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是苦情剧女主她哥[快穿]_18. 民国才子的文盲妻(番外)

我是苦情剧女主她哥[快穿]_18. 民国才子的文盲妻(番外)

网络收集 2021-03-03 15:41:48

北平。

黑色的汽车在一栋老旧的四合院前面停下,副驾驶上走下来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年轻人。

他打开车门,一只满是褶皱的手先伸出来,颤颤巍巍地搭着年轻人的手,后者连忙扶着里面的人出来。

穿着黑色皮鞋的脚踏出来,然后露出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太太。她大概七八十岁,脊背有些微躬,两鬓的头发都花白了。

老太太站在四合院门口,眼睛望着大门微微湿润。

六十多年了,她回来了。

她叫陆文涓,在这间四合院长大,十七八岁上离开北平,一晃六十年,这次算是彻底安定下来了。

“奶奶?”

年轻人轻轻叫了她一声。

老太太用手指抹了抹眼睛,说:“我们进去吧。”

“哎。”年轻人搀扶着老太太,推开四合院那扇大门,一股古旧的气息扑面而来。

“咳咳”年轻人被灰尘呛得猝不及防,还是老太太从包里拿出手帕给他遮挡才好一些。

“奶奶,这就是您以前住的地方吗?”

灰尘落尽,年轻人抬眼打量四合院内部,院子里原本应该有个小花园吧,但现在只有枯萎的树枝和花枝,零星有一些碎瓦片在角落里,一看就是年久失修的房子了。

但这所四合院依稀能看出当年的风情和别致。

老太太望着凄清颓败的院子,目光一刻不停地接触着里面的一切。

“是啊,我在这里住了十八年。”

老太太说着,摸了摸走廊里的石柱子:“它经历的风风雨雨太多了。”

“奶奶,您不跟我说说您年轻时候的事吗?”年轻人挽着老太太的胳膊撒娇:“我看到您以前的照片了,奶奶年轻时也是个大美女,而且还才华横溢,一定有很多人追求你吧?”

老太太失笑,点点年轻人的额头说:“这你可就猜错了,奶奶年轻时大字不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呢。”

“怎么会?奶奶你不要骗我。”

年轻人控诉道。

“奶奶没骗你,我生活在这个四合院里的时候特别平凡……”

老太太眼睛里染上一丝回忆。

“我长到十八岁,从没念过书,不会认字,也不会写自己的名字。”

“后来我结婚了,我的丈夫是当时北平有名的才子,我担心自己配不上他。果然,结婚以后他嫌弃我大字不识,很快和一个女学生在一起了……”

年轻人静静地听着,他知道奶奶口中的那段婚姻不是和他的爷爷,因为他爷爷才不是什么北平才子,而是一个虎背熊腰的东北壮汉。

“那个时候我心灰意冷,不知道该怎么挽回他。他嫌弃我没有学问,可我的父母从小这么教育我:女子无才便是德。没人告诉我这是不对的……直到我大哥回来……”

“他送了我一本书,那本书是我后来人生的引路灯。”老太太脸上露出笑容来,“他告诉我,读书是为了让人明理,让人思考的。”

“刚开始我学习写字是为了让那个男人看到我,看到我也能成为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女人。但是后来我明白了,读书不是为了争这个无谓的感情,它有更重要的意义。”

两个人脚步缓慢,穿过院子走到了后院,走廊里枯萎的藤蔓中还有一抹淡淡的绿意。

“……我跟那个男人离婚了,大哥说要把家里生意交给我管理。我们的父母都觉得他在胡闹,但他说服了爹,也说服了我……”老太太想起当年的事笑着说道。

“不过没过多久,军阀攻占了北平,抢夺了北平商户的家产……”陆文涓想起那年父亲缠绵病榻不治而亡,声音低落:“……我们家也没能幸免,我的父亲就是因为这件事病逝的。”

年轻人扶着老太太,双手握着她的手,给予无声地安慰。

老太太缓了片刻情绪,慢慢往前走,转过一个走廊,说:“那件事以后,我们家就搬去了陕南,我也是在那里才开始正式的学习的。”

“在陕南待了六年,我突然想走到华夏大地上去看一看。我觉得过去十八年的我像是被什么束缚了一样,而那时候我解开了这个束缚。”

年轻人不由问道:“所以您是那个时候就去当了记者?”

“不是,一开始我母亲并不同意,她觉得我是异想天开。”老太太摇摇头。

年轻人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一次,又是我大哥帮了我。”老太太说:“我本来想着母亲要是不同意我就先斩后奏,但是大哥说他会替我说服母亲,离家出走这种事情只会让她更加担心。”

年轻人赞同地点点头,这个舅爷爷说的是对的。

他小时候就干出过不辞而别的事,虽然只是去了姑姑家,但母亲找不到他急哭了,后来他回来以后惨遭了一顿打,现在想想还能回想起当时臀部的疼痛。

“奶奶,那舅爷爷后来怎么样了?您好像没怎么说起过舅爷爷。”

老太太神色黯淡,“他……我离开陕南没几年再回去,就听说他去世了……”

“那年,大哥才三十多岁,还没成家……不知道我走以后大哥是怎么和母亲说的,对大哥的死亡,母亲很难过,但似乎早有预料……”

老太太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后来母亲也走了,我走遍了华夏各地,遇见你爷爷以后才安顿下来……”

年轻人边走边问道:“奶奶,那个没眼光的北平才子后来一定后悔了吧?”

老太太想了想,总算在记忆的角落里翻出来一点东西。那时她早就把那个人忘了,还是大哥听到一些消息后告诉她的。

据说那人在军阀攻占北平后弃父母跑路,几年后回来流连歌舞会所,生生把爹妈气死了,还没等到华夏和平的那一天就把自己作死了。

老太太听到的时候认真谴责了一番自己十七八岁时的眼神,怎么就看上他了?

然后这个人彻彻底底被她扔在了脑后。

不过这些就没必要和年轻人说了。

……

走过廊道,年轻人伸手拨开缠绕在柱子上伸出枝叶的藤蔓,往前走了几步,到达天井下面。

老太太仔仔细细地把所有的景物纳入眼底,笑着对年轻人说:“孩子,奶奶带你看一样东西。”

“是什么东西?”

老太太的脚步向前,踏上下方那些略显湿润的土地,在附近走动,终于找到一个地方。

“去找把铁锹,把这儿挖开。”她吩咐年轻人。

“好嘞。”年轻人虽不明所以,但还是答应一声去周边找工具去了。

四合院常年不住人,阴冷颓败,一些木质家具也大多都风化虫蛀,年轻人找了很久才在花园里找到一把生了锈的铁锹。

“奶奶,找来了,挖哪里?”

老太太点了点脚下,退开一步,看着年轻人一铁锹杵在地上,泥土被掀了起来。

“奶奶,这下面是什么?”年轻人挖了好长一会儿,还是没挖到东西,不由问道。

老太太摸了摸老花镜:“六十年前,你舅爷爷曾经在这里埋过东西……”

“六十年前,我们决定离开北平,有些东西不方便带走,大哥担心它们流落到心思不正的人手里,就把那些老玩意儿分成两批……”

“一份给了当时北平商会会长保管,后来他们夫妻理念产生冲突,张会长的妻子从北平去了陕南,就把那一份东西还给我们家……那些在建国以后就捐献出去了……”

“至于另一份就埋在这里。”老太太轻轻点了点脚下的土地。

年轻人闻言动作加快,他大概猜到了奶奶说的是什么东西了,那个年代害怕流落到别的地方的应该只有华夏的古董文物。

手下铁锹不停挖着,没过多久年轻人感觉铁锹触碰到一个坚硬的东西,只听哐啷一声,铁锹砸到了什么东西。

年轻人伸手拂开上面的一层泥土,露出铜箱子的一个边角。

“真的有东西!”

“挖吧,让它重见天日。”

年轻人沿着铜箱子的边缘把泥土挖开,尽量不碰到箱子本身。终于,泥土堆砌在一旁,露出里面边角被铜片包裹着的箱子。

年轻人小心翼翼地把箱子搬出来,放在地上。老太太蹲下来一点一点把箱子上的泥土擦掉,从脖子上摸出一把钥匙。

“咔哒”

一声轻响,生锈的锁脱落,老太太把箱子打开。

“好多画卷!”

年轻人惊讶地望着箱子里的东西,一卷卷古画被细心地包好,整齐地码在箱子里。

他拿起一卷画,抽出来打眼一看就被惊住了。

“奶奶……这些怎么办?要搬回去吗?”

年轻人虽然不懂古玩鉴定,但如果这些东西是真的,那个个都是天价。

就这么埋在土里六十多年,也不怕被别人给挖了,他这位舅爷爷好大的魄力。

老太太的手指在画卷上一抚而过,说:“把它们捐出去吧。”

“都捐了?”

“都捐。”

老太太望着天,六十年前那个青年穿越光阴出现在她的脑海里,眉眼清晰。

“文物是有历史传承的,是华夏文明的承载,理当让全华夏看到。”

神情严肃的青年和眼带笑意的老太太的声音在这一刻隔着时光重合。

【畅读更新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