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本“失落的十年”魅影再现 经济悲催了

日本“失落的十年”魅影再现 经济悲催了

网络收集 2020-09-24 05:47:24

  时隔三个季度,日本的经济增速再现收缩。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日本股市和房地产市场泡沫破裂之后,日本经济陷入了长达十年的低迷期。

  “失落的十年”魅影似乎再度显现。日本央行总裁白川方明对此表示担忧,并放言将继续推行货币宽松政策。

  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三个季度以来再次陷入收缩。7至9月当季的GDP环比萎缩0.9%,符合市场预期;环比年率则为萎缩3.5%。

  在分项数据中,三季度日本外部需求对GDP的贡献率为负0.7个百分点;国内需求对GDP的贡献率为负0.2个百分点;资本支出则较前季下降3.2%,降幅远高于汤森路透调查预估的下降1.7%。

  日本东京瑞穗总合研究所资深经济分析师山本康雄表示,“出口下滑幅度看来不小,消费和资本支出也不振,这显示外部及内部需求皆疲弱。9月起经济数据大幅恶化,这意味着日本已经陷入衰退。”

  该国国家战略兼经济财政担当大臣前原诚司12日表示,不能排除日本已陷入衰退的可能性。他同时预计,日本央行将采取有力宽松货币举措。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同日表示,日本三季度的GDP数据“很严峻”,“我们对待经济政策要有紧迫感。”他说。

  作为手握货币大权的人,日本央行总裁白川方明12日称,央行将继续推行强力宽松货币政策,将日元升值会冲击日本经济的风险纳入考量。不过他也强调,仅靠向市场注入大量资金,在类似日本这样利率接近零的国家,不会推升物价。

  有海外媒体报道称,日本央行希望上月公布的廉价贷款计划,能够通过鼓励海外投资和收购国外资产来让日元贬值。日本金融审议会12日则提出了新的危机应对制度方案,允许向证券及保险公司注入公共资金。

  受不佳GDP数据及对欧美债务问题担忧情绪的拖累,日本股市日经225指数12日收低,连续第六个交易日下跌,并创下四周收盘低位。当日,日经225指数收跌0.9%至8676.44点。

  ————————————

  日本三季度GDP收缩3.5% 通缩阴霾挥之不去

  日本内阁府昨日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日本第三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初值较上一季度下滑0.9%,为三个季度以来首次出现萎缩,折算成年化季率萎缩3.5%。

  受糟糕数据影响,至周一收盘时,日经225指数收报8676.44,下跌0.93%,至近一个月以来最低水平,这也是日本股市连续第六日下跌。

  日本经济陷入衰退

  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在内阁公布数据之后指出,三季度出口大幅下滑,最明显的是与中国贸易大幅削减,主要是受到中日关系紧张的影响,“双边关系对日本经济的影响需要进一步关注。”

  瑞穗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资深经济学家Yasuo Yamamoto在其研究报告中指出:“出口下滑看起来是严重的。消费和资本开支也很疲软,显示外需和内需都很疲软。经济数据在9月份大幅恶化,这意味着日本已经处于衰退之中。”

  日本产业经济大臣前原诚司也承认,不能否认日本经济可能已经陷入衰退窘境。在更多经济数据出炉之后,将就日本经济现状作出最终决定。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也认为,“日本经济在第四季度仍然会是负增长,往前看,日本经济面临着的负面因素远多过积极因素,随着刺激政策作用的逐渐递减,私有部门消费会进一步下降,而因为国内外需求都比较萎靡,日本的投资也不会有起色;关键是,由于全球经济的疲弱,日本的出口不会有改善。”

  此外,日本的核心通胀水平自9月份以来仍然在进一步下降,表明日本经济的通缩现状并没有因为日本央行的大规模购债计划所改变。

  日本央行或再度扩大购债规模

  原本在上月进一步增加资产购买规模之后,外界普遍认为日本央行在近期内不会再继续追加购债规模,但日本总务省的最新数据显示,日本物价水平在9月份环比下滑0.3%,而日本政府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当时设定的目标是实现核心通胀率上升至1%。

  “在日本通胀率持续紧缩、衰退已成定局的情况下,日本央行或许在12月19~20日的会议上会再度增加宽松,不过下周应该不会有什么新的政策出台。”一家外资行分析师表示。

  日本央行自2012年2月以来已经陆续4次扩大资产购买计划,今年2月、4月、9月和10月不断增加宽松措施。10月30日日本央行议息会议继续追加11万亿日元的资产购买计划,使总的购买规模增加至91万亿日元。

  在昨日的演讲中,白川方明表示,日本央行无上限满足企业的融资需求。另外,白川方明还强调,“只要核心通胀率达不到1%的水平,执行宽松政策就是重要的,物价的上涨是经济增长的第一步。”

  “尽管当前的金融环境已经非常宽松,但央行仍然会不遗余力强化宽松政策,以期实现目标,从这个角度而言,如果我们在衡量了各种经济行为和物价水平的指标之后,发现经济有向弱的倾向,日本央行就会决定继续强化宽松政策。”白川方明强调。(第一财经日报)

  【最新市况】

  日本负债全球第一 强势日元拉响警报

  日本财务省于上周五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包括政府债券、借款和票据融资三个项目在内的政府债务总额创下历史新高,达到983.29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7.3万亿元)。此外,日本政府担保债务金额为45.5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58万亿元)。据日本共同社预计,2012财年末日本政府债务将高达108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5.28万亿).

  据悉,2011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为502万亿日元,根据上周五财务省发布的数据,目前日本政府负债实际已接近其上一年GDP的两倍,日本由此变成了全球负债第一大国。

  分析人士指出,在近千万亿日元的政府债务中,占比最大的为政府债券,达803.74万亿日元,占政府债务总额的81.74%,比去年同期增长14.4万亿日元;此外,票据融资达125.37万亿日元,占政府债务总额的12.75%;向民间金融机构等借款达54.19万亿日元,占总额的5.51%,其中长期借款17.62万亿日元,短期借款36.57万亿日元。

  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谢国忠称,日本经济持续衰退原因有三:一是人口老龄化和丧失竞争力。二是错误维持日元强势。三是中日领土纷争令日本经济前景更趋不稳定。谢国忠认为,日元将无法维持在高位,日本贸易赤字可能在明年迅速扩大,到时市场可能不会再把日元当作安全的避风港。

  谢国忠认为,中国消费者对日货的抵制成为导致日本经济再次陷入衰退的直接导火索。日本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自2007年以来持续跳水,近20年来日本一直深陷通缩和经济萎缩的泥潭中,贸易赤字成为结构性现象。

  谢国忠预期,在多重打击下可能最终会导致日元经历结构性的下跌周期。他认为,日本名义GDP的增速必须快于国债增速才有可能改变其财政颓势,“实现这一点的唯一途径就是日元贬值。”(证券时报网)

  【相关新闻】

  日本政府债务创历史新高 成为全球第一负债国

  为了提振萎靡的经济形势,日本政府接连扩大刺激规模,但与此同时日本的政府债务就像是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上周五,日本财务省发布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包括政府债券、借款和票据融资三个项目在内的政府债务总额创下历史新高,达983.29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7.3万亿元)。此外,日本财务省当日公布的政府担保债务金额为45.5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58万亿元).

  据了解,日本财务省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规定的标准,每三个月公布一次国家债务余额数据,本次公布的国家债务总额较上一次公布的6月末的数据增加了7.1万亿日元,较去年同期的959.95万亿日元同比增长了2.43%。据日本共同社预计,2012财年末,日本政府债务将达108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5.28万亿).

  以上数据再次加剧了外界对日本财政危机的担忧。日本2011年国内生产总值为502万亿,根据上周五财务省发布的数据,日本中央政府负债已接近其上年GDP的两倍,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变成了当之无愧的全球负债第一大国。

  在近千亿日元的政府债务中,比重最大的为政府债券,为803.74万亿日元,占政府债务总额的81.74%,比去年同期增长14.4万亿日元。其中,包含用于日本大地震灾后重建的14.1万亿日元“复兴债”在内的一般债券金额为688.21万亿日元,占政府债券总额的85.63%。各类政府债券中,仅财政投资和贷款计划债券(107.55万亿日元),以及为核事故损害责任基金发行的政府债券(3.67万亿日元)两项,比6月末数据有所下降,分别减少2.52万亿日元和0.32万亿日元。

  此外,票据融资125.37万亿日元,占政府债务总额的12.75%。向民间金融机构等借款54.19万亿日元,占总额的5.51%,其中长期借款17.62万亿,较去年同期减少3.35%;短期借款36.57万亿,较去年同期增长1.06万亿。

  二战以来,日本在欧美经济体系的基础上建立了一套自己的金融系统模型——利用国民储蓄进行投资。这个模型是企业家和中产阶级财富迅速积累的重要因素。但是该模型带来的经济成功是非常脆弱的。现在,日本每年大约需要把一半的政府预算都花在支付养老金和借债的利息上。由于日本本国的养老金计划规定每人必须购买大量的政府债券,以支撑政府开销,因此日本政府债务的债权人95%都是本国公民。根据总务省估算的10月1日现在的日本总人口1.2753亿人计算,目前人均负债约771万日元。

  与此同时,上周四日本公布的9月经常性账户,在超过30年的时间里首次出现了赤字。有经济学家分析说,如果经常性账户赤字的情况继续下去,日本离“希腊式”财政危机的悲剧可能就不远了。不过,此前中央政府因弥补核电站事故造成的能源空缺,购买了大量石化燃料,导致进口额大幅增长,因此9月的经常性账户赤字也可能只是暂时的。日本财务省高级副部长大久保勉对此情况不愿多谈,只轻描淡写地说,“月度经常性账户余额是个波动值。”

  摩根大通东京部的首席经济学家菅野雅明(Masaaki Kanno)对此表示并不乐观,他认为,“危机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来得更早而非更迟。”(一财网)

  【延伸阅读】

  日本负债的启示

  日本财务省近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包括国债、借款和政府短期债券的国家债务达983.29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7.3万亿元),创历史新高。较上次公布的6月末的数据增加了71098亿日元,预计至2012财年末,国家债务总额将达1085万亿日元。根据总务省估算的日本总人口1.2753亿人计算,人均负债约771万日元。

  日本政府总负债占GDP的比率已经超过200%,但国债市场却保持长期稳定,尤其是利率极低(几乎没有收益),这似乎违反了经济常识。日本企业或个人前仆后继地把资金投入到国债市场,因为国债是最安全且流动性最强的资产,即使投资者想退出国债市场也找不到同等容量和流动性的市场可以替代。这其中也包含了某种日本特有的心理结构,即封闭式的本土偏好,也或者与对国际市场缺乏信任有关,因为在泡沫破裂之前日本的海外资产投资几乎都遭遇了问题。所以,资金大部分留在国内而不是到国际市场上去投资,尽管有日元套利活动,也主要是海外机构实施。没有去处的资金最终输入到日本的国债市场,为政府赤字提供融资。

  更为奇特的是,日本银行体系持有的政府债券占其总资产的25%,如果再加上央行、保险、企业年金等机构,共持有日本国债大约有60%之多,这就像是一道市场隔离墙,以金融机构长期持有和增持国债,确保了市场稳定。MF官员上个月对日本银行体系的稳定发出警告,日本国内银行持有的政府债券规模占其总资产的比例,可能会在5年内从目前的四分之一升至三分之一。日本央行正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而且正在被日本政府所左右。

  现在还很难说日本的国债会出现危机,其财政的可持续性主要依赖于日本国内的流动性以及信心。由于老龄化严重,日本企业几乎不会扩大投资而是不断的增加储蓄,除非大规模的实施海外并购才有可能影响到国内的流动性,或者经常账户出现赤字导致水源干涸。日本财务省本周一报告称,日本7至9月财季经济萎缩0.9%。日本经济的增长性变得可疑,再加上日元坚挺,日本的企业营收和国家的经常账户都会承受压力,而且不排除继续恶化的可能。这些都会让日本国内是否继续拥有充足的流动性支持财政融资变得越来越可疑。

  至于政府是否削减开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削减社会支出,尤其是福利,在政治上是自杀行为,因此,民主党与自民党就提高消费税方案达成了共识,但长期看,即使增税也只能勉强维持一段时间,只能延缓危机而不会解决危机,日本例外论可能是脆弱的。日本金融机构持有国债让债务规模看上去安全并膨胀,长期压低利率的做法也让应该淘汰的企业存活下来,从而影响了产业调整,日本经济的困境在于转型一直没有成功。(21世纪经济报道)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