦-47《困卦》

(《易经》解析人生64种状态事理之47)

第四十七卦 困卦泽水困卦

本卦的卦象是上卦为兑为泽,下卦为坎为水,水在泽下,这是泽中无水之表象,象征困顿。另外,兑有愉悦的意思,坎有艰险的意思,因此本卦有从愉悦到艰险的过程之象,故为“困卦”,困卦的主题思想是,陷入困境后,只要坚守正道,发挥才智,就必定能够摆脱困境。

上一卦是升卦,为什么升卦之后就是本卦困卦呢?《序卦传》中说:“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意思是升是自下往上升的,如果升进不已,超过一定的限度,正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一定会气衰力竭,走入困境,所以升卦之后是困卦。

困卦讲述的是有关困境的问题,身陷困境怎么办?本卦的象辞做了一个荡气回肠的回答——“君子以致命遂志”,就是身处困境不气馁,为实现自己的志向,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困卦是六十四卦中的四大难卦之一(另外三个难卦是屯卦、坎卦、蹇卦)。奇怪的是,困卦的卦辞开头就说“困,亨”,说困卦意味着亨通,这不是自相矛盾吗?非也!这其实正体现了《易经》一贯的辩证法,就是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好事也可以变为坏事。这正如很多年后,西方大哲学家培根所说:“一切幸福都并非没有烦恼,而一切逆境也决非没有希望”。的确,困境虽会令人身心疲惫,但能磨练人的毅力,锻炼人不屈不挠的品格,这正是成大事者必备的心理素质,而且只有在困境中才能够得到锻炼与提高,从这个角度来看,困境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卦辞接着说“大人吉”,什么是大人呢?大人就是那种身处困境但不绝望,始终保持自强不息的状态,最终将逆境改变成顺境的人。如因被放逐而写成《离骚》的屈原;受宫刑而作《史记》的司马迁;因家道中落后著有《红楼梦》的曹雪芹;流浪街头尔后写出《人间喜剧》的巴尔扎克等等,正是他们在困境中自强不息,才成就了他们伟大的作品与伟大的人格。

人们在奋斗的过程中,会经常遇到失意、挫折和失败这些困境,有时还会遭遇突如其来的厄运。这个时候,我们应该牢记困卦的提示:“君子以致命遂志”,不要埋怨、不要逃避,而要在困境中不屈不挠,用智慧与行动去冲破困境。

总之,身处困苦的环境中,正是磨练意志的好机会,千万不要消沉,应该以实际行动谋求出路,最终一定会成功,因为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卦辞:困: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译文:困卦象征困穷:努力拯救必能亨通。只有坚守正道的大人君子才可以获得吉祥,没有什么咎害。此时纵然有所言语,也未必能使别人相信。

*注释——困:卦名。本卦为异卦相叠,坎下兑上,上卦为兑,兑为阴为泽;下卦为坎,坎为阳,为水,大泽漏水,水草鱼虾处于穷困之境。阳处阴下,刚为柔掩盖,像君子才智难展,处于困乏之地。所以卦名曰困。

解读:困卦的上卦为兑为阴,下卦为坎为阳,阳刚掩压于阴柔之下,这是困卦的卦象。困卦的上卦为兑为悦,下卦为坎为险,处境困苦而内心和平,是困卦的品德。虽然身处困境,但不失其操守,困中求通,恐怕只有德才兼备的君子才具有这种信念。“贞,大人吉,无咎”,只有守持正道的大人君子才能变困为亨,才能获得吉祥而不致招来灾祸。孔颖达《周易正义》中说:“小人遭困则穷斯滥矣,君子遇之则不改其操。君子处困,而不失其自通之道……处困而能自通,必是履正体大之人,能济于困,然后得吉而无咎”。可见君子处困之时,守持正道极为重要,否则必然会遭致咎害。身处困穷之时,纵使有所言语,别人也会认为是不真实的,很难使人相信。王弼《周易注》说:“处困而言,不见信之时也;非行言之时,而欲用言以免,必穷者也。”正因为如此,才言多必失,故应当洁身自守,多修己德,少说为佳。

《彖》曰:困,刚揜也。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其为君子乎?“贞,大人吉”,以刚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穷也。

注释:揜yǎn:古通掩。

译文:《彖传》说:困穷,阳刚被掩蔽无法伸展。面临险境而心中愉悦,身处困穷却不失其亨通,大概也只有君子才能做到吧。只要坚守正道,大人君子就能获得吉祥,这是因为君子具备刚正、中和之德的缘故。有所言语而不会被别人相信,是因为一味崇尚言辞不但无益,反而会在困窘中越陷越深。

解读:从卦体上看,困卦的坎为阳在下,兑为阴在上。一般而言阳上阴下才是常理,但这个卦是阳下阴上,就好像阳刚在下被阴柔掩蔽一样,因而使得阳刚无法伸展,以至陷入困窘。所以《彖传》说“困,刚揜也”。再从爻象上看,刚爻为阴爻所掩。本卦九二陷于初六与六三两阴爻之中,而上六又凌驾于九四与九五两爻之上。在大环境中,阴柔小人占上风,阳刚君子自然就陷入困穷而步履维艰了。面临艰险,心中还充满愉悦,固然豪气干云,颇有名士之风,不过总又觉得有点黄连树下弹琴——苦中作乐的味道,未免显得可笑。越是在困穷的时候,越是可以检验出一个人的品质。处险而致悦,困而得亨,只有君子才能做到,小人是做不到的。《周易》极为重视刚而守正。困卦中九二、九五两爻都是刚爻,而且居中,主客观条件达到了非常和谐的统一,自然可以拯济困穷,获得吉祥。故《彖传》说“贞,大人吉,以刚中也”。

《象》曰:泽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译文:泽中无水干涸,是困卦的象征。君子观此象,身处穷困而不气馁,为实现自己的志向,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即以处境艰难自励,穷且益坚,舍身捐命,以行其夙愿。

解读:《彖传》要求临险犹悦,刚中守正,且要少说为佳,多修己德。《象传》从另一个角度阐明君子应取的做法就是,在处于泽无水般困境的时候,纵使牺牲自己至为宝贵的生命,也要实现自己崇高的志向。对君子来说,一旦生命与志向两者不可兼得的时候,要敢于杀身成仁,不惜用鲜血来换得崇高的志向。正如《孟子·梁惠王上》中所说:“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身而取义者也。”真正的君子就应该如此,生命在志向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处于困穷之际,就是要“致命遂志”,不能屈服于邪恶,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泽无水,困”。泽在上,水在泽下,就像池塘、湖泽中已经没有水一样,干涸了,这就是困穷。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岁不觌。

译文:犹如臀部坐在枯木之上,连坐都坐不久、坐不稳,进退不得,就像进入了幽暗的深谷,三年不见其人。

*注释——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岁不觌:株木:枯木。觌(音迪):相见。

《象》曰:入于幽谷,幽不明也。译文:进入幽暗的深谷,就像进入荒僻阴暗不见天日的地方。

解读:初六是阴爻,处困卦之始,正好是险的边缘,是初涉险境。其素质本来就柔弱卑下,缺乏阳刚气质,却又陷入困境之中,正是雪上加霜。由于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被一困到底,不能自拔。人行走时脚在最下,而坐则臀在最下,臀部被困,正说明人已行动不得,穷厄而不能自拔。只能如爻辞所说’入于幽谷,三岁不觌’了,即退入幽深的山谷,从此隐姓埋名,多年不露面目与行踪。九四虽和初六相应,但是九四本身居位就不中不正,以阳刚之质居阴柔之位,自己还受到阴柔的掩蔽,正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时候,哪里还有力量来支援初六脱离困境呢?

九二:困于酒食,朱绂方来,利用享祀。征凶。无咎。

译文:酒食贫乏困穷,荣禄就要降临了,此时利于主持宗庙祭祀大礼,以求神明保佑。若前往或有所行动则会有凶险。没有什么咎害。

*注释——朱绂:绂(音符),古代系在印章上面的丝绳。这里用“朱绂”比喻荣禄。

《象》曰:困于酒食,中有庆也。

译文:酒食贫乏困穷,只要坚守刚中之道,必有福庆。

解读:困,有身之困与道之困的不同。九二的生计成为问题,这确是事实,但是九二身为阳刚君子,根本不在乎“困于酒食”的身之困。相反,“酒食之困”却成为九二荣禄来临的先兆。这就要求君子处困之时,能做到刚正自守,安贫乐道。九二居中有中德,所以会有福庆。刚刚有荣禄降临到九二身上,此时行事千万要小心谨慎,最好是做一些祭祀上帝鬼神之类的事,以求得神灵的理解与保佑,不要搞什么大动作,否则就会失去已得的荣禄,重新走进困境。故爻辞戒之曰“征凶”。九二困中求进,确实有很多凶险,但没有害处,这主要归功于九二具备了刚中的美德。

——九二比初六要好一些,而且在这个困卦中,九二爻要比九五爻好。九二以刚居中,本应是阴居阴位,这里是阳居阴位,不过这里阳居阴位,阴位刚居柔中。但九二是小人之位,困于酒食则说明还在为饥寒问题而奔忙。“朱绂方来”,酒食说赐给他朱绂,说明他开始受到重用了,受到青睐了。

六三: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

译文:困在巨石下面,站在蒺藜之上;回到自己家中,看不到自己的妻子,凶险接二连三的来到身边。

《象》曰:据于蒺藜,乘刚也。入于其宫,不见其妻,不详也。

译文:站在蒺藜之上,说明阴柔凌驾在阳刚之上,就像站在刺人的蒺藜上面。回到自己家中,见不到自己的妻子,这是不祥的预兆。

解读:爻辞中的“石”是指九四,“蒺藜”是指九二。九四是刚爻,像一块坚硬难移的石头一样,居于六三之前,阻挡着六三,使六三寸步难移;九二也是刚爻,以阳刚之质居中,如同带刺的蒺藜,更非六三所能居坐。六三处于两难之中,陷入困境。六三确可以退居家中,伤于外者必返其家,但这又能怎样呢?六三退居家中,连妻子也见不到,茕茕孑立,形影相吊,陪伴自己的只有那份难耐的寂寞与孤独,这样纵使退居家中又有什么效果呢?。六三首先不当位,处困之时,以阴柔之质居阳刚之位,无才无德,偏又不甘寂寞;其次,《易经》一贯认为乘凌阳刚是很严重的事,这里的六三阴柔乘凌于九二阳刚之上,等于坐在带刺的蒺藜上,是不能坐安稳的。六三这样如果还能吉祥,那才是咄咄怪事呢。

九四:来徐徐,困于金车。吝,有终。

译文:姗姗来迟,原来是被一辆豪华的金车所困不得脱身。不免有所遗憾,不过最终会有好结果。

《象》曰:来徐徐,志在下也。虽不当位,有与也。

译文:姗姗来迟,说明其心志在于应和下面的初六。虽然居位不当,应有同道者相比邻而得以弥补。

解读:《周易》的“往”是自下而上,而“来”是自上而下。九四处上卦之初,是刚爻,初六居下卦之初,是柔爻,九四与初六正好形成正应,为了得到初六的配合与帮助,九四当然要自上而下的去。《象传》说得很清楚,“来徐徐,志在下也”。实际上这“来徐徐”是对九四的告诫之辞。九四还处在金车之困中,这里的金车是指横亘在九四与初六之间的阳爻九二。九四欲得到初六的配合与帮助,但因隔山取水,势必不能性急,所以爻辞戒之曰“来徐徐”。不过九四与初六之间虽然有金车九二的阻困,但这是暂时的困难。阴阳相应,终难阻隔,只要坚持住,自然能度过这个难关,获得一个好的结果,故爻辞最后说“吝,有终”。虽然九四不当位,但是“有与”弥补了不当位的弱点。九四与九五同为刚爻,相邻成比,他们都被阴爻上六所掩蔽,处境相同,利害一致,如果能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就可以弥补九四自身不当位的不足,赢得好的结果。

——这里九四应该走出困境了,因为下面坎卦已经过了,现在进入兑卦了。“来徐徐”,走得比较缓慢、从容。“吝,有终”,毕竟走到这一爻,走出了坎卦,虽然是有吝,但还是会有结果的。“志在下也”,实际意思是说,这里困于金车,虽然有吝,但那是为了帮助初六,他不是为自己。“虽不当位,有与也。”九四这里不当位,为什么还“有与”呢?这是因为他承担了九五给他的任务。

九五:劓刖,困于赤绂,乃徐有说,利用祭祀。

译文:心理不安,困于尊位比割鼻断腿还难受,但是慢慢地就可以摆脱困境,举行祭祀寻求精神支柱方为有利。

注释:劓yì:割鼻。刖yuè:断腿。

《象》曰:劓刖,志未得也。乃徐有说,以中直也。利用祭祀,受福也。

译文:处于困境十分不安,正是不得志的时候。可以慢慢地摆脱困境,这是由于九五居中得正的缘故。有利于举行祭祀,是因为这样做可以承受神明的恩泽。

*注释——乃徐有说:说,借为脱。

解读:正所谓“高处不胜寒”,九五因其尊而受困。九五邻近上六,被上六阴爻所掩蔽。九五开始为阴柔小人所困,但由于其刚中居正,有中和之德,慢慢就会摆脱,走出困境。正如《象传》所说“乃徐有说,以中直也”。九五刚猛有力,受困于人,如同笼中虎狮,思想上恐怕难以接受这种残酷的现实。为寻求心理上的平衡与一定的精神支柱,就要举行祭祀,求感于神明,以获得神灵的保佑与赐福。爻辞最后劝九五“利用祭祀”就是此意。

——这里说凡是从困境中走出来的人,多少会受到某些伤害。困于赤绂,这赤绂比朱绂要差一等级,朱绂是最上等的。“困于赤绂”是讲本来九五是好运,应该是困不住的,但他这个位置太显著了,这个时候是刚刚走出困境,突然到了这个显著的位置,可能有一种得意,但也可能他承受不了。

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动悔。有悔,征吉。

译文:被困于葛藟之间和动摇不安之中,惶恐不安,动辄有悔恨。若能及时悔悟,行动就会吉祥。

*注释——葛gě藟lěi:一种带刺的藤蔓植物。臲niè卼kuǐ(臬niè兀wù):动摇不安的样子。

《象》曰:困于葛藟,未当也。动悔有悔,吉行也。

译文:被困于葛藟之间,说明上六居位不当。动辄后悔但能及时悔悟,行动起来必获吉祥。

解读:这就是困卦中困极必反的道理,困到极点,势必就会走向困的反面。但是上六得吉,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在克服了重重困难之后获得的。怪不得上六被缠绕的藤蔓所困,而又濒临于危坠之地,这样一来,上六根本就不能有任何动作,不知上六是靠什么方法解困获吉的。上六动辄有悔,受困已到了极致,反倒能使他十分冷静的分析自己为什么“动悔”,这个分析过程就是爻辞所说的“有悔”,即有所觉悟。通过闭门思过,吸取教训,重新制定行动方案,并认真的实施,即爻辞所说的“征吉”,则可转危为安并获吉。

《困卦》启示:困中求通,在困境中忍耐而不绝望,始终保持自强不息的状态,最终将逆境改变成顺境!

——香港乾坤国学院、中管院周易文化教育中心南京教学点、三易元文化传播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