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士

国士

网络收集 2021-02-27 08:17:25
第一百四十二章 雨水和不安 小说:国士  作者:衣山尽  字数:3409  更新时间:2014-04-20 08:22:07

训练之后,宁乡千户所的这一千士兵正式迎来了为期三日的假期。

已经到了一年中最热的几日,地里的庄稼已经成熟,正是回家割稻的日子。没有了军法管束,士兵们都喜气洋洋地在宿舍里聊起天来。

都在说,这次得了军饷,正好给家里的老婆孩子扯几尺花布回去,给她们做身新衣裳。而且,趁这几日空闲,将稻子收了。正是一年中下大力的时候,酒肉也得买些回去,顺带着请邻居帮忙。

有人道:“反正地也不多,自己家人就够用了,也没必要去请人帮忙。”

“你弱得跟小鸡似的,自己割谷子,还不累死?”有人笑着挖苦说话那人。

那人很是不服气,亢声道:“割谷子算得了什么,要是在以前,还真得备下酒食请人帮忙。如今啊……”

“现在又如何?”

那人笑道:“如今啊,咱们在军营一个月,每天都是敞开了肚子吃,我浑身都是劲,不干些什么总感觉不自在。你们想想,刚进军营的时候,围着那个大校场跑上两圈,大家都喘得厉害。如今,二十圈下来,也就身上出点汗。你说,还需要请人帮忙,倒贴酒食吗?况且,说句难听点的话,每月三钱银子的军饷,就算不种地,我一家老小也够吃了。”

“是极是极,你不说,咱们还真没想到,我等如今壮实得很。”有人伸出手比了比,露出已经长出结实肌肉的胳膊。

做在旁边的韶伟心中一动,定睛看去,顿时小小地吃了一惊。刚进军营的时候,老实说这宿舍中十九个战友一个个都是面黄肌瘦,跟痨病鬼一样。这才一个月下来,这些家伙苍白的面孔就变得红润黝黑,细长的手脚和干瘪的胸膛上也开始长肉了。以往那畏缩的眼睛,也变得精光闪闪。

究竟是什么,让大家变成了这样。

宿舍中的士兵一边收拾着行装,一边说笑。

“喂,先前千户孙将军说得明白,进不进军营做脱产士兵,全凭自愿。这次回家秋收之后,愿意回来的,他举双手欢迎。若不想当兵,他也不强求。不知道各位哥哥休假之后,还回不回来?”

“回来,怎么不回来。每个月可有三钱银子的军饷,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众人都轰然一声叫起来:“不回来的,那就是傻子。”

又有一人还是叹息一声:“三钱银子,确实诱人。不过,军营的规矩实在太多,训练又累。记得刚开始训练那几日,我都累得尿血了。”

“小冯你他娘就是个没用的,不就是走走队列,跑上几十圈就顶不住了?咱们是什么,军户,就算不来训练,种田也是要花力气的。力气这东西又不花钱,用了,睡一觉就有了。就算你出去给人扛活,不一样累。而且,也没这里伙食好,孙将军这里可是能敞开了肚子吃的。你若不想当这个兵早些说话,我有个堂弟……”

那个叫小冯的面色大变,腾地一声站起来,嘶声喝道:“安大哥,咱们可是好兄弟,我说过不回来的吗?我就是抱怨几句罢了,又没说三天以后不回这里。如今千户所里的军户谁不知道到孙将军这里来当兵是个美差,都削尖了脑袋想往里面钻。你堂弟才多大,十三岁吧,他也能当兵?我就知道你想将我挤走,好便宜你的亲戚!”

说着,气得红了脸,就要朝那什么安大哥扑去。

“嘿,你还行事了,要向我动手?那他妈也是男人,锤不死你!”那个安大哥嘎嘎地笑起来:“小冯,好得很,军中禁止私斗,这里是军营,仔细被陈阎王给逮到,却要受军法,等下咱们得找个僻静的地方。”

陈阎王就是军法官陈铁山。

小冯:“谁怕你,咱们现在就去西门碰头决一雌雄,不去是软蛋。各位弟兄到时候也去,给我和老安做个见证,看看谁是真正的男人。”

“要得,要得!”众人顿时来了精神:“都去,都去!”

然后簇拥着两人往外走。

一个同韶伟相熟的士兵扯了扯他的袖子:“韶兄弟,咱们也跟着去看看。”

韶伟摇了摇头:“不去了。”

“怎么了,去去去,这么热闹。”

韶伟意兴阑珊:“军营里的事情同我又有什么关系,这么回去之后,我就不来了。”

“怎么,韶兄弟你怎么不当兵了,当兵多好啊!”那人一呆,忍不住叫出声来:“是不是因为陆旗总,这个也没什么呀。大不了韶兄弟你受了气,忍着就是了。当兵嘛……条例上不是说过吗,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凡事你按照条例来,陆旗总也不会拿你怎么样。”

韶伟摇摇头,也不说话,空着手就朝外走去。

出了军营的大门之后,韶伟在街上逛了半天,只看到满大街都是拿着军饷的士兵买酒割肉,然后喜滋滋地回家去见老婆孩子。

既然已经决定三天后不在回来,既然决定了要脱掉这该死的军装,韶伟如释重负之后,心中却空落落地没处着落。

百无聊赖,只得回到千户所官署。

进衙门之后,就看到了孙元。

孙元还是一脸的微笑:“韶兄弟你回来了,已经一个月没回家了,快去看看你姐姐,她前几日就在念叨着你了。”

要知道,在韶伟进军营当兵之后,孙元已经成了他名义上的长官,见了他的面都是一脸严肃地喊“士兵韶伟。”

但现在却是满面的笑容,又换回了当处在凤阳时的“韶兄弟”,显然是不再拿他当自己的部下看待。

听到他这么称呼自己,韶伟一呆,突然发现孙元眼神中有一丝不屑和痛惜。

顿时感觉,这一声韶兄弟是如此的刺耳。

“好的,我这就去看看姐姐。”韶伟沉着脸,闷声闷气地应了一声,想在躲避什么似的,下了头。

************************************************************

看着韶尾的背影,孙元心中暗叫了一声:“可惜。”

韶伟文化高,身体好,性格坚强,而且又是自己未来的小舅子。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是自己一个合格的高级军官人选,在自己手下的人当中,也是是排名第一的人才。他本打算放韶伟在军队里历练上一阵子,就会大用的。

但现在韶伟却选择脱掉军装,躲回韶虞人的小院子继续当他的公子哥儿。

对此,孙元也是非常惋惜。

不过,人各有志,他也不能说什么。

不可否认,韶伟此人是一个合格的军官人选。但性格上有缺陷,就算勉强放在军队里,也会产生恶劣的副作用。与其如此,还不如弃之不用。

再说,孙元要组建的是一支现代军队。什么是现代军队,那就是机器,是一个统一的完整的令行禁止的机器。在这样的集体里,容不得个性的存在。

只略微有些失望之后,孙元就在不将这事放在心上。

刚才那一场暴雨来得快也去得快,空气潮湿而闷热。

这晚饭也吃得很是难受,厅堂里的门窗即便都全部敞开着,还是没有一丝风,大家身上都是热汗。

“夫人,你擦擦汗。”韶虞人微笑着将手绢掏出来递给孙元母亲。

“我儿,你不也热得满头大汗,别忙了,做下吃饭吧。”孙李氏爱怜地看了未来儿媳妇一眼,招呼她坐下。

自从住进千户所官署之后,韶虞人就以官署的女主人自居,挽起袖子细心照料起孙元和孙李氏的饮食起居。

今天又是韶伟休假回家,韶虞人亲自下厨,给大家做了五道小菜,又站在一边侍侯起孙元母亲。

“是,老夫人。”韶虞人应了一声,坐回凳子。又提起筷子,分别给孙元和孙李氏夹了一筷子菜。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韶伟:“伟弟你也吃些,听孙将军说,你们军营这阵子训练辛苦,天气又热,不吃怎么遭得住?”

“恩。”韶伟闷闷地应了一声,却没有丝毫胃口。

又吃了半天,韶虞人又道:“听人说军营里日子过得苦,这次好不容易有了三天休假,伟弟你想吃什么,尽管同我说。”

她看了弟弟一眼,又多孙元笑道:“将军,伟弟当兵前的那一天你同妾身说,军营是个大熔炉,无论你以前是什么人,只要进你的部队当上一阵子兵,就会被练成一块好钢。当初妾身一想到伟弟就要去当兵吃苦,今日见了伟弟,却是信了。”

孙元微笑道:“怎么就信了?”

韶虞人看了弟弟一眼,目光里全是光彩。

要知道往日桀骜不逊的弟弟走起路来歪歪斜斜,坐在凳子上也是没个人形。可这才一个月不见,韶伟却想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坐在那里,身体挺得笔直,如同松树一般。说话,举止,也是虎虎风声。

韶伟皱了一下眉头,突然将筷子放在桌上,呼一声站起来:“别说了!”

韶虞人微微一惊:“阿弟你怎么了?”

韶伟:“没什么,我吃饱了,先回院子去了。”

“阿弟,阿弟……”

孙元却是一笑:“虞人你别理他,韶伟现在正处于叛逆期。”

“是,将军。”韶虞人温和地应了一声,又用纤纤细指剥了一个虾米,放在孙李氏的碟子里:“老夫人,这下过雨后湿气重。你这几日说腰腿疼,得把细些,要不,请个郎中回来看看?”

孙元也留了神:“娘你病了?”

“没事,没事,以前今天在水田里种地,落下的老毛病,估计是风湿。”孙李氏安慰儿子:“不用叫郎中的,休息一日就好。这马上就是秋收了,还真有点放心不下老家的庄稼,一下雨,这谷子还怎么收?”

孙元笑道:“母亲你担心什么,咱们老家地都是席草,怕什么下雨?”

突然间,他心中一动,感觉到一丝不安。

“下雨……下雨……下雨天……”

这一晚上,孙元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到第二日清晨,他才一拍脑袋:“忽略了,忽略了!”

忙从伙房拿了一快火石,匆匆地朝工匠作坊走去。

微信扫一扫,手机看小说,免费领取500阅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