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伟文把所有的狠都给了别人,唯独对她一句“我尽力了”心酸不已

黄伟文把所有的狠都给了别人,唯独对她一句“我尽力了”心酸不已

网络收集 2021-01-22 13:37:04

国庆假期即将到来,难得的机会寻老友一聚,此中多半会感慨万千。相识多年,大概就是歌里“奇怪过去再不堪回首 怀缅时时其实还有”,知道彼此多么丢人的事迹,说不想提,想起来却怀念,“毕竟难得有过最佳损友,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

这首歌本来是黄伟文写给杨千嬅的作品,但最后还是借她最好的朋友陈奕迅之口唱出自己的心声,就连作曲人,都和杨千嬅同年同月同日生。 看歌词你会以为词里说的是爱而不得的故事,但当你真的体会到歌曲的含义时,青春已经不在了。才华横溢的词人他给她创作,借以唱出杨千嬅和黄伟文多年的友谊。平日特立独行的黄伟文,一副不在乎别人看法的样子,但心里还是很挂记杨千嬅的吧。

一年又快要过去,好像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不是吃个饭的酒肉朋友,而是能够接受你有时兴之所至的一次邀约、偶尔郁闷至极时的无理抱怨、或是夜深人静时交心畅谈的朋友。朋友有时候就像一个灯塔一样,一直伫立著在你生命中,自出现了他之后的时光里。明亮的岁月,黑暗的岁月。那时的笑,那时候的玩笑亲密,像是挂在长廊裡的油画,永远的成列著,永远的控制著你的回忆。向往与害怕是一同出现的,以前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分离,即使各自有各自的际遇,只希望时间在他身上停滞,肉体与灵魂都是永远是那个时候的样子。

或许你在听这首歌时会想到一个已经数年曾不联系的朋友,也会感慨曾有过这样的朋友,然而在人生的分叉路口,选择了不同的方向,便渐渐走失,再难重逢。回想起每个人都有过,少不更事的时候、年少轻狂的时候、壮志踌躇的时候,因为一些矛盾契机,就这样错失某个损友。

就像黄伟文和杨千嬅,两人的友谊也曾有过裂缝,只因为黄伟文写给杨千嬅的一首歌不是专辑主打,就流传出两人不和的绯闻。随后黄伟文也在他的“十年选”里说:其实我一直怀疑杨小姐不曾喜欢过我为她写的歌词,那些道谢,直觉上都是客套话。但一直不太喜欢却一直采用,也许才是种更伟大的包容。而我,真的,都尽了力了。”

“一起走到了某个路口 是敌与是友各自也没有自由,位置变了各有队友”

也许当初可以委婉些不要把话说得太损,也许当初可以冷静些不要把事做到极致,也许当初可以忍耐些不要把人想得绝对,然而那样的时候,往往听不见别人的话,看不见其他的事,眼里揉不得一点沙子。

"问我有没有确实也没有,一直躲避的借口非什么大仇"

难以变回原来的样子,就算不刻意躲避却也再难相见,纵使相见也不过是“你好,再见”了。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样的想法,我们总是对陌生的人太宽容,对亲近的人太过苛刻。到最后只能怀念自己的“损友”了。即使这样,还是想对对方道一声,珍重。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