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占有我纪远夏夏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占有我纪远夏夏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网络收集 2021-02-28 03:31:51

  26岁正是当嫁的年纪,她也没有合适的人,对方是户很不错的人家,所以嫁了也不会亏。

  这是妈妈的原话,也是病重的纪伯伯的意思。

  有那么一段时间,她甚至埋怨他们待她太狠。自小在身边长大的孩子,他们怎么舍得如何忍心就这样丢在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跟前。

  只要结了婚,她和他的一生,就会彼此牵绊,纠缠半世。

  可是最终她还是点头了。

  严家算是纪家的世交,虽然一个在商,一个从文。

  在双方父母的安排下,梁夏只和严卓匆匆见了一面就结了婚。

  其中的缘由 她怎能不知?

  吉安就要回国了,她要赶在他回来之前结婚,好让他断了念想。

  人只要断了念想就好了……

  嘴上的红肿是没有办法掩饰了,她只是想让自己少难堪一点。可是翻遍了衣柜却没有找到一件高领的衣服。

  清一色的低%,甚至还有几件是露背的。

  衣服全是男方准备的,梁夏暗暗有些懊恼自己想的不够周全。

  到底选了件还算保守的衣服,整理好衣衫,看着脖颈里一大片淤青,正在犹豫,就听见严卓呵呵的笑声。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他的声音,她总是很怕,莫名的怕。

  “这样挺好……”他毫不掩饰自己火辣的目光。

  指尖再次开始在她**露的肌肤上逡巡。

  这次他的手是冷的,梁夏忍不住一个哆嗦,后退一步。

  面前这个男人她除去知道名字职业年龄之外,其余的一无所知。

  梁夏的反应好似更引起了严卓的兴致,他索性拦腰将梁夏抱起。

  她看上去就很瘦弱,如此一抱,更是轻的骇人让他忍不住眉头微皱。

  梁夏惊呼,反射性的拿手去捶打他的%膛。却不料一挣扎,本来就有些松的肩带瞬间滑落。加上她还未来得及穿外面的那件披肩,整个人几乎是半裸着呈现在严卓的面前。

  梁夏呆住,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严卓脸上也是呆滞的神情。

  急中生智,她扯开严卓的衣服努力的将上半个身子蜷缩进里面。好容易遮掩完毕,抬头却看见严卓似笑非笑的神情。

  梁夏这才发现自己**盘踞在了他的腰上,柔软的%紧紧的压在了他厚实的%膛上。而严卓脸上微笑的神情褪去,看着他眼中的欲丨火,她的心跌倒了谷底。

  如果说严卓刚刚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温和,那么现在就是危险。

  梁夏感觉此刻的自己像是一只无所可依的绵羊,紧紧的搂住他的男人则是看见了猎物的豹子,有着矫捷的身姿浑身上下充满了野性。对这样的男人,她有着本能的畏惧。

  她挣扎着要从他的怀里出来,却被他一手按住了脖颈,她细白的脖颈在他宽大的手掌下愈发的显得可怜。

  严卓甚至没敢用力生怕一不小心就给折断了。梁夏未及防备整个人再次紧贴他身上,鼻尖还有淡淡的肥皂味。

  他刚洗过澡,也许是为了去掉昨日换爱后的痕迹。

  换爱……

  梁夏突然觉得惊慌害怕。

  身子还带着强烈的酸痛,**的那种肿胀的感觉还未逝去……

  “我们快过去吧,他们……正等着呢。”那么短的时间爸妈这样的字眼她还叫不出口“去晚了他们会怪的。”

  “怪?”严卓挑眉邪行一笑,左手一弯,将她捞在肩头冷声道

  “那就让他们怪!“他发狠的声音让她更是害怕。

  只是当他再次撕裂她衣服的时候,羞愤占据了害怕。

  他让她站在镜子前,完整清楚的看到了自己被羞辱的整个画面。他在她身后,双手毫不怜惜的钳住她的双汝,梁夏听得到他冷笑的声音

  “你不是对这样的婚姻还怀有期待吧?“梁夏看着镜子里眉毛微皱的自己,可耻的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

  “那我就告诉你,最好不要这么想。“他抱住她的细腰,猛的一挺。虽然她早有准备紧紧的咬住了嘴唇,但凄厉的尖叫还是把她吓了一跳。

  如果门外有人,她相信,他会听到。

  接着,她听见外面急促的敲门声。

  还有个女孩子的娇羞的声音

  “好了,不要敲了。“

  如果不是被他拖住,她觉得自己就要瘫软了。

  羞耻,愤恨,让她不得不质问

  “你当时也是同意结婚的。“

  她以为他和自己一样,即便对婚姻有些微词,即便不满,可是还是会本着认真努力的态度去经营婚姻,所以才结的婚。

  “如果你能天天这样,我想我不会后悔结婚。”他低声一笑,让她觉得通体冰凉。

  他还不放过他,继续在她的体内探寻,似乎是有意的,她越是难过,难堪他似乎就越兴奋。他的挑逗,刁难,故意让梁夏顾不上门外是否有人,只能呆呆的看着镜子里半趴在梳妆台上的自己,镜子里的她泪流不止,双颊绯红,欲&望的尖叫却是一声高过一声。

  40分钟,40分钟。

  梁夏看着墙上的钟一分一秒的走过了四十分钟。

  最后听见他满足的低吼,接着温热的腻湿顺着大推内侧流下。他松开她兀自的大口喘气,而她乏力的瘫在了地上。

  严卓看着她纤细光洁的身子,眉毛微皱转身拾起地上的衣服,冷声道

  “如果再不出去,真的会挨骂了。“

  梁夏这才惊觉,这次门外传来的是严卓妈妈的声音。

  看着自己身上的斑斑点点,地上的狼藉一片,彼时梁夏的脑子全是空白。

  看着梁夏呆滞羞愤的样子,严卓拿着衣服的手,稍稍的迟疑了下,最终还是扳过了那白皙瘦弱的身子。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