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更改年号:第二次挑战终于成功,首个源自日本古典的年号获得通过 | Nippon.com

更改年号:第二次挑战终于成功,首个源自日本古典的年号获得通过 | Nippon.com

网络收集 2020-09-26 13:46:29

开启日本的新纪元:聚焦两次新天皇即位

更改年号:第二次挑战终于成功,首个源自日本古典的年号获得通过 社会 2019.10.01

日本已确定新时代的年号为“令和”。这个首次取自日本古典(本土古籍)的年号,在起用平成年号的时候也曾是备选方案,但没有得到采用,30年后再次发起挑战,终于成功获选。民众对新年号的关心程度之高令人颇感意外,不少人也对“令和”抱有好感。 English 日本語 简体字 繁體字 Français Español العربية Русский 源于《万叶集》“梅花宴”篇

政府于4月1日确定的第248个年号,取自成书于奈良时代的《万叶集》,这是日本最古老的歌集。“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天平2年(730年),新春良时,风清气爽,九州大宰府举办了一场“梅花宴”,宾客们一边欣赏当时还十分稀有的梅花,一边吟诵和歌。新年号就源于记录了这次宴会情景的章节。

针对“令和”这个年号,安倍首相解释称“新的年号中寄托了美好的愿望,祝愿每一个日本人都像(严寒之后绽放的)梅花那样,心怀对明天的希望,尽情绽放心中的花朵”。针对《万叶集》,他强调“这是象征我国丰富国民文化和悠久传统的古籍,收录了(从天皇到边防士兵、农民的)广泛阶层的人们吟诵的和歌”。

自645年的“大化”到“平成”的所有年号,均出自中国的古典(汉籍)。因此,安倍首相强烈希望新年号能够取自日本古典,除了首相的支持者外,这一想法似乎还得到了众多国民的赞同。

但问题在于作为年号设计者的日文学和汉文学专家们提出的方案。进入今年以来,政府开始正式着手选定新年号,但直到3月,依据日本古典提出的备选年号中,始终没有出现政府感到满意的方案。如此一来,最终很可能像平成时代一样,结果还是从汉籍中选取年号。于是,政府委托设计者们再追加一些方案。临近决定日的最后关头,“令和”这个方案浮出了水面。此次确定年号的工作可谓是相当惊险。虽然本人没有承认,但大家普遍认为提出这个年号的人是《万叶集》研究第一人、曾获得文化勋章的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名誉教授中西进(89岁)。

路人纷纷拍摄银座和光百货橱窗里摆放的写有新年号“令和”字样的书法作品,2019年4月1日,东京都中央区(时事社)

第一时间向明仁天皇和皇太子汇报

尽管政府在国民的热切注视下公布了新年号,但过了中午11点半的原定时间,官房长官菅义伟仍然没有在首相官邸的新闻发布会上现身,最后迟到了11分钟。作为确定新年号的最后程序,临时内阁会议于11点25分结束。在迟迟没有公布结果、被称作“空白11分钟”这段时间,展开了另一项重要工作。从政府方面收到新年号的信息后,宫内厅长官和次长向明仁天皇和皇太子作了汇报。直到“昭和”以前,历史上很长一段时期,年号一直是由天皇和朝廷来决定的,明治以后,由于年号会直接成为天皇的谥号,所以在面向民众公布以前,政府会第一时间通知天皇和皇太子。在东宫御所收到报告的皇太子和颜悦色地应了一声“我已知晓”。

据说听到新年号以后,不少民众都对第一次出现在年号中的“令”字感到有些别扭。笔者也是如此,因为一听到“令”字会立刻联想到“命令”,所以感到有些意外。但是想起也有“令名(声望、名声的意思——译注)”等褒义词,这下总算是觉得这个字也很适合用于年号了。一个汉字的解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如此大的转变,确实很少见。

确定新年号当日的程序从上午9点半开始,仅仅用了两个小时即告完成,最先召开的有识之士恳谈会也只有短短36分钟。虽说比上一次(约20分钟)花的时间长一些,但这是因为此次提出了六个备选方案,比上一次增加了一倍,不知是否展开了充分的讨论。九位来自各界的有识之士难得齐聚一堂,却因为事先规定了公布时间,所以想必讨论过程有些过于仓促。在确定年号之际,应该如何反映国民的意见,这或将成为今后的研究课题。

得到国民高度支持的“令和”

关于作为“令和”出处的“初春令月,气淑风和”这一句,比《万叶集》成书时间早250年左右的中国诗文集《文选》中有非常相似的一段。于是也有人指出“结果还是在抄袭中国的古典”。但笔者认为,此次确定的年号是以《万叶集》中记录了太宰府“梅花宴”的章节为出处的,所以可以视为取自日本古典的“第一个日式年号”。从中,我们能够看到《万叶集》时代日本人的形象,他们引入汉字文化,在阅读中国典籍的同时不断学习,始终致力于发展日本的文化和社会。起源于《万叶集》的和歌文化历经1200多年沧桑岁月,至今仍以年初歌会这种传统活动的形式得以延续,考虑到这一点,也可以判断从《万叶集》中选取年号是非常有意义的。

读卖新闻的舆论调查(4月3日晨报)显示,62%的受访者对“令和”抱有好感,多达88%的受访者对年号取自日本古典一事给予了好评。由此可以感受到国民对新时代的期待。

上一次确定年号的工作在高度机密状态下展开

30年前,1989年1月7日下午两点半,日本在全国降半旗的状态下公布了“平成”新年号。8小时之前,昭和天皇驾崩,日本首次在现行宪法下完成了皇位继承(新天皇即位),这也是首次由政府确定年号。

宫中从清晨开始相继举行了昭和天皇告别仪式、新天皇继承天丛云剑、八尺琼勾玉(玺)等三种神器的“剑玺等继承之仪”等仪式,政府确定年号的工作进入最后阶段。与事前已经确定日程的此次天皇继位迥然不同,以天皇驾崩为前提的更改年号工作是作为高度机密行动在台面下展开的。

当时负责制定年号的人员明确表示,也曾委托国文学者设计年号方案,希望能从日本古典中提炼出年号。但始终未能拿出具体方案,只能留待下次。最后有三个方案提交到了确定年号的第一次会议——有识之士恳谈会上,当时的负责人坦率地表示“引导了大家选择平成这个方案”。他在会上强调,明治、大正、昭和的日语发音首字母分别是M、T、S,从方便性的角度而言,新年号的首字母最好是其他字母,而平成(H)以外的两个方案的首字母都是S。由于时间紧迫,加上政府是第一次确定年号,没有经验,所以恐怕当时也有点无可奈何。新年号正式确定后,政府像此次一样通知了新天皇。

起初略感别扭的“平成”

不久后,时任官房长官的小渊惠三手举写有“平成”二字的匾额,解释称该年号取自中国的《史记》和《尚书》中“内平外成”“地平天成”的典故。笔者当时正在宫内厅记者俱乐部听广播,当宣布年号定为“平成”之后,现场四处都在发出惊讶的声音。笔者虽然没有出声,但也对这个念作“he-se-”的新年号感到颇为别扭。因为“平”字会让人联想到平安京等非常久远的年代,发音也不如“昭和”那么干脆紧凑。

更改年号第二天的报纸上,一些“有识之士”发表了和笔者印象相似的评论。“第一印象是朴素。或许也是因为尚未适应,念起来全是e和i的音。现在来看,昭和还真是个好词”。不过,笔者盯着“平成”的文字细细琢磨一番后,改变了想法,如果按照字面解释为“成就和平”,那么或许是一个美好的年号。这次的“令和”也完全一样。虽然在新年号刚刚公布的一段时间里,大家可能会觉得有点别扭,但如果冷静地思考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或许就会理解其妙处。 

起初,“平成”并未给人留下美好印象,而始终秉持“与民同在”信念的上皇夫妇,以及始终支持、感激上皇夫妇的众多国民,让它成为了一个“没有战争的美好时代”。如今,被命名为“令和”的新时代又将承载着国民的各种希望,从5月1日正式启航。

(2019年4月4日)

标题图片:官房长官菅义伟公布新年号为“令和”,2019年4月1日于首相官邸(时事社)

皇室 令和 新天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