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矿工拳王熊朝忠:拉煤当训练 没钱自制器械_新闻

矿工拳王熊朝忠:拉煤当训练 没钱自制器械_新闻

网络收集 2021-01-27 21:56:44

瘦小的熊朝忠原本是个矿工,他应该会在矿上做到中年再回乡种地。但他爱上了打拳。没有体制与资金的保障,他靠苦练和梦想成为拳王。

熊朝忠右手打着石膏,缠着绑带,吊在胸前。这是在6月16日获得WBC (世界拳击理事会)轻羽量级银腰带的比赛中受的伤。这让他无法系统训练,只能练练体能。即使绷带影响熊朝忠摆出各种姿势拍照,但他仍要面见渐渐涌来的媒体、各级领导和企业家们。

“如果不是受伤,我不会让他去参加这些活动的。这才取得一点成绩,要摆正位置。”熊朝忠的教练刘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师徒两人都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他们的目标是在年底拿下该级别的金腰带,成为世界拳王。

矿工

熊朝忠右手一记摆拳挥出,墨西哥拳手欧斯瓦尔多用左臂护住自己。这记重拳正好击中欧斯瓦尔多的左肘,熊朝忠当即一阵钻心的痛,右手大拇指错位了。这时共十二回合的比赛刚进行到第二回合。

“要主动进攻,多出后手拳(熊朝忠的右手重拳)。”回合之间休息时,教练刘刚一边替徒弟揉手臂,一边喊着。徒弟的体力很好,也不怯场,刘刚觉得今天很奇怪。

直到第六回合,熊朝忠的攻势才慢慢多起来。但右手的伤,没人知道,熊朝忠也没提。比赛的第二天,刘刚带熊朝忠去医院体检,这样的体检赛后都要做,主要是查伤,特别是头部和脸部。检查中,熊朝忠说右手痛,拍片后,发现右手大拇指已经错位。医生说要休养六到八周时间。

“我都吓坏了,”刘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比赛的时候他没说,一般这种伤都退赛了。不知道他怎么坚持下来的。”

在主场昆明比赛,台下很多熊朝忠的熟人,“肩膀放松”“跳两步”,他们喊的每一句,熊朝忠都听见了。16日晚上,是熊朝忠职业生涯重要的转折,对于一个六年前还在挖煤的农村小伙来说,赢下这场比赛,他就获得挑战WBC轻羽量级金腰带的资格。

这是他六年职业拳击手生涯中第二次重伤。上一次是去年6月,熊朝忠两眼眶被多次击中,赛后肿起,轻转眼珠都会感到疼痛,两周后,肿胀才慢慢消除。“我想把比赛打完。后来不敢太用力,出拳也不敢太多,我也只能一直顶着。”熊朝忠对《中国新闻周刊》轻描淡写地回忆,他比任何人都珍惜这个机会。

2006年,熊朝忠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马关县的一家书店看到一期《拳击与格斗》,他从杂志里知道了云南拳手徐从良,以及刘刚创办的昆明众威拳击俱乐部。熊朝忠动了去昆明学拳的念头。

家里虽穷,每学期开学后数月才能凑齐学费,但仍供熊朝忠读书。职高的专业是家电维修,熊朝忠勉强学了一年就跑了,因为毫无兴趣。为了生计,他四处打工。

2000年,18岁的熊朝忠在矿上找了份差事——挖矿、拉矿。身高刚过一米五、体重不足百斤的熊朝忠要沿轨道拉动沉重的矿车,或背煤,往返矿洞内外运送煤渣。每天能有十块钱收入。

这样的活,熊朝忠断断续续干了一年。后来表哥回乡,教他些拳脚,熊朝忠很是喜欢。“我在电视上看了拳击比赛,比较喜欢。很强悍的运动很刺激。”熊朝忠说。

2006年,熊朝忠向父母提出要到昆明学拳击,没想到得到了支持。“父母说我年纪大了,这就算是最后一次作为学生出去学东西,如果学不好,就回村里呆着,讨老婆种地过日子。”熊朝忠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表哥给了一千元,父母拿出家里积攒的八百元,熊朝忠带着一千八百元上路了。

直到2012年3月25日,年过五旬的父母才第一次来到昆明,第一次亲眼看到儿子这些年都在做什么。看完比赛,父母没多说什么,只是用家乡话问熊朝忠“打到哪里了?痛不痛?”

熊家三兄弟,熊朝忠排老二。大哥之前在昆明打工,在熊朝忠到昆明后返回家乡务农,三弟和父母在矿山捡矿。熊朝忠学拳之初,在经济上能得到家里的一些微薄帮助。后来,刘刚承担了熊朝忠所有的日常开销,让他专心练拳。

上午六点起床,绕着停车场或生态城跑六到八公里,下午三点到五点进行拳击专业训练。单调但他自己喜欢。

练了三个月,熊朝忠就参加了众威俱乐部内部的排名赛,先在俱乐部内决出名次,以此为依据决定谁代表俱乐部参加比赛。那天,熊朝忠在拳台上根本打不到对手。

由于来学拳的队员都是因为单纯的兴趣,每日都还得打工挣钱,俱乐部无法像专业运动队那样让队员就一个动作练上好几个月,再教下个动作,只能不断教授技术和实战,让队员不觉得枯燥,保持希望。“我们把基本动作一下都教给你,技术上会有影响,但要靠你自己练。我们也懂得循序渐进,但是我们没有时间等。如果像专业队那样练,他们的梦想都会破灭。”众威俱乐部教练包进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如果一名队员悟性稍好,教练会在一天内将直拳、勾拳、摆拳等动作全部倾囊相授。

熊朝忠进步很快,2007年,刘刚安排他到泰国比赛,对手很有名气,但熊朝忠坚持了十个回合,没有被击倒,让很多人惊奇不已。2008年,熊朝忠获得WBC (世界拳击理事会)洲际金腰带,并赚到第一笔“大钱”三千元。2009年,熊朝忠在东京,将日本拳王内藤大助两处眉骨打裂,整场比赛满场追着内藤大助击打,虽被判负,但也引起了国内拳迷的关注。

熊朝忠的老家名字很长,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马关县夹寒箐镇么龙村委会岩蜡脚村,在那,他这个年纪的男人,孩子都上学了。两年前,熊朝忠也动摇过,放弃练拳,回乡种香蕉。当年和熊朝忠同期进入众威俱乐部的学员,全都因各种原因退出了。

在刘刚一再坚持下,熊朝忠被劝留下来。随着比赛成绩不断提高,生活也有些改善。6月16日的比赛,能让他收入五到六万元,是熊家一年收入的数倍。刘刚每个月花两千元,给熊朝忠租了两室两厅。他觉得以熊朝忠的身体条件,再比赛十年,打到四十岁也没有问题。“以前我想回家,现在我想坚定往下走,不管成不成功。”熊朝忠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金腰带

比赛钟声一敲响,中村荣治就钻到拳台上,让熊朝忠骑在自己的肩上,绕着拳台接受观众欢呼。

中村荣治是日本退役的职业拳击手,被刘刚请到昆明,帮熊朝忠备战,并带领拳馆的学员训练。这样的外教在不同的备战阶段会有不同的人选,每个月薪酬在数千美金,这算是友情价。

“很多国家的职业拳击手在职业早期都是边打工边练拳,都成功了。你们没有不成功的理由。”中村荣治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现在其他队员的目标就是熊朝忠,他们有动力。”和队员一起吃过晚饭,中村荣治要结账,被队员拦住了,很多人的饭钱都由刘刚来和饭店结,大家不用为吃饭操心。

2003年,曾代表中国参加过亚运会、奥运会拳击赛的刘刚在昆明成立众威拳击俱乐部,同时开始运作国际职业拳击比赛到中国举行。从国家队退役后,刘刚曾到澳大利亚当职业拳击手,他希望在国内开始职业拳击手培养和赛事推广。2004年12月,刘刚第四次将国际职业拳击赛事引入中国时,得到了赞助,国家体育总局也派人来观摩。

那段时间,刘刚和世界三大拳击组织之一的WBC关系密切,但国内的关系一直无法理顺,举办赛事时,常常出现的情况是,刘刚无处找人审批,体育主管部门也不知道该不该管、能不能管。

摸索数年,现在众威俱乐部和云南电视台签署了合作协议,从此刘刚只要负责练拳手,其他赛事包装、拉赞助等琐事都不用烦心。“我太了解国内体制内的东西了。熊朝忠这种身体条件,体校都进不去,不用说专业队了。我们的存在,能丰富中国拳击的选材面。”刘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们的平台是可以把好拳手送到国外去训练比赛。我跟队员说,来这里不要当做上班,实现梦想兴趣爱好就行。”

根据WBC规定,轻羽量级(48.99公斤)银腰带获得者熊朝忠可以在三个月到半年之内,挑战该级别现冠军泰国选手卡博雅和目前排名第一的墨西哥选手赫尔南德斯之间的胜者,争夺金腰带。按照惯例,这场比赛的关注度够格在职业拳击比赛的中心拉斯韦加斯举办。

“如果拿到金腰带,我想好了,至少要卫冕三场以上,因为这样就能永久性得到金腰带了。”熊朝忠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挑战失败可以接受,再争取机会。本来我以前也什么都没有。”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