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 11 部分阅读_秦青的幸福

第 11 部分阅读_秦青的幸福

网络收集 2021-03-03 15:53:41

秦青的幸福第11部分在线 第二书包网

  想把别人招来。接着秦青把Gui头对正她的肛门。“噗吱……”Rou棒顶撞着菊花纹。“啊……”强烈的疼痛使她不由得惨叫,上半身向上仰起,Ru房随之摆动。

  插入粗大的Rou棒实在是太紧了。肛门的洞口扩大,括约肌仍拒绝Rou棒入侵。秦青在腰上用力向前挺。

  “噢……呜……”从她的嘴里冒出痛苦的呼声。肛门的抵抗激烈,秦青的Gui头还是慢慢的插进去。

  “嘿呀!”秦青大叫一声,用力猛挺,整个Gui头进入肛门内。

  “噢……”她痛苦的喊叫。

  Gui头进入后,即使括约肌收缩,也无法把Gui头推回去。然后,秦青拿出裤头,秦青更不想听不见她的叫床噢!她这时候痛苦万分,眼泪花花的往外流。嘴里叫着:“痛呀……痛……痛呀……要裂开啦!!!要死啦……啊……别再进去啦!!……求求你拔出来吧!……要死啦!!!!痛呀……!!”一边喊一边拼命扭屁股,想把鸡吧扭出来。

  “小声点,不然把别人喊来我就不管了!”边把秦青的Rou棒继续向里面推进秦青边说。听后用力她咬紧了牙根,汗湿的脸皱起眉头。Rou棒终于进入到根部。这种兴奋感,和刚插入阴沪里的感觉又完全不同。“呜呜……呜呜……”她发出呻吟声。

  “你的屁眼有人搞过吗?”秦青问道。

  “没有,没有,求求你不要……你操小|岤好不好,我快痛死了。”她哀求秦青。

  秦青的Rou棒根部被括约肌夹紧,其深处则宽松多了。这并不是空洞,直肠黏膜适度的包紧Rou棒。直肠黏腹的表面比较坚硬,和荫道黏膜的柔软感不同。抽锸Rou棒时,产生从眼睛冒出金星般的快感。不顾她哀求秦青开始抽锸。

  “啊……啊……”她痛苦的哼着,身体前倾,Ru房碰到桌上而变形。秦青的抽锸运动逐渐变激烈。“

  噗吱……噗吱……“开始出现Rou棒和直肠黏膜摩擦的声音。强烈的疼痛,使她的脸扭曲。Rou棒结结实实的在直肠里出没。Gui头发出”噗吱叹吱“的声音,进入到直肠内。直肠如火烧般的疼痛。

  “呜呜……啊啊啊……”她的呼吸断断续续,有大颗粒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啊……呜……”她不断的呻吟。粗大的烧红的铁棒插入肛门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烧肛门。

  “啊……”她发出昏迷的叫声。“啊……”她发出惨叫声。

  秦青的Rou棒还是继续做活塞运动。

  不久,开始猛烈冲刺。大概是前面射过的原因,这一次秦青足足干了一个小时,头发都被汗水湿透。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酥麻,秦青加快抽锸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终于,秦青的眼前一黑,火热的Gui头再次在她的大肠内喷出了Jing液。

  休息过后,秦青起来穿好衣服,出门拿来她的衣服,扔给她,“快穿好,已经快晚上12点。”她闻听此言,忍痛挣扎起来开始穿衣服。

  “我的……我的内衣呢?”没找到三角裤和胸罩的她问秦青。

  “留给我做个记念嘛!”秦青笑着说。

  覃玉凤这时才看见秦青英俊潇洒的面孔,原来干自己的就是学校最出名的秦大少爷,覃玉凤想着,还不算太冤枉。

  她惊颤的道:“现在已经12点,没有公车,我身上又不带钱,怎么回家?你可不可以借我……”

  秦青道:“不用了,我开车来的,你载你回去。”

  她听后没再说话,默默穿好衣服和秦青一起出门上了车。

  在车上秦青把她安排在自己身边坐下,秦青一边开车,手一边就不老实起来,左手伸进她的裙内,扣挖起她的|岤洞来,不时又插进衣内搓揉起她的豪|孚仭嚼础?br /> “别别!用心开车!”她推挡着低声说。

  “没事!我开车技术好着呢!刚才时间紧我都没爽够!你要不让我手爽爽,那我就要……”秦青低声威胁道。

  听后她只得让秦青为所欲为。就这样,半小的车程中秦青一直肆意的摸着她,还让她帮秦青手Yin,最后喷射出的Jing液弄得她一手都是。

  第二天,课间休息的时候,秦青到覃玉凤的单人办公室,秦青又干了她足足两个多小时,玩了她一回屁眼,一回Kou交加|孚仭浇唬交匦岤。最爽的是最后一次,她双手撑在桌上,秦青从背后干她,秦青一会插小|岤,一会插屁眼,插得她,插得她浪叫不止,Yin水直流。

  也就从这天起,她覃玉凤也成了秦青的X奴隶,一个秦青随时想干就可以干的X奴隶。

  再秦青的霸占和要求下,覃玉凤与前男友分了手,更是与校长断绝了关系。

  当然。校长的钱,秦青也没少拿,证据嘛!当然还了!但是秦青还留了复印件,况且他手上还保留摄像资料证据,如果校长敢怎么样,他随时可以将他的丑事告发。

  覃玉凤被秦青上了之后,整个人从开始的反抗拒绝,到后面喜欢,直至迷恋,欲罢不能。

  秦青带给她的刺激简直太强烈了。

  以至于后来她痴情的给秦青生了三个孩子,作为回报,秦青给她买了一栋别墅,一来是自己的对孩子负责,二来覃玉凤的确也够痴情(自从被秦青干上之后,就再也没有跟其它男人发生关系),而且长相、Xing爱技巧都不赖。秦青也就买房子让她母子四人平安的活着。

  当然,这是后话。

  第二十八章玉凤之飞

  自从秦青上了覃玉凤之后,他就对学校“四朵金花”的最后一个绝色美人梁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梁雪是仅次于何芯颖的学校第二美人,因为她是教音乐舞蹈的,因此她的身材一级的棒。

  秦青上了高三,自然没有音乐课。

  秦青正为如何靠近梁雪而烦恼的时候,不料学校将在年底举办盛大的八十周年校庆活动,要求每个班级都出一个节目。

  覃玉凤因为跟梁雪私交不错,在秦青的授意之下,覃玉凤安排了梁雪做秦青班的音乐舞蹈教师。

  本来只有10个人参加,像秦青这样的品学兼优的学生,自然不会被派遣去参加什么表演。但是秦青又怎么会错过自己一手安排的美丽之遇。他强烈要求参加校庆演出,夏纯自然拗不过秦青的要求,在秦青几次轰击之下,乐歪歪做了秦青的顺水人情,把秦青列入班里校庆表演队。

  秦青在学校里被夏纯盯得紧紧的,加上覃玉凤、何芯颖二女,仅有的那一点编排节目时间,秦青无法靠近梁雪,顶多就是献献殷勤。

  这天下午节目练习之后,秦青本想邀请梁雪跟覃玉凤一起去酒店聚餐,顺便制造一点机会。不料梁雪却说晚上有约,宛然拒绝了。

  秦青出了练习室,正巧遇上覃玉凤的办公室。秦青见她一个人在办公室内,就推门进去。

  覃玉凤刚抬头问:“谁?进来也不敲一下门……”就看见秦青轻轻的把门关上,接着把百合窗叶关上,还将窗帘也拉上了。

  覃玉凤一看,道:“秦同学,你……”

  秦青略装生气的道:“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是这样叫我的吗?”

  覃玉凤胆却的道:“秦郎,现在还是白天……”

  秦青略带生气的道:“白天怎么了?谁叫你一点事情都办不好!”

  覃玉凤这才省悟的道:“原来秦郎说的是梁雪,她跟我打过招呼了,她今晚另有约会,还说可以改天再约……”

  秦青看着覃玉凤有着一头亮丽乌黑的长发,紧身的米色职业装束,笔直贴身的裤,衬托出她成熟少妇特有的气质,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清秀的面庞上,涂了淡淡妆,美丽得令人无法直视,简直比电视上的那些女明星还要漂亮几分。看的秦青的欲望燃烧,准备把今天憋受的气,好好干她几炮发泄一下。

  “覃玉凤!你约不到人,还诸多借口,看今天我怎么惩罚你!”秦青不怀好意的叱喝着。

  覃玉凤一听,自然明白秦青要做什么,颤声的道:“秦郎,都是玉凤不好。”

  秦青道:“我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覃玉凤脸羞红的回答。

  “那为什么你要害怕?”秦青追问道。

  “我……”覃玉凤听了有些心急且犹豫,此时秦青靠了过来,对着覃玉凤说︰“你是不是对我又爱又恨!”

  覃玉凤不知所措的点头又摇头。

  “现在,把全身的衣服全部脱掉。”秦青嘿嘿滛笑着。

  覃玉凤真的是不知所措了,心里有些担心的慢慢地脱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修长雪白的腿,两腿有点害羞的微微交叉着,接着慢慢脱下上衣,秀出与内裤同一色系的浅紫色奶罩。白皙高耸有致的双|孚仭剑渖洗拷嗟难凵瘢媸敲啦皇な铡?br /> “还犹豫什么,把剩下的衣服全部都脱掉!”秦青有点不耐的说道。

  覃玉凤微曲着手,解开奶罩带子,两手遮着胸部,任由奶罩滑落。

  “手放开,把剩下的也脱掉!”秦青下着命令。

  覃玉凤的脸更加委屈,不知这样做是对是错?在压力下,只好双手一放,一对形状完美、弧形浑圆、绝对称的上是大的36D-Cup奶子瞬间弹出,不断地晃动着,樱桃般的奶头,只要是男人都会想吸吮一番。

  覃玉凤慢慢又脱下内裤,大概是放弃了吧!覃玉凤连手也不遮着,就这样垂在两旁,显出一片整齐平顺的荫毛,嫩若隐若现。转瞬间,成熟女人的捰体己暴露在一个秦青的眼前。

  “过来,两腿张开到最大对着我!”秦青坐在沙发上,得意的看着这个绝色大美人。

  覃玉凤剧烈的摇着头,秦青狠狠地盯她一眼说︰“你想反抗吗?”于是覃玉凤只好半推半就地慢慢走向秦青,两腿对着秦青慢慢地张开。

  看着覃玉凤那娇嫩充满弹性如水一般的肌肤,秦青不由感叹,女人年轻的真好!

  “对!这就对了,乖乖听我的话就好了,这样我会更爱你喔!”秦青两手抓住覃玉凤的脚踝,往外一分,覃玉凤的两腿便被张开到极限,脸上露出羞愧的表情。

  秦青眼睛死盯着的覃玉凤可爱的嫩,粉红色的一道肉缝,因紧张而流出的Yin水沾湿了周围,双腿因为张开的关系,肉缝微微开了一条线,可以看到一部份的|岤内肉壁,没有哪个男人看了不想干她的。

  秦青出奇不意的将覃玉凤推倒在办公桌上,双手用力搓揉覃玉凤的一双美|孚仭剑讣馇峒凶篷穹锏哪掏罚椿嘏ざ孀拧?br /> 覃玉凤急呼︰“秦郎!不……不可以,现在还是白天……”

  秦青知道现在已经放学,文工团这个时候都不会有其它人,就算覃玉凤大声尖叫也不会有人听到,于是他任由覃玉凤的疾呼,接着便将覃玉凤的Ru房含进嘴内,用力吸啜,舌尖舔动挑逗着美女的|孚仭酵罚敝榴穹锏膢孚仭酵吩谇厍嗟淖炷谟餐ζ鹄矗谒鞯恼鯮u房都是。

  此时覃玉凤赶紧双腿并紧,但被秦青双手用力,再次分开诱人的美腿,并以食中二指,轻经拨开覃玉凤的两片诱人荫唇。

  覃玉凤全身颤抖,轻声的呻吟道:“秦郎,轻一点。”

  秦青把覃玉凤的躯体,用他的肚皮压在沙发上,以双脚顶开覃玉凤的大腿,硬涨的Gui头正好在覃玉凤的荫唇上。覃玉凤平滑的小腹朝天,香肩被秦青以双手紧紧抓着,对准|岤口,秦青慢慢用力将鸡芭插进覃玉凤的蜜|岤内。

  覃玉凤尽管被秦青多次开垦过,但是如此没有准备的冲击,加上没有热身,干涩的下体传来阵阵的撕裂痛楚。

  “啊!不行……好痛……秦郎,快停下来,不要……”一阵剧痛过后,覃玉凤此时只感到秦青的鸡芭不断进出着自己紧窄的荫道,硬生生的插进自己|岤内。和覃玉凤完全不同的是,秦青此刻正享受着这种鸡芭被嫩紧紧包住的感觉。

  秦青在覃玉凤紧窄的荫道内狂C猛顶数十下,直至巨大的鸡芭完全插进覃玉凤又紧又小的荫道内,这才放开覃玉凤的香肩,改为抓住覃玉凤一双丰满的Ru房,以奶子作施力点,展开鸡芭干|岤的活塞运动。

  覃玉凤的Ru房被秦青的指掌揉捏得几乎扭曲变形,奶子上留下了秦青的手指抓痕。

  秦青肥胖的身躯完全地压在覃玉凤纤弱的身上,吸啜着覃玉凤的耳垂,刺激着覃玉凤的思春之情。覃玉凤感到自己的荫道不由自主地把秦青的鸡芭夹得更紧,|岤内的肉壁不断地吸啜着男人的鸡芭,秦青兴奋的一下一下来回地套弄着。

  覃玉凤感到阵阵灼热的滛汁由自己的|岤心喷射而出,洒落在秦青的Gui头上,荫道大幅收缩挤压,覃玉凤终于迎来高嘲。

  秦青放缓鸡芭的抽锸动作,享受着覃玉凤荫道内的挤压,以Gui头来回磨擦着覃玉凤的|岤心。待覃玉凤情绪稍为平息,便再次重复猛烈的活塞运动,又干了覃玉凤一百多下,秦青将覃玉凤越抱越紧,鸡芭进进出出的插进覃玉凤的|岤内深处,直至Gui头顶到覃玉凤的芓宫,便将积压已久的白色Jing液,全数“咻”射进覃玉凤的荫道内。

  覃玉凤想起自己正好是在危险期,于是拚命的扭动身体挣扎︰“秦郎!不……行,不行射在里面,我在危险期……”可是秦青干的正爽,紧紧把覃玉凤抱住,一波一波的Jing液,源源不绝的射进覃玉凤的荫道内。

  秦青抽出软化掉的Rou棒,积聚在覃玉凤荫道内的Jing液沿着荫道口流出体外,白色的Jing液顺着覃玉凤的大腿滴在地上。

  不让覃玉凤多休息,秦青再次将软化的Rou棒插入覃玉凤的嘴内,双手紧抓着覃玉凤的头,便再次缓抽慢插起来。覃玉凤感到自己嘴内的Rou棒不断在涨大,秦青每一下抽锸,几乎顶到覃玉凤的喉咙深处,秦青更强迫覃玉凤用舌头舔弄着硬涨的Gui头,全Kou交经验的覃玉凤,一下一下无奈的舔着秦青伞状的巨大Gui头。

  不过覃玉凤生硬的Kou交,却带给秦青前所未有的高嘲,虽然干过不少女人,但是秦青把覃玉凤当成了梁雪进行泄气,秦青一阵快感后,浓稠的Jing液再次泄射而出。

  “给我全部吞下去!”秦青再度出声,随即Jing液涨满了覃玉凤的樱桃小嘴,覃玉凤无奈地吞下射进嘴内的Jing液,只感到自己的胃充满了鱼腥味的心感觉。

  覃玉凤“咳”了一声,乖顺的把浓稠的Jing液全吞了下去,嘴角溢出了一丝丝。

  覃玉凤抬头幽幽怀恨的望了秦青一眼,秦青仍不留情道︰“还不舔干净!”覃玉凤微微低头,伸舌先舔净唇边残留的Jing液,再仔细地把秦青的鸡芭舔得一乾二净。

  覃玉凤实在是太诱人了,射了两次的秦青还是意犹未尽,将鸡芭抽出覃玉凤的嘴中,准备再来个奶炮。以覃玉凤一双高耸丰满的Ru房,紧紧夹着自己已软化掉的鸡芭,秦青用力将覃玉凤的Ru房紧紧挤出一条|孚仭焦担Π疟阍隈穹锏膢孚仭焦抵欣椿爻轱势鹄础G厍嘁韵褚蟊穹锼珅孚仭降木薮罅α拷艚羧啻曜牛焖俚睦椿爻轱室话俣嘞拢铖穹镅┌啄刍哪套颖荒サ靡黄ê臁?br /> “不要停!用力点……好美,秦郎,我爱你!喔喔……好舒服喔!再用力点……不行了,我要死了……”覃玉凤像失了魂不禁大喊出声。

  秦青在高嘲的瞬间,再次将鸡芭对准覃玉凤的美丽的脸庞,喷射而出的Jing液像水柱般打在覃玉凤的脸上,喷得覃玉凤的嘴唇、鼻子、眼睛及面颊上都是。

  先后射了三发,秦青的欲望及约会失落的怨气终于得到了充足的发泄。

  再看覃玉凤,这美媚真马蚤透的!要是能每天能这样干她,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第二十九章酒店约会

  没约到梁雪,秦青经过在覃玉凤身上的一阵宣泄之后,带着覃玉凤来到了本来定好的酒店,吃完东西,他们很快又上了订好的房间内。

  覃玉凤洗完澡后,秦青才进浴室洗澡。

  等到秦青洗澡出来的时候,惊讶得差点儿叫了出来,原来秦青眼前的覃玉凤,披着她浅黄|色的睡衣,躺在沙发上半闭着眼睛,或许是今天太累了,她竟然不知觉的小睡起来。

  现在的覃玉凤竟然连奶罩都没有戴上,那两颗肥硕细嫩的Ru房,正贴着半透明的睡衣胸前,清晰地显露出来,尤其位于顶端那两粒像葡萄般大的奶头,尖挺地顶在肥|孚仭缴险媸枪慈诵钠牵们厍嗫柘碌拇蠹Π挪挥勺灾鞯匾蛭窨悍芏擦似鹄础?br /> 秦青的眼角瞄到她的下身部位,竟然发现她睡衣无法全掩着的小三角裤上,中间部份居然湿了一圈圆形的痕迹。

  秦青忍不住走了过去,这时候覃玉凤也醒了过来。

  覃玉凤这时候微微的说道:“秦郎!我太累,所以躺在沙发上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你不会怪我吧!”

  秦青道:“好宝贝!我当然不会怪你,更何况……我一直都是爱你的!”

  覃玉凤笑了,说:“谢谢你,给了我生命这么多的快乐!”

  秦青一听平时有点内向的覃玉凤,竟然当自己的面说出她这样的话,心里猜想着覃玉凤心中一定是完全接受了自己,心中不由的一阵开心,虽然还没有约到梁雪,但是覃玉凤的转变,实在更让他高兴和自豪。

  秦青想着,顺势坐到了她的身旁,用手搂住她的纤腰,轻轻吻了她的娇靥,吻得覃玉凤娇羞满面地道:“可是我一直都留给你的是坏印象哪!”

  覃玉凤更是粉脸通红地道:“嗯……不要这样说……其实是我不好……如果……不是那样……”

  秦青见她如此娇媚害羞,忍不住凑过嘴去偷偷吻上了她那鲜红微翘的小嘴,将搂在她纤腰的手移到她的一颗Ru房上,轻轻地揉捏起来。

  覃玉凤本来就说得娇红过耳,这时又被秦青的手搁在她只披着一层薄纱的Ru房上面揉搓着,脸上的神情又羞怯、又舒服。

  秦青道:“如果不是你那样,你还没有今天的幸福快乐,对吗?”

  覃玉凤被秦青这么一挑逗,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又被秦青这一问,羞得她忙低垂着粉脸,不好意思回答地点了两次头,算是默默地答复。

  秦青一见她这娇羞不胜的模样,心中爱怜极了,手指头加重了揉捏她Ru房的力量,摸够了|孚仭椒澹幼徘厍喔奈矶哪掏罚⑽实剑骸昂帽Ρ矗野悖∪媚愕那乩衫锤阈腋#寐穑俊?br /> 覃玉凤娇羞无限地把她的粉脸埋在秦青的胸膛上,听了秦青最后开门见山的询问,娇躯一颤,声音抖动地道:“我们会有以后吗?……秦郎……我们的事情……给别人……知道了……我……和你怎么做人呢?”

  “我虽然不能在法律上给你名份,可是我可以给你真正意义上的名份。你就是我的妻子,虽然不是唯一的一个,但是绝对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是我秦青深爱着的一个。”秦青说着,拉过她的一支小手,放在秦青胯下硬涨涨的大鸡芭上,覃玉凤的身体又是一震,女人自然的娇羞反应,使她挣动着不去摸它,但秦青牢牢地把她的手背按住,并且压着她的手在大鸡芭上移动抚摸着虽然还隔了两层布,但那根大鸡芭的威力还是让覃玉凤呼吸一阵比一阵急促,简直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秦青再一看她伏在自己胸前的脸上,那种娇媚羞耻的样子,真是迷死人了,于是秦青便一不做二不休地张开双臂,把那身丰腴性感的娇躯紧紧地拥入怀里,用嘴儿热辣辣地堵住了她的红唇。

  覃玉凤这时也拋开了羞耻心,双手搂紧了秦青的脖子,把她的香舌吐进秦青的口中让秦青吸着。她呼出来的香气,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体香,像阵阵空谷幽兰传香,吸进了秦青的鼻子,熏人欲醉,使秦青更是疯狂地用秦青的嘴唇和舌头,吻舐着覃玉凤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和器官;一支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揉捏着她的两颗肥|孚仭剑偻乱贫潘南秆释危詈笸黄屏怂”〉男∪强悖チ俗ゼ赴雅艿囊衩湃缏钒阃ν沟囊醺罚檬持盖崆崛嗄笞拍橇C舾懈咄沟囊鮀i,再将中指插进荫道里,轻轻地挖扣着。

  秦青这些举动,挑逗得覃玉凤娇躯震颤不已,媚眼半开半闭、红唇微张、急促地娇喘着,恍佛要将她全身的火热酥麻,从口中哼出,喉头也咕噜咕噜地呻吟着难以分辨出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声音。

  秦青感到覃玉凤那肥嫩多肉的阴缝里流出了一股股热乎乎的Yin水,把秦青的手指和手掌都浸湿了,于是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宝贝!你的蜜|岤|岤流出浪水来了!”

  覃玉凤娇声说道:“那……都是……你的……指……指头……害的……小鬼头……你要……害死……我了……嗯……”

  覃玉凤粉脸通红而不胜娇羞着,但到了这种地步,刺激得她再也顾不了什么师长、道德关念了,抱着秦青就是一阵吸吻,一支玉手也自动地伸到秦青的胯下,拉开秦青裤子,摸进秦青的内裤,套弄大鸡芭。

  秦青一支手放在她肥大高翘的玉臀上捏捏揉揉,而另一支手则继续在那肥嫩而湿淋淋的蜜|岤|岤里,不停地挖扣、插弄着,俩人都春情泛滥、欲焰高烧了。

  秦青对她说:“一直以来,我都被你那美艳娇冶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体和娇媚羞怯的风姿迷惑了,你知不知道我刚来学校,你和梁雪、何芯颖三人就是我要追求的目标。我每天看到你那双水汪汪的媚眼、微微上翘而性感的红唇、高耸肥嫩的Ru房、以及那走路时一抖一颤的肥臀,让我日思夜想,常常幻想着你脱得精光光地站在我面前,投入我的怀抱,让我和你Zuo爱,迷得我神魂颠倒地忍不住手Yin着吗?”

  覃玉凤也对秦青说:“我的小乖乖!我现在也爱你爱得快发狂了,自从和你发生关系后,我每天夜里的幻想对象也是你啊!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要你和我……Zuo爱,以后我会把你当成心爱的丈夫来爱你,你是我的亲秦郎、亲丈夫、小情人呀!”

  覃玉凤说完后,又一阵像雨点般的蜜吻亲在秦青的脸上。

  秦青道:“宝贝,快把你的睡衣脱掉吧,我想要吸你的奶子。”

  覃玉凤道:“好嘛!但是你可不要羞我哟!而且你也要一起和我脱光,让我抱你在怀里吃我的奶吧!我的乖秦郎。”

  于是秦青覃玉凤俩人便很快地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覃玉凤的动作慢了一点,在秦青脱光后,才羞人答答地除去她身上的最后障碍物――红色的小三角裤。两条粉白圆滑、细嫩丰腴的大腿,那肥肥的阴阜上,长满一大片浓密而黑茸茸约长三寸左右的荫毛,一直延伸到她肚脐下面约两指宽的地方才停止。

  秦青仔细欣赏着覃玉凤那全身雪白而又丰满的胴体,细嫩洁白,一对肥嫩、高挺的Ru房,两粒绯红色像葡萄般大的奶头,矗立在两圈暗红色的大|孚仭皆味ザ耍┌灼礁沟男「瓜乱衩さ檬翟谑翘芰耍悴愕馗亲×四敲匀硕衩艿奶以创憾矗胍焕婪绮苫沟貌且淮源缘穆也萘ǎ?br /> 秦青忍不住地走上前去抱起覃玉凤,将她的身体平放在沙发椅上,自己侧身躺在她身边,说道:“亲宝贝!秦郎想吃你的大奶奶。”

  覃玉凤一手搂住秦青的头,一手伏着一颗丰肥的Ru房,把奶头对准了秦青的嘴边,娇声嗲气地真得好象喂小孩子吃她奶的动作似地道:“我的乖宝宝,把嘴张开吧!我这就喂你吃奶。”

  秦青张开了嘴唇,一口就含住那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一手搓揉摸捏着另一颗大Ru房和它顶端的奶头。

  只见覃玉凤媚眼微闭,红唇微张,全身火热酥软,由子滛声浪哼地道:“好秦郎……哎唷……你吸得……我……痒死了……哦……奶……奶头……咬轻点……啊……好……好痒呀……你真要了……我的……命了……”

  秦青充耳不闻她的叫声,轮流不停地吸吮舐咬和用手揉弄着覃玉凤的一双大Ru房。

  只听得覃玉凤又叫着:“哎呀……好……宝宝……我……受不……了……轻一点……嘛……我会……哎哟……会被你整……整死的……啊……宝贝……啊……我要……丢……丢出来……了……”

  秦青见她全身一阵抖动,低头一瞧,一股透明而黏黏的液体,从覃玉凤那细长的小肉缝里,先浸湿了一小撮荫毛,然后流下她深陷的屁股沟,再流到沙发上,又弄湿了一大片花色的椅套。秦青看覃玉凤这样很有趣,用手伸进她的胯下,覃玉凤则把一只玉腿跨到椅背上,另一只放到地上,大腿则向两边张得开开的,把她的小肉缝毫不隐蔽地现了出来。

  秦青又把手指头插进了覃玉凤的蜜|岤|岤中扣挖了起来,时而揉捏着那粒小肉核,而覃玉凤不停地流出来的Yin水,湿濡濡、热乎乎、黏答答地沾了秦青满手都是,秦青贴着覃玉凤的耳朵说道:“亲爱的老婆!你下面流了好多Yin水,真像是洪水泛滥哩!”

  覃玉凤听秦青这么一对她调情的话语,羞得她用两支小手不停地捶着秦青的胸膛,力量当然是软绵绵的,又听到她嗲声道:“坏东西……都是……你……害得我……流了……那么多……快……快把……手指头……拿出来……嘛……你……挖得……难受……死了……乖……乖秦郎……听……我……的话……嘛……把……手指……头……嗯……哼……拿出……来……啊……啊……”

  覃玉凤真被秦青挖得马蚤痒难受,语不成声地呻吟着讨饶的话。

  秦青狠狠地挖了几下,才把手指头抽了出来,一个翻身跨坐在覃玉凤的俏脸上,把秦青那硬翘的大鸡芭正对着她的樱桃小嘴儿,俯趴下去,秦青的嘴则正好位在她的阴沪上,仔细欣赏着她三角地带的迷人风光。只见一大片弯曲黑亮的荫毛,长满了她的小腹和肥突高隆的阴阜四周,连那令人无限神往的桃源春洞,都被覆盖得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条细细长长的肉缝,阴沪口两片大荫唇鲜红肥嫩而多毛。

  秦青用手轻轻地拨开荫毛,再撑开那两片肥嫩的肉片,发现里面又有两片绯红色的小荫唇,而顶端一粒深红色的小肉核正微微地颤抖着,秦青越看越爱,忙张口将那粒小肉核含住,用嘴唇吸吮着、用舌头舐着、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不时再把秦青的舌尖吐进覃玉凤的荫道里面,舐刮着她荫道璧周围的嫩肉。

  覃玉凤被秦青这种超级刺激的挑逗,弄得全身不停地抖动着,滛声浪语地大叫着道:“啊!……啊!……亲秦郎……喔……我要死……了……哎呀……你……舐得我……痒……痒死了……咬得……我……爽死……了……啊……我……我又要……泄……泄身……了……啊……好……美呀……”

  一股热烫而带点儿女人香味和碱味的Yin水,从覃玉凤的蜜|岤|岤里决堤而出,秦青也不嫌脏地把它全吞到肚子里面去,因为它是秦青亲覃玉凤的排泄物,尤其是由秦青最向往的小肉洞里流出来的,所以秦青也就不介意地吞了。

  秦青继续不停地舐吮吸咬,把覃玉凤弄得Yin水一阵流了又是一阵出来,而秦青则一次又一次地全吞到肚子里面去。

  只逗得覃玉凤不断要死要活地呻吟着道:“哎呀……亲……亲秦郎……你真……要了……我……的……命了……啦……求……求求……你……别再……再舐了……嘛……也别再……咬了……哦……哦……泄死……我了……小秦郎……乖……秦郎……听我……我的……话嘛……啊……死了……你就饶……了……我……嘛……小心肝……好……宝宝……舐得我……难……难受……死……了……我……不……不行……了啦……啊啊……”

  秦青听她说得可怜,于是暂且停止舐咬的动作,说道:“好吧!宝贝老婆!我可以饶过你,但是你要替我吃吃大鸡芭哟!”

  覃玉凤脸带惊慌地羞着道:“乖宝宝!你真会整人……嘛!”

  秦青道:“吃大鸡芭的其实很简单呀!就像你平常在吃棒冰一样嘛!”

  覃玉凤娇羞了好久,才咬着嘴唇说道:“嗯!……好嘛……唉……你这……小冤家,真是我覃玉凤命中的克星,竟要我做这……这种羞死人的事,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用一只玉手轻轻地握住秦青的大鸡芭,张开她的小嘴,慢慢而又有点怕怕地含着秦青那紫红色又粗又壮的大Gui头,秦青的大Gui头塞得她的双唇和小嘴儿里涨得满满的,不时用她的香舌舐着大Gui头和马眼,又不停地用樱唇吸吮和贝齿轻咬着秦青大Gui头。

  “啊……好老婆……好……舒服呀……再含……深一点……把整支……大鸡芭……都……含进……你的……小嘴儿……里……快……用力……含吮……啊……喔……你的……小嘴真……真紧……又……好热……喔……喔……”

  覃玉凤其实还是一位贞淑的好女人,只不过被校长压迫,才红杏出墙。

  覃玉凤越来遇让秦青感到舒爽痕痒,大鸡芭这时已硬翘到了最大的限度而有些涨痛,非插入她的小肥|岤儿里,才能一泄为快。于是急忙抽出秦青的大鸡芭,一个跃起的动作,把覃玉凤那身丰腴的胴体压在秦青的下面,分开了她浑圆细嫩的两条大腿,手握大鸡芭,对准了她那个绯红色的小肉洞用力一挺,大鸡芭就这样干进了一大截。

  “噗滋!”那是大鸡芭干进小肉洞里的声音,紧接着又听到覃玉凤痛得大叫,道:“哎呀!……我的妈……呀……痛……痛死……我青了……快……快停……一停嘛……”

  秦青停了下来,道:“怎么啦,亲老婆!”

  第三十章一夜七次郎

  覃玉凤喘着气,颤抖着声音道:“秦青……秦青快……痛死了……秦郎……你的……鸡芭……那么大……也……不管…我……受不受……得了……就……那么……用力地……干了……进来……你还问……呢……你……好狠心……哪……把……我……的蜜|岤……弄得……痛死了……”

  秦青连忙陪罪地道:“亲宝贝!对不起嘛!我心太急了,见到你那迷人多毛的小肥|岤,心里头既紧张又刺激,才会这么冲动地卤莽行事,而且我以为你都被我开垦多回了,蜜|岤干进去一定没问题,不怕我大鸡芭的插干,我本来想让你舒服的嘛!没想到却弄巧成拙了,真是对不起了,亲爱的宝贝,你不要生气,好吗?”

  覃玉凤休息了一会儿,语音较平顺地道:“好了,小秦郎!我并没有生你的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小心肝!你爱玉凤的话,就更要爱惜玉凤,知道吗?乖乖!”

  秦青忙温柔地吻着她,道:“亲亲!蜜|岤|岤玉凤!我会爱惜你的,等一下插的时候,你要快,我就快;你要慢,我就慢,要轻就轻,要重就重,全听你的,好吗?”

  覃玉凤眉开眼笑地道:“这样才是疼我的乖老公哪!好秦郎,来吧!轻……点儿插……进来。”

  秦青一听,如奉纶旨地将屁股一夹,用力地一顶,粗长的大鸡芭又干进了三寸左右。

  不料又听到覃玉凤叫着道:“啊!……停……秦郎……停一下,好……痛……我的……蜜|岤里……好痛……啊!……胀……胀死了……”

  秦青一听到她又喊痛的哀嚎,马上停止不动,望着她那姣美的粉脸,过了一会儿,见她平静了些,便将她的两条玉腿推向她的双峰旁,使她那原本就已肥隆耸突的阴阜更形高突,再一用力,干脆把秦青还留在荫唇外的大鸡芭后半截整根都塞了进去。

  覃玉凤一阵颤抖呻吟道:“唉……唉呀!好胀……胀死我……了……”

  秦青听了覃玉凤这种滛浪的叫声和看了她脸上那马蚤媚妖冶的神情,不由得屁股一阵抖动,把个大鸡芭头抵紧了她的芓宫口直磨着,刺激得她全身一阵子颤抖,原本就紧窄的荫道,此时嫩肉更是一阵猛缩,一股股的滛液,不停地冲激着秦青的大鸡芭头。

  只见覃玉凤的肥臀直扭着,樱唇里也浪声浪语地叫道:“啊!……啊……啊……乖……秦郎……快……快用力……插……插吧……我……我……爽……死了……唉……呀……我……要被……老公……你……插……插死……了……嗯嗯……嗯哼……”

  这时的大鸡芭头被她的芓宫花心,包得紧紧的,并且还一松一紧地吸吮着大Gui头,使秦青舒畅快美极了,于是更是大抽大插起来,次次尽根,下下着肉,凶悍勇猛地连续干了她一百多下。

  这一阵猛干的结果,使覃玉凤酥麻地拚命摇摆着她肥嫩的大屁股,来迎凑着秦青猛烈的抽锸,每一次的用力一撞,她就全身一抖,胸前的两支肥奶,更是抖的厉害,使她在高昂和兴奋中喜极而泣了。

  这也难怪,覃玉凤自从被秦青的大鸡芭插上之后,蜜|岤|岤和丰腴的肉体就享受到从未有过的抚和滋润,秦青这根粗长壮硕的大Rou棒,使她长久以来的空虚和寂寞都被这久违了的男欢女爱的甜蜜所补满了。

  秦青一见覃玉凤这一付满足娇滛的神态,玩心一起,用大Gui头在她的花心上点了几下,忽地猛然抽出大鸡芭,在她蜜|岤|岤口上揉动起来。

  只急得覃玉凤用她的粉臂紧紧地搂住秦青,媚眼可怜巴巴地望着秦青,小嘴儿颤抖抖地,像是要哭出来了似的,眼角上不挣气的泪珠也溢了出来,可怜兮兮地以明白的姿势语言告诉秦青她的蜜|岤|岤还没吃饱,使秦青不禁心软了下来。

  “”好宝贝!你别哭了嘛!我不再逗你了。“

  又将大鸡芭戳进蜜|岤|岤里,一挺下身,就地狂抽猛插起来。

  覃玉凤在秦青的第二波攻击下,也玉臀摇摆,上迎下挺地配合着秦青抽锸的动作,蜜|岤里的浪水就像是决堤的洪水般,不断地往外流着,从她的屁股沟下,一直流到客厅的地毯上,小嘴儿里叫着道:“唉……唉呀!美……美死我了……好老公……你……真会……插|岤……我被你……插得……太好了……唔……唉呀……哼……”

  她的浪叫声越来越大,浪水和大鸡芭的激荡声也越来越大,秦青边插着她,边道:“好老婆……你的……浪水真……多……滑溜极了……”

  覃玉凤继续摇着大肥臀道:“唔……哼……都是你……逗得……人家……发……发浪嘛……嗯……哼……我……美死了……啦……”

  这时候的覃玉凤,杏眼微合,荡态百出,尤其是那肥美的大白屁股,拚命地摇着筛着,这浪态美色,撩人已极。

  秦青插得极兴奋地道:“宝贝……你这时候……真美……”

  覃玉凤喘着气道:“唔……哼……别吃……我的……豆腐……了……我……这时候……一定……很……发浪难看……嗯……哼……啊啊……”

  说着,覃玉凤的动作突然激烈起来,不像刚才那样处处配合着秦青的动作,玉手紧紧地抱住秦青屁股,肥臀没命地往上顶挺着,小嘴里的浪叫声也更加大声地道:“唉呀……乖秦郎……快……快点……用力顶……我要……要死了……嗯……快……我……要……要丢……出来了……呀……快……啊……啊……”

  秦青听覃玉凤这么叫,动作也随之加快,打算送她到极乐的境界,大鸡芭浅浅深深地又翻又搅,斜抽直插,把个覃玉凤干得满地乱转,欲仙欲死。猛地,覃玉凤娇躯一阵颤抖,怠牙咬得嘎嘎作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