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001章   送你一张瓜子脸!_天赐福女之呆萌玲珑妻_醉猫加菲

第001章   送你一张瓜子脸!_天赐福女之呆萌玲珑妻_醉猫加菲

网络收集 2021-03-01 03:35:56

    小家碧玉梳妆,秋风舒暖拢帘香。八年岁月暮暮皑皑,一朝晨落,一岁夜转,换的垂髫挽丝绦。     秋风暖凉,隔着窗子舞进来,卷动少女的裙角疏疏落落的摇摆不停。幽香暗浮,带出秋日一岁的静谧。     长长的睫毛卷动着一抹灵动微微的低垂着,白玉的素手将身上的桃花装映衬的失了三分颜色。微微捻动芊芊玉指间的白子,似乎在犹豫最后一子的落处。     悄悄抬起头看了一眼对面似乎已经睡着了的庄崇,少女悄悄、偷偷的伸出另一只手伸向棋盘上的一颗黑子,似乎是想将黑子的位置挪动一下。只是她的手指还没等碰到棋子,对面的老先生便咳嗽了一声,吓得她赶紧将手伸回来。     “下到哪了?福九,你是不是又输了?”说着,老头睁开眼睛,端起身边的茶盏喝了一口,然后才算是精神了过来,微眯着眼睛,朝前探探身子,“诶?不对啊,怎么瞅着像是我的黑子要被白龙合起来咬死了呢?”     说完,老头鼻子眉毛似乎都皱到了一起,又往前凑了凑,似乎是想看的更清楚点。     福九却一下子将手中的白棋胡乱的一拍放到棋盘上,顺便将整个棋盘捂上,巧笑颦兮的说道:“明明是我输了吗?!先生,您真是火眼金睛,这白子真的是条大龙,弟子都没看出来!不过,先生,您真是的,就不能让着弟子点,您瞧,我的黑子都要被您杀没了?!”     福九说完,便抿着小嘴,站起身立在一边。嘿嘿,本来想帮着先生把黑子动一动好能获胜,结果失败了!不过,刚才先生睡着了,应该就忘了谁是黑谁是白了吧?     “是吗?我怎么记得我是黑子呢?”庄崇抬起头看着福九,满脸疑惑,然后又低头去看自己的棋盘。     “怎么可能?!弟子是黑子,我都替您看着呢!您一定是白子!好了,先生,您也乏了,弟子送您回府!”说着,福九移动脚步,走过去就要将庄崇扶起来。     “等一下!”庄崇盯着棋盘忽然大声说道,然后老头颤抖的伸出手指指着刚才福九最后一个胡乱扔下的白子,缓缓抬起头,看着福九,竟然慢慢的眼中孕满悲怆:“这,这,这白子怎么变了?哪里是条龙,变成虫了!将黑子全放跑了!”     福九吓了一跳,赶紧去看棋盘,果然最后那白子竟然下到了一个最衰的位置,整个局势立时逆转,黑子竟然乱七八糟的赢了!     福九一下子用手将张开的小嘴捂上,瞪着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庄崇。太过分了,要不要这样啊,想输一次有这么困难吗?!     庄崇看着福九,立时老头就难过了,艰难的扶着桌子艰难的站起来,“先生老了,棋也下不好了!眼睛腿脚也不好了,这书啊,是教不了了!”     福九赶紧将先生扶住,慢慢的一起往外走,柔声的安慰着:“先生怎么说起这些话来?您忘了,就上次,您还杀的弟子手无还击之力!而且啊,我老祖还说,这下棋啊,天下唯有您才是大师,别人给您提鞋都不配呢!说福九跟着您念书,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更何况,您满腹经纶才高八斗,连我外公都说:天下读书唯有庄老得天悟,是能亏透先人智慧的大学者。让我啊,万万要虚心的再和您多学几年呢!”     福九这几句话说的老爷子心花怒放,边走边乐,点头不失自豪的说道:“嗯,嗯,大学士这话说的还是对的!老夫读书还算是勤勉,下棋还算有点道行。你啊,书念的也不错啦,但是啊,还要雕琢。上次让你念的《文子缵义》都背会了没有啊?”     正巧,这时候,秀儿捧着糕点正从外面走进来,听见老爷子这么问,不由得噗嗤笑了,对着老爷子说道:“庄先生,这本书啊,小姐五年前……”     “秀儿!”福九娇嗔的瞪了秀儿一眼,换得秀儿调皮的笑了笑,转身去放茶点,然后赶紧走过来和福九一起搀扶老爷子。     “五年前怎么啦?”庄崇接着问道,眼睛有点发花的去看旁边的福九。     “五年前都没听过这本书!太高深了!”福九非常认真的说道,大眼睛还眨了眨,加重一下确实没听过的效果。     “嗯,嗯”庄崇赞同的点点头,“难!你那时候才多大啊,先生怎么能让你背那么难的呢?!乖孩子,咱们不着急,一步步走!让他们都着急去!”     福九立时笑靥如花的凑近庄崇撒娇的说道:“还是先生最疼我!先生,我听说最近师娘身体也不大好,我便让秀儿给准备了些补品,回头让童儿给您都拿回去。等过了家里忙的这几日,我就去看师娘和您!到时候啊,还要请和先生大战三百回合呢!”     “哈哈哈,好!好!还是我们福九最乖了!袭月那个小丫头,就会让我生气,还抓我胡子!哼哼,下次我也让她背书,背不好就打手板,啪啪的!”     福九听师父如此说,立时哈哈大笑,琢磨下次一定将这话告诉袭月,让她生气的跺会脚。     等恭恭敬敬的将先生送出去,福九一转身,便将秀儿的手拉住,风风火火的往外跑。     “啊,小姐,你慢点!一会又踩裙子了!”秀儿边跑边说。     “不能慢了!再过一会,那些小姐就都回家了,我就看不到了!到时候谁给大哥二哥选媳妇啊?!”     秀儿一听,猛然的将福九拉住,有点吃惊的看着她。     “不是去给萧少爷打栗子吗?你不是要做栗子饼给你的漂亮哥哥和狐狸眼吗?慰劳他们去巡查回京!”     福九一皱眉,用小手敲打了一下脑袋,“诶呀!我给忘了!算了,还是先去打栗子。要不,一会栗子都掉没了,被七哥给吃光了!”     说着,拉着秀儿就往回走,只是没走两步就又站住了,皱着眉头去看差点没撞到身上的秀儿:“可是,我还是很想去看看那些小姐啊!大哥二哥选媳妇,还是很重要的!”     秀儿噗嗤一下笑了:“大少爷和二少爷选媳妇也不是你挑闺婿,你急什么?再说了,她们也不是一下子就走了,中午还要吃饭。而且我鸳鸯姐姐说,二奶奶要好好看看她们的人品,一时半会的绝不会给放回去的。我们摘完栗子再去,完全来得及。”     “秀儿,你真聪明!”说着,福九竟然调皮的将秀儿一把抱住,对着她笑着说道:“以后谁想把你娶走,我都不会答应的!没了你,我简直就是笨蛋!”     “笨蛋?在哪呢?”秀儿立时左顾右盼的假装没看到。     “这呢!这呢!”说着,福九将秀儿的小脸捧住,扭过来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摇着头说道:“你看看,我是小笨蛋!”     秀儿一下子就乐了,“谁要是说你是笨蛋,老祖非得拿着拐棍揍人不可!而且啊,不说你的漂亮哥哥会找人算账,就是那个天天爬咱们墙头的狐狸眼也是会揍人的!我可不敢说!”     福九一听,立时怀疑的凑近秀儿,歪着脑袋看着她:“你怎么说的古古怪怪的呢!你是不是嫉妒有人替我去揍人?没关系,下次,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去揍叫我笨蛋的人,只让你去揍!怎么样?我对你最好吧!”     看着福九那张得意洋洋的小脸,秀儿忽然憋着笑说出两个字:“笨蛋!”     “在哪呢?”福九反射性的去回头找笨蛋,想了一下,才发现秀儿说的很可能是自己,立时转过头,扬起眉毛,插着小蛮腰,一脸娇嗔的凑近秀儿,危险的问道:“你说谁呢?”     秀儿忽然哈哈笑着跑了出去,“当然说小姐!不是您自己说自己是小笨蛋的吗?你连人家的心思都看不出来,不是笨蛋是什么?!哈哈哈!”     “不许叫我笨蛋!”说着,福九立时笑着去追秀儿。     清脆悦耳的笑声中,引来两只喜鹊驻足观看。     **     薛家定国府百花厅,笑语盈盈,热闹非凡。     薛鼎天坐在上首上,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了,精神却是越来越矍铄,微微笑着一边捋着胡子一边笑着看着下面一群如花少女挨个叫他老祖。     金羽西则带着一群媳妇们坐在下面和一群贵妇笑着说着话,顺便暗中仔细观察各家大小姐的姿态谈吐。     苏舞秋却一边笑着应客,一边安排着各色照应。八年过去了,时间一点也有留下痕迹,只是在风韵上更胜以往。     “二少夫人,怎么没有见到大小姐啊?”户部尚书家程夫人笑着问苏舞秋。     “福九啊?正在后面陪着庄先生下棋,考校学业呢!”苏舞秋温和的微笑着答道。     “诶呀,大小姐就是学识渊博,福泽深厚。不但能够和三公主一起在宫里念书,更是深得庄老先生亲传,真是闺中才子,红粉英雄啊!”奉天府尹的继妻尹氏带着稍显厚重的浓妆谄媚的赔笑说道。     “哪里,哪里!”苏舞秋客气的谦虚了一笑,对于这位尹氏,苏舞秋内心深处是并不很在意的。原来不过是府里的一个丫鬟,后来在正妻死后想着法的勾引了老爷,生了一对龙凤胎才爬了上来。听外面的传闻是在府里蛮横的不得了,对大夫人原来生的大小姐很是不好。     这次要不是托了慧亲王妃给死活说了话,苏舞秋是绝对不会让她到这种场合来的。至于她那个亲生女儿别说相当薛家的少夫人,就是给薛家当丫鬟,也是不够品级的。     想到女儿,苏舞秋想到了福九,这个时辰应该是下完棋了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没过来?这样的时候要是能让福九错过,那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边苏舞秋想着福九,那边金羽西听到有人夸赞自己的宝贝小孙女立时笑着接过去说道:“尹夫人说的倒也不算是夸张,我们小九啊,虽然不能说是巾帼英雄,但是当个红粉佳人还是说的过去的,是不是啊,爹?”     薛鼎天立时摇着脑袋笑着点头,然后拄着拐棍看了一眼下面的各家小姐,笑着点头说道:“你们这些女娃娃都好看,秀秀气气的。可是啊,就是不如我们福九看着舒坦!就说那桂花糕吧,你们这些都太甜太香了,少了一分清爽。我们小九那个就好吃,爽甜可口的,一点都不甜牙!”     为了讨好薛家老太爷,各家小姐都施展手艺,带了自己做的糕点过来孝敬老太爷,只是老太爷吃完了都说太甜。     “爹!”金羽西笑着看着老太爷,“那是您孙女忘了放糖了!”     立时,满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哼!不放糖也甜,好吃!”薛鼎天说着,孩子气的一撇胡子,满是任性。     屋子里的人想笑又不敢太放肆,只是含着,但是对薛福九却越发的好奇起来。     虽然在几次大的国宴上够品级的夫人们都是见过福九的,但是下面的小姐却因为品级不够从来都没有见过福九,更是早就在外面听过关于这个天降福女的种种传闻,也都好奇的不行。当然,更多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劲,都想和这位御赐的天降福女好好比拼一下,看看自己的容貌品行是不是真的比她差。     趁着这个时候,尹家二小姐尹青梅忽然站出来笑着说道:“既然老祖说我们的桂花糕过于甜腻了,不如我们再去院子里摘取一些桂花,重新做点,让老祖再品尝一下!”     尹夫人看女儿这个时候出来抢风头,不由得暗暗拉了一下她的衣角,却被尹青梅狠狠的扯走。     这个动作虽然做的隐蔽,但是却被薛家的几位夫人看了个真切。     四娘转动眼神和金羽西和苏舞秋对视了一下,然后立时微笑着说道:“也好!不如今天就让我们也尝尝小姐们的手艺,开开眼界,这薛英薛锋啊,最喜欢吃桂花糕了!”     薛英和薛锋要是知道四娘这么说,以后保证打死也不吃桂花糕。     “好!既然四夫人这么说,那你们几个姐妹就去院子里摘点桂花回来。记得,要恪守礼仪!”     慧亲王妃坐在金羽西的旁边,点着头对着下面的小姐们说道。     “是!”     立时,铁菱边走过来,微微拂礼的说道:“各位小姐,请和我这边走!”     说着,便率先带着一群小姐丫鬟的走了出去。     这时候,一个身穿淡绿色裙衫,发饰极其普通的明媚少女站在尹氏的身后却没有动。     苏舞秋立时微微笑着问道:“尹夫人,这位是?”     尹氏立时有些尴尬的起身说道:“哦,这是我们家的大小姐。尹思浓。不会说话,天生的哑巴,让各位见笑了!”     说着,眉宇发丝间全是冷漠嫌弃的转身看了一眼尹思浓,“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坐下。丢人现眼吗?”     那位尹小姐虽然说不出话,但是却可以听见。也不抬头,只是微低着头,赶紧坐了下去。     金羽西的脸色淡淡一冷,微沉着声音说道:“来者都是客。既然是大小姐,那么不妨也去花园里走走。这家里,断断没有二小姐出去讨好了,大小姐还坐在这里听训的道理!鸳鸯,你带尹大小姐出去走走!”     “是!”此时,站在金羽西身后一个长相极为端庄的侍女走了出来,这便是小时候经常教训八少爷薛冰的大丫鬟鸳鸯。     鸳鸯走到跟前,淡漠了看了一眼尹夫人,却对后面的尹思浓轻声说道:“大小姐,我带您出去吧!”     尹思浓赶紧站了起来,有点发怯的看了一眼尹氏,看她没敢说什么,才带着歉意的赶紧低头和鸳鸯一起走了出去。     四娘一看尹思浓的穿着竟然还不如秀儿来的好,不如站起身淡淡的看着尹夫人说道:“尹夫人好福气,有两个女儿在身边。不过,这福气可是要珍惜的。我们薛家福气薄,满门上下的便只有一个福九。这要是有两个女儿,那可真是双珠映月,锦上添花。尹夫人家的这大小姐看着气质温婉可人,为人低调从容,端的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名门淑女。这出身啊,到底还是重要的!”     说完,也不看尹夫人,端起茶来,淡淡的喝了一口,便是一眼也不看那尹夫人。弄的她极其尴尬,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心里将自家老爷骂个透,这为了攀上薛家这门亲,竟然让哑巴也来丢她的脸,真是晦气死了!     但是,面子上,她却连个屁也没敢放。薛家,不是她能造次的了的!     **     福九换上了一身桃花云雾烟罗衫,下面穿了一条烟云蝴蝶裙裤简单的换了祥云鬓,上面只是点缀的带了几只蝴蝶钗,看上去如同蝶舞翩翩,灵动乖巧。     此时她正身形灵巧的挂在栗子树上,将树上已经成熟的栗子一个个摘下来丢给秀儿。只是,摘的时候还会偷个懒,偷吃一两个,休闲惬意。     “小姐,你还是下来吧!一会让人家看见了,多不好!好好的一个大家闺秀爬到树上去摘栗子,成和体统!”秀儿便在下面捡栗子边无奈的说道。     “那怎么行?我都答应我漂亮哥哥了,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会亲自给他做栗子饼。说话要一诺千金的,所以,这所有的栗子我都要亲自摘。秀儿,今年的栗子可好吃了,又大又甜,要不你尝尝?”     “不要!生的一点也不好吃!”秀儿立时摇头,然后看了看自己已经慢慢的小篮子,抬头对福九说,“小姐,这个满了,我去倒出来。你别扔了,一会我回来,咱们再继续。”     “好!你去吧!”福九说着,便斜靠在栗子树上,笑着对秀儿摆摆手。     趁着秀儿去倒栗子,福九立时摘下一个栗子,便扒边笑着嘟囔着:“生的才好吃呢,不懂美味佳肴!”     正当福九幸福的在树上扒栗子的时候,忽然一个少女被另一个少女拉拉扯扯的走进了栗子林,而后面那个少女磕磕绊绊的,眼看就要摔了。     尹青梅看看周围没人了,才一把将身后的尹思浓猛的推倒在地上,厉声恶语的指着尹思浓骂道:“谁许你跟出来丢人现眼的?你没看见刚才那些人都在笑话我吗?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一个哑巴还想来出彩,我呸!你也不撒泡尿的照照你自己,凭什么和我站在一起!看看你浑身的寒酸样,怎么配说自己是尹家大小姐!你……”     尹青梅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哗啦啦的树上掉下来一堆栗子,将她砸的尖叫着捂着脑袋到处跑。     而有好多栗子也砸到了坐在地上的尹思浓的身上。     原来,福九看见有人过来,本想藏起来不见人,只是看那个尹青梅在欺负人,恼怒中,立时一脚踢在了树上,便哗啦啦的掉落下来一堆栗子。     福九趁着功夫几下子便从树上爬了下来,赶紧走到尹思浓的身边将她扶了起来,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尹思浓其实被砸了好几下,也挺疼的,感觉有人将自己扶了起来,赶紧抬头凝看。     面前的少女明眸皓齿,双眸如珍珠,秀外慧中,灵动百变,嘴角红润弯弯,翘起来似弯月盈天,酒窝浅浅,似稚子归年。皮肤如雪,却又双颊红润似桃花掩映,分明是一颦一笑皆风流,一娇一嗔满萌动。     真好看!尹思浓有点看的痴了,等福九对她眨了眨眼睛,才惊觉自己失礼,赶紧摇了摇头,却不说话。     此时尹青梅已经躲过了栗子雨,看见一个穿着好像丫鬟的人在管闲事,立时忘了这是薛家,往日的大小姐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冲到跟前猛然一推福九,厉声喝道:“哪里来的丫鬟?敢多管我尹家的闲事!”     福九被推的趔趄了一下,却被尹思浓给扶住了,不由得生气的蹙起眉头,往前踏上一步和尹青梅对峙的说道:“这是我们家,就不许你欺负人!你刚才将这位姐姐推倒了,马上道歉!”     “这是我们的家事!要你管闲事!你个小小丫鬟,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等以后我做了薛家的少奶奶,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尹青梅高傲的仰起头。     福九一愣,“你为什么是我们薛家的少奶奶?你这么刁蛮,我所有的哥哥都不会喜欢你的!他们喜欢你我也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我老祖就不会喜欢你!我二奶奶就更不会喜欢你!我大娘、三娘、四娘和五娘只喜欢我!你不会被她们喜欢的!因为她们喜欢我!”     福九的一顿饶立时让尹青梅有种想撞墙的感觉,这是碰到唐僧了?想着,也不管福九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上前一把抓住尹思浓的头发,“你给我过来!你个惹祸精,没人要的小贱人!都是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尹思浓被尹青梅抓着头发,痛的只会叫,眼泪瞬间便流了出来。     “你放手!”说着,福九便扑了上去,一把抓着尹青梅的手就往外扯,但是却换来尹思浓更大的喊痛声。     福九急了,上去就想咬,却被尹青梅的胳膊肘给撞了一下,立时捂着肩膀叫了诶呦一声。     尹思浓一看福九挨了打,便立时双手将福九紧紧抱住。     尹青梅看尹思浓竟然不挣扎了,便空出一只手去打福九,只是,她的拳头都落在了保护福九的尹思浓身上。     福九被彻底的惹恼了,从尹思浓的怀里挣脱出来,左右看了看,发现在一株栗子树旁竟然长了一棵大的向日葵,便想也不想,立时跑了过去,费劲的将向日葵的脑袋给揪了下来,然后便拿着长满瓜子的向日葵冲向尹青梅。     啪的一下,将长满倒刺的向日葵一下子印到了尹青梅的脸上,疼的尹青梅嗷的一声松了手去捂着自己的脸。     福九却拿着向日葵不肯放松,上上下下的围着尹青梅一顿乱舞,扎的尹青梅抱着脑袋乱跳。福九边扎边喊:“让你欺负人!让你是坏蛋!疼不疼?疼不疼?扎你!就扎你!让你变成瓜子脸!”     脸盆大的向日葵被福九弄的直往下掉瓜子,扎的尹青梅身上、脸上还有好几粒。弄的尹青梅哇哇的大哭的跌倒在地。     福九一看她哭了,才算是停了下来,然后义正言辞的指着尹青梅教训到:“以后不许欺负人!再欺负人,我就揍你!”     说着,福九一手抓着向日葵,一手拉着尹思浓快速的朝着栗子林深处跑去。     **     跑了一会,很快便绕过了栗子林,来到了水月天的荷花池旁。     福九喘着粗气看后面没人追了,才笑着松开尹思浓的手,“好了!没人追来了!”     此时,尹思浓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担忧的看了一眼后面,才看着福九微微的笑了。     “我叫薛福九,你叫什么?”福九拉着尹思浓坐在荷花池的围栏上,笑着问道。     尹思浓打了两个手势,看福九不太懂,便走到旁边的松土旁,用树枝规规整整的写下尹思浓三个字。     “尹思浓!好好听的名字,思浓姐姐,你长的可真好看!”福九说着,便歪着头笑着看着尹思浓。     弄的尹思浓立时小脸微微一红,很是不好意思。     福九一看思浓如此可爱,不由得就用抓着向日葵的手拍了一下旁边的围栏,换来了自己诶呦一声。     思浓吓了一跳,赶紧走过来,小心的将福九手的向日葵接过来,然后慢慢的打开。发现向日葵上很多的小毛刺因为被福九抓的太用力都陷入了肉里,有的地方还因为用力过猛出了血。     “诶呀,出血了,怎么办?好疼啊!”福九一看出血了,立时诶呦诶呦的开始叫疼,真是不看就不疼,一看就要疼的要命了。     思浓赶紧坐到她旁边,从怀里拿出自己的秀帕给她垫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给她拔刺。     碰到福九疼的一缩的时候,她便关切的抬起头看看福九,然后小心的给她吹吹。     福九怕她太担心,便笑着说道:“没事哒,一点都不疼了!思浓姐姐,你可真好。和我娘一样温柔!”     思浓淡淡笑了一下,然后做手势让福九不要说话,她尽快的弄好。     等思浓为福九摘好了刺之后,才用自己的手帕小心的将福九的手包上。     最后全弄好的时候,思浓的额头上已经密密的出了一排汗。     福九有点心疼,便将自己的秀帕拿出来给思浓擦汗,边擦边说:“思浓姐姐,你这么好的人,为什么她要欺负你啊?”     思浓想了想,然后走过去,在地上写到:“她有娘,我没有娘!”     “你没有娘啊?好可怜!”福九立时对思浓就更感到亲切了,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说道:“我的小十八也没有娘了!”     思浓没明白,立时疑惑的看着福九。     “哦,你不知道!我的小十八就是只小白兔。是福八的后后后后后代!它的娘也没有了,好可怜。不过我前两天晚上都搂着它睡的,她就不想她娘了!”     思浓听福九说话还和孩子一样,不由得就更是喜欢她。     “思浓姐姐,你今天来我们家干什么啊?”     还没等思浓回答,福九像是一下子想起来什么似的,猛然站起来眼睛晶亮的说道:“我知道了!你是来给我大哥当媳妇的是不是?”     尹思浓听福九这样说,立时整个小脸都红了起来,站起身来低着头,羞涩的要死。     福九却掩着小嘴偷偷笑起来,然后靠近尹思浓窃窃的笑着说道:“思浓姐姐,你想不想去见见我大哥啊?他就住在前面的院子里!”     思浓一听,简直吓得要死,脸红的更是要命,一顿猛摇头,赶紧转过身就往外走。     却被福九一把拉住的说道:“晚了!没关系的,我们就去偷偷的瞧瞧,看一眼就走!”     说着,福九便拉着尹思浓绕过荷花池,朝着对面那一栋更加雄伟宏壮的院子跑去。     **     薛家未成家立业的少爷们都是住在一起的,丰伟轩。只是里面又都分成很多个院子,不但供他们居住,还供他们习武读书。     院子层层叠落,不但能紧邻着里面的内院,而且单独还有一个门,直接冲着府外,方便成年的少爷们每天出入办差。     如今,连最小的薛冰都已经开始进入军营当一个校尉军官了,所以白天的时候家里基本上是没人的。     不过,今天因为是给薛英和薛锋选媳妇,所以他们两个是很可能在家的。     门口的侍卫看是大小姐领着人进来,便没人敢多问,多看的也没有,便顺利让行了。     福九便拉着尹思浓走到了最里面的院子里。     尹思浓一迈院子便感觉到一阵淡淡的香气,放眼望去,在墙角边种着一排雏菊,颜色淡雅,芬芳怡人。     这里收拾的极其利落整洁,院中摆着箭靶,门厅处长着一棵苍劲的榕树,除此之外,便在没有其他摆设。     而来来回回行走的也全是男子侍卫,丝毫不闻半点胭脂气。     屋里的小侍卫看是福九来了,刚要行礼,却被福九拦下来,并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拉着尹思浓踮着脚毫无声息的朝着窗口处走去。     尹思浓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要跳出来一样,拉着福九的手上都已经布满汗水,想要将福九拉走,却丝毫也牵扯不动,无奈之下,只好也跟着朝前走去。     只是内心深处,还是隐隐的期待看一眼那个名震天下的少年将军,薛家长子。     福九拉着尹思浓先是躲在窗口下,静等一会发现一点动静也没有,才慢慢的探出小脑袋,眯了一只眼睛顺着窗缝往里看。     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熏香缓缓缭绕,却似乎毫无声息,难道大哥不在?     福九左右转了转,竟然没有看见一个人。疑惑的向后仰了一下头,想了一下,觉得可能是自己看的不够完全。便伸出手指在窗户上用力的点出一个窟窿,发出噗嗤一声的声音。     福九继续往里看。     “没人啊?难道不在?”福九边看边嘟囔,丝毫就忘了这是在偷看这件事。     尹思浓一听里面没人,立时心里就放松了下来。还好,没有人,这要是传出去,就要被人笑话死了。     尹思浓扯了扯福九的衣袖,示意她赶紧走。     福九却皱着眉头一点都不开森的继续往里看,“真的没有!都去哪了?到底还想不想娶媳妇了?!思浓姐姐,你看看,是不是真的没人!”     说着,让出地方,让思浓去瞧。     思浓没办法,只好探着眼睛往里看。结果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发现里面正有一只漆黑的眼睛也顺着窗缝往外看。吓得思浓啊的大叫了一声,一下子后退,跌坐在外面的围廊扶手上,只是一个没把住,立时就要仰过去。     恰在此时,一双修长的手将她稳稳的拖住。一双黝黑清澈的双眸正与她对上,一上一下,一风一云,惊得尹思浓内心波澜四起,惊涛骇浪。薛英,他一定是薛英。     果然,福九一看身后的两人,立时惊叫了起来,“大哥,二哥!”     叫完还眨了眨大眼睛。     薛英将尹思浓扶好便立时撤回双手,看着福九笑着说道:“你是不是又调皮了?怎么闯祸闯到大哥的院子里来了!”     薛锋一看妹妹又想转眼珠,便笑着走上前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是不是又顽皮了怕娘收拾你,便跑到这来了?”     薛锋虽然在逗弄着妹妹,但是眼角却淡淡的看了一眼已经站在旁边低着头搅着衣角的尹思浓。     福九立时伸手将二哥的手给拍落,皱着眉头不服气的说道:“我才没有顽皮呢!”如果不算刚才用向日葵打人哪段算上的话,“我是来带着思浓姐姐看大哥的!”     然后立时神秘兮兮的凑到大哥身边,拉着他的胳膊,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媳妇!好不好看?”     薛英立时皱着眉头看了眼妹妹,低沉好听的说了句:“胡闹!”     说着,薛英转身便要往里走,却被一直低头害羞的尹思浓给一把抓住了胳膊,然后一顿比划着摇头,示意他不要进去。     薛英眉头立时微微皱起,低头看了一眼尹思浓紧拉着他的手。     尹思浓一惊,赶紧将手放下来,但是还在很急迫的摇头。     “哥,她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啊?”薛锋看尹思浓这样,不由得走到薛英身边淡淡的说道。     “对哦,刚才思浓姐姐被吓了一跳。哥,你这屋子里不会是有鬼吧?”说着,福九上去一把便将窗户用力一推。     里面忽然有人诶呦的叫了一声,“薛福九!你想害死你七哥啊!”     福九一愣,然后立时扒着窗户往上一跳,半截挂在窗户上,对着里面的人喊道:“七哥,你干嘛吓唬人!刚才思浓姐姐都快被你吓死了!”     “我怎么知道那不是你?!”薛冰叫的声音比福九还大,捂着鼻子没好气的瞪着妹妹。     “好啊!你想吓唬我,回头我就告诉娘!让娘教训你!”说着,憋着气的指着哥哥嚷道。     只是,她一伸手,便所有人都看见了她手上的绢帕。     薛英立时眉头一皱,抓着妹妹的手将她抱了下来:“你怎么受伤了?”     “我拿向日葵揍人的时候――”     福九话说一半一下子想了起来,赶紧用手将自己的嘴捂上。     但是其他几人却已经听的明明白白。     薛锋脸色立时一冷,看着福九说道:“你打人了?有没有受伤?”     福九立时乖乖的站到一边,有点怯怯的看着哥哥,“她就是哭了,好像没受伤!”     “我问的是你!你受没受伤?”薛锋的语气又沉了一分。     福九立时摇头,笑嘻嘻的说道:“没受伤!一点事都没有!”     说着,还转了个圈,证明自己没事。     “没受伤你手怎么回事?胡闹!”说着,薛英小心的将妹妹的手拉过来,自己的看了看。     那眉宇间的关切温柔之情让旁边的尹思浓看着微微发愣。     正说着,薛英的贴身随从侍文快步走了进来,看见福九就是一愣。     “大小姐,你怎么在这?”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福九觉得这句话问的很奇怪。     侍文皱了皱眉头,将手里拿着的一个小包裹举起来,“你在这,我一会还怎么去给你送包裹?!不给你送包裹我怎么进后院?不进后院,我还怎么偶遇鸳鸯?!”     侍文誓死要娶鸳鸯的事全家都知道,只是鸳鸯始终冷冷淡淡的,弄的侍文每天都想尽一切法子去后院。     “什么东西?”福九对这个比较好奇,忍不住抻长脖子来看。     侍文非常不开森的摇了摇包裹,“谁知道是什么?不就是萧家大少爷送过来的!”     “漂亮哥哥回来了!”说着,福九也不管大哥,一下子将手抽回来,就往侍文那边跑。     屋里的薛冰一听是萧韧熙的东西,立时大声喊:“侍文!不许给她!拿走!快拿走!”     “不要!我的!”     侍文看了看两人,然后又看了看包裹,无奈的叹口气,“七少爷,你能不能早点说!人家现在――”     正说着,眼看福九就要跑到跟前了,却被另一个更快的影子将包裹抢走,一把就扔到远处,然后将福九拦腰抱住。     “萧韧熙那个坏蛋就是来勾引我妹妹的!福九!我们进屋!”说着,薛冰扛着妹妹就要往屋里走。     “不要――,我……”福九倒扣着就开始在半空挣扎。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一声淡淡的却带着磁性和魅惑的声音从院门口传来:“薛七少,一个数将福九放下!否则,我就把闻名天下的欺霜剑踩成八段,扔到炉子里炼废铁!”     ------题外话------     上架感言就留在这里吧!     很感谢妹纸们能大力支持福九,支持醉猫!醉猫用了很多心思在这篇文上,希望能写个好故事送给大家!妹纸们也是对醉猫给了最大的支持,谢谢,谢谢,谢谢!     上架后很多妹纸们就走了,但是醉猫希望还能够继续关注!如果在其他网站有看不懂的地方,还是来一眼正版比较好!个人建议!哈哈哈     上架后醉猫会按时在每天上午十一点准时更新,到时候妹纸们一定来看。     路过很多人,因为有你们,我一直在努力。未来的路上,我们一起吧!约吗?     另:醉猫谢谢妹纸们的各种票票,鲜花,钻石。太爱你们了,不过投评价票的妹纸们一定要看好,是五星哦!都投了,就给醉猫最好的呗,让醉猫也和你一起开森开森!mua~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