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本人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杀

日本人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杀

网络收集 2020-09-21 07:02:26

今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81周年纪念日。南京大屠杀已深深烙在中国人的历史记忆中,但作为加害方的日本人不仅没有形成反思战争责任的历史“共识”,反而出现右翼分子的“南京大屠杀”是“无稽之谈”“虚构”“幻影”等奇谈怪论,受到进步人士的谴责与批驳,形成了日本社会围绕南京大屠杀的“争论史”。日本民众由于政治立场、生活阅历、战争体验等方面不同,对南京大屠杀或深刻反省,或矢口否认,或态度暧昧,呈现不同的南京大屠杀认识。

日本民众不可能毫无所知

中国学界开启南京大屠杀“研究热”,主要是翻译日本学者的相关著作,批驳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行,介绍日本社会围绕南京大屠杀的争论,但大多忽略了战时与战后初期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杀认识,甚至认为战时日本国民完全不知道南京大屠杀。

由于战时日本严厉的新闻封锁、归国日军官兵的“禁口令”等,日本国民当时确实不太了解南京大屠杀,但并非毫不知情。

一是日本政府和军队上层早已获悉南京大屠杀的情况,尤其是随着日军返回南京的日本外交官,将日军暴行和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对暴行的“抗议”呈报于外务省。1938年1月17日,外相广田弘毅致电日本驻美使馆,其中提到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逾30万”。二是日本多家媒体对“百人斩竞赛”的持续报道,日本人对此不可能毫无所知。三是日本作家石川达三通过从上海到南京的调查采访,以参与实施南京大屠杀的日军官兵为原型创作了《活着的士兵》,发表于《中央公论》1938年3月号,虽于发售次日被禁,但有些人还是从各种渠道获知日军在南京暴行的一些消息,以致“当时的多数国民,朦胧感觉发生过南京事件”。

日本国民在东京审判期间对南京大屠杀的报道与介绍,反应比较平静。石川达三的《活着的士兵》于1945年12月出版;堀田善卫从1953年开始,以《时间》为题,先后在《世界》《文学界》《改造》三家知名杂志上发表主要描述南京大屠杀的长篇小说,且于1955年由新潮社出版单行本,均未引起日本社会的高度关注。

1945年12月8日,盟军总司令部命日本各大媒体连载由美国战时情报局职员、盟军总司令部民间情报教育局企划课课长布拉特・史密斯执笔的《太平洋战争史――军国主义日本崩溃的真相》,内含南京大屠杀一节。1946年2月17日,NHK开通广播栏目《真相盒》,其中也有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战后,田中隆吉、石射猪太郎等,也出版了涉及南京大屠杀的回忆录。

家永三郎教科书诉讼案

战后初期的日本历史教科书依据美国人的“太平洋战争史观”,在叙述日本侵略战争时,提到南京大屠杀,但内容比较简单,往往是一句话,即“日军占领南京时实施了残杀行为”“日军在南京的残杀行为”“南京暴行等事件”。

日本历史教科书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出现以“进出”代替“侵略”的“改恶”趋势,家永三郎教科书诉讼案即是在此背景下发生的。

东京教育大学教授家永三郎编写的中学历史教科书《新日本史》,在1963年被文部省审定“不合格”,后经修改于翌年提交审查,结果仍有293处需要修改的地方,引起他的愤怒,遂以文部省的审查违背教育自由原则,于1965年、1967年、1984年提起三次诉讼。其中涉及南京大屠杀的主要争论点,是家永三郎在教科书的注释中指出日军占领南京后杀害了为数众多的中国军民,即南京大屠杀;文部省认为据此注释可以理解为日军实施了“有组织的屠杀”,要求“改正”,说明那是在“混乱”之中发生的事情。随着南京大屠杀研究的深入所提供的强大学术支持,1997年8月日本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文部省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审定意见违法,责令政府赔偿家永三郎40万日元。家永三郎的教科书诉讼活动,促使20世纪50年代后日渐弱化或消失的南京大屠杀重回教科书。

日本各校2017年春季采用的世界史和日本史教科书虽都涉及南京大屠杀,但至于屠杀人数仍是“存在多种说法”。总体而言,日本历史教科书对南京大屠杀大多采取“中性”立场,虽缺乏对侵略战争的深刻反省,但主流还是承认的。

2010年1月,《中日共同历史研究报告》认定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事实,但日本一些政治家、右翼分子却一仍如旧。南京大屠杀研究之路任重道远。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